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187章 他到底在哪里

时间:2017-12-25作者:宁安然

    雨小乔奔到御海龙湾28层。

    她用力敲门,门内也没人回应。

    一遍遍地拨打席晨瀚的电话,却是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她懊恼自己的手机里,竟然没有东青的号码,不然找到东青,一定能找到席晨瀚。

    她在御海龙湾门口,等了席晨瀚许久,也没见到席晨瀚的踪影。

    她又奔到楼下,问御海龙湾的保安,可追问了半天,保安都摇头。

    “确实没见晨少回来过。”

    保安用打量的眼神看着雨小乔,“怎么了雨小姐?你和晨少,闹别扭了?”

    雨小乔看到保安类似八卦的眼神,赶紧笑着说,“没有,我……我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他。”

    雨小乔赶紧越过保安,急匆匆走出御海龙湾,背后传来保安的一声低喃。

    “这穷人和有钱人最大的差别就是,穷人永远不知道有钱人在忙什么。”

    雨小乔脊背一怔。

    是啊!

    席晨瀚到底出了什么事?还是在忙什么?

    她还是不放弃,打车去了席氏集团,或许他在公司也说不定。

    可是到了席氏集团,雨小乔连席氏集团的大楼都进不去,接待人员要求预约单,不然不肯放她进去。

    现在整个京华市,还有人不认识她雨小乔的吗?

    何况是席氏集团的人!

    身处在席氏工作,这里的人肯定早就认识了她这位和席晨瀚订婚,未来成为席家少奶奶的人。

    雨小乔此刻更加笃定,一定是席晨瀚故意不想见她,才会阻挠她进入大楼。

    那么是不是能说明,席晨瀚现在就在席氏集团?

    雨小乔徘徊在大楼外,准备守株待兔。

    ……

    安怡诺和唐启轩坐在咖啡厅内,互相冷眼相对,没有丝毫的相亲气氛,倒是像极了一对狭路相逢的冤家。

    唐启轩还是绅士地给安子喻点了一杯咖啡。

    安子喻想起那天在医院里,他耍酒疯,对雨小乔说的那些难听的话,脸色怎么都无法友善起来。

    “我也没想到是你,早知道就不来了。”安子喻冷声道。

    唐启轩哼笑一声,“你以为我愿意来?要不是老爷子一直逼我,我也不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安怡诺微恼。

    “没什么态度!我不觉得雨小乔最好的朋友,会是我的最佳相亲人选!所以这次相亲,是失败的。”唐启轩道。

    安子喻生气一拍桌子,“你就是一个神经病!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妄加论断,简直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呵!我只是坚定我自己的底线!”唐启轩也脸色不悦了。

    “你什么底线?”

    “我知道,你在为你的好朋友打抱不平!”

    “没错!所以你已经被我列入仇敌范畴!”

    唐启轩好笑了,摔了一下桌面上的《庄子》,“我只知道她拿了席晨瀚那么多钱,却玩弄他的感情,是一个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女人!”

    “乔乔什么时候拿席晨瀚的钱了!之前的三百万对吧!乔乔说了,一定会还给他!”

    “三百万?不止吧!”唐启轩不屑一笑。

    “怎么可能!”

    “你把话说清楚!”

    “说什么?”唐启轩不耐烦皱眉。

    “你真是一个非常主观又武断的人!只凭借别人道听途说,便笃定乔乔的为人!再说,乔乔是什么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若不是她成了我最好朋友的未婚妻,我才不在乎她是什么人!”唐启轩负气道。

    因为雨小乔,他和席晨瀚差一点决裂,而那个女人在成为席晨瀚的未婚妻后,为何还见前男友!

    “水性杨花,对感情不专一的女人,就是人品受到怀疑的一类人。”唐启轩道。

    这也是唐启轩最讨厌和厌弃的类型,即便那个女人看上去再好,一旦牵扯到感情不专,也会在唐启轩的心里宣判死刑。

    “乔乔是很好的女孩,我不许你这样敌对她!”

    唐启轩嗤笑一声,“安子喻,你被她的表象蒙蔽了双眼还不自知,真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说你蠢。”

    “你知道什么?乔乔她有苦衷,拿了席晨瀚的钱又怎么样?又不是不还给他,他都没说什么,你着什么急?”

    唐启轩冷笑,“她拿什么还?晨瀚为她做了那么多,她呢?都做了些什么?拿了钱,跟前男友订婚,又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被退婚了,又来和晨瀚订婚。”

    “我真是为晨瀚不值!”唐启轩星眸一厉,样子很愤怒。

    安子喻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男人,被气的涨红了小脸。

    “不就是三百万,我代乔乔还了!”安子喻大声道。

    “呵!可不止区区三百万啊安子喻,雨青松住院时的医药费抢救费,这么长时间的住院费,最好药物的治疗费,还有她继父的赌债高利贷,一共多少了,你知道吗?”

    “什么?”安子喻一惊。

    唐启轩哼笑两声,“还不清了吧!这个女人,仗着晨瀚对她动了心,为所欲为!就连宫景豪也不放过,俩人不清不楚!”

    “宫景豪似乎对她也很上心!”

    “乔乔从来没有和宫景豪不清不楚!”安子喻震惊地喊道,“松松的医药费,不是曹川支付的吗?”

    “曹川?你们脑抽了吧!曹川一个暴发户出身,一下子拿得出来那么多钱?何况他还是个二公子!”唐启轩很生气,很想终止这个话题,但安子喻拽着他就是不肯放他走。

    一副要和他理论清楚的架势。

    “席晨瀚说过喜欢乔乔吗?如果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和雨霏霏订婚?乔乔为什么被退婚你不知道吗?还不是因为席晨瀚!”

    “乔乔被人骂是小三,她的名誉损失谁来承担?凭什么还要承担被别人的误会!我也不想和你说这些,但你是席晨瀚最好的朋友,我就要和你说清楚。”

    “乔乔拿那些钱,是为了救她妈妈和哥哥,自己每天省吃俭用,还要帮她继父还债,就因为她继父当年收留了无家可归的她们母女三人,她要报恩!”

    “如果做这些她错了的话,那么到底什么是对的?她也很无奈!也没有办法!但她绝对是有底线有原则的人,从来没有做任何有违道德底线的事。”

    唐启轩望着安子喻无比有力的目光,那里面闪耀着灼目的明光,有那么一瞬好像刺入了他的心底深处……

    ……

    雨小乔在席氏集团的大楼外等了一天,终于在晚上的时候,等到了东青从里面出来。

    雨小乔赶紧奔上去,一把拽住东青。

    “晨瀚呢?他在哪里?你告诉我,他到底在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