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165章 你为什么还活着!

时间:2017-12-08作者:宁安然

    ,!

    回去的路上,席晨瀚一边开车,一边说了很多话。

    他好像是在掩盖心事,不住用各种话题来迁移自己的注意力,也好像是生怕雨小乔知道他深藏的秘密。

    他说,田爷爷和田奶奶已经快七十岁了,一生没有子女,夫妻俩却是那一片出了名的模范夫妻,一辈子从来没有吵过架。

    这样的感情,是多少人一生都求不来的好福气。

    老夫妻虽然没有子女,可那一片的孝子都是他们的孩子,经常煮面给那一片的孩子们吃,孩子们也都很喜欢田爷爷田奶奶。

    “可是孩子们渐渐都长大了,一个一个离开这里,去更好的地方发展。”

    “这里很破旧,政府也早下了条文拆迁改造,但因为一些事,这一片的地皮一直被搁置。”

    最近地皮竞标,席晨瀚想要的地皮,便是这里。

    可最后遂了杨雪茹的心愿,地皮竞标成功被宫氏集团拿下。

    “田奶奶的手艺很好,本来这里生意很火,但是年久失修,环境老旧,最后留下来住在这里的人,只是一些不愿离开祖祖辈辈老房子的老人了。”

    “田爷爷和田奶奶三代人都住在这里,他们不想搬走,只想守着老店平平淡淡一辈子。”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一辈子,也很好,至少我很羡慕。”

    雨小乔一直望着席晨瀚,一句话不说。

    他不喜欢她问他的事,她便不过多去问,可心里却很担心他,总觉得他的状态莫名的差。

    “你好像很喜欢那里。”雨小乔轻声说。

    “田记面铺对我来说……”席晨瀚的声音一顿,盯着前方的路况,忽然就不说话了。

    于席晨瀚来说,那是唯一一个可以有归属感,没有任何压力,一派轻松的地方。

    可是那里,又有很多他不愿意想起来的回忆。

    在他订婚后,也很希望带着雨小乔一起过去,和田爷爷田奶奶认识一下那个地方。

    他在潜意识里,是很希望雨小乔接近他的全部,可又抵触心底深处那些往事被人知晓,生怕自己暴露在人前,失去自我保护的护盾。

    他此刻忽然有些后悔,带雨小乔来这里了。

    “从今往后,不要再和我提起这里,就当你从来没有来过!”席晨瀚低喝一声,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开得飞快。

    雨小乔轻轻应了一声。

    看来,在席晨瀚的心里,那个地方有过太多不太美好的记忆。

    只是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才有资格,融入到他的世界里,让他可以对她完全敞开心扉。

    席晨瀚送雨小乔回御海龙湾,又嘱咐她一声,“回去好好睡一觉。”

    “现在每天除了睡觉吃饭,无事可做,我会将两件事做得很好。”她笑着说。

    席晨瀚轻勾唇角,虽然是笑,却掩饰不住他眼底的沉郁。

    “还有被睡。”他戏谑道。

    “……”

    “咳咳,这个……尽力。”

    雨小乔脸颊一红,赶紧转身,捂住发烫的脸颊,又转过身,对车内的席晨瀚笑着说。

    “人生有些事,你觉得它不好,那么它就不好,如果你觉得它很好,那么它就很好!”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人生也是如此,你如何相待人生,人生便会反弹回来。”

    “有些事,已经发生,成为过去,何必还陷在过去的漩涡中无法抽身?开开心心面对每一天,生活也会笑着面对你。”

    “我先回去喽,等你回来。”

    说完,她对他盈盈一笑,蹦蹦跳跳地跑回御海龙湾。

    席晨瀚坐在车里,望着她脑后一甩一甩的马尾辫,不禁笑弯唇角。

    “这个小女人!”

    他启动引擎,准备去公司上班,一边开车,脑海里一边浮现雨小乔说的那句话。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人生也是如此……

    开开心心面对每一天,生活也会笑着面对你……

    脑海里,又浮现了田奶奶说的那句话,“你也要多多体谅她,她这辈子不容易……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

    席晨瀚忽然调转车头,没有去公司,而是去了城郊的疗养院。

    这家疗养院建在城郊很偏远的地方,风景很好,所追境也很高级。

    席晨瀚走入这里最高级的套房,在套房最里间床上,坐着一个穿着一身素白的中年女人。

    席晨瀚走过去,站在她身后,没有说话。

    女人很警觉,当即回头。

    她一头长发披散,脸色苍白,眼神枯槁,虽然岁月在脸上留下很多痕迹,依旧难掩她的美丽。

    席晨瀚和她竟然有五分的相似。

    女人枯寂的眼神,在看到席晨瀚那一刻,瞬即有了亮光,凄楚的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

    她急忙奔过来,握住席晨瀚的手。

    “你来看我了,太好了,你终于来看我了。”

    “你怎么一直不来看我?为什么不来看我呢?”女人的眼里多了一些泪光,凄凄楚楚的样子,让席晨瀚心口一酸。

    “我前几天刚刚来过。”席晨瀚轻声说,目光柔软下来。

    女人一把抱住席晨瀚,呜咽地哭了起来,“是吗?你来看过我了吗?我怎么觉得,你已经很久很久没来看我了?”

    席晨瀚缓缓抬起手,僵愣了好一会才缓缓抱住女人。

    这一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口里注入,瞬间将他空冷的心房填满,一股酸涩直涌上他的眼角,不由声音轻哽。

    “是我不好,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

    女人的眼泪更加汹涌,哭着喊起来,“是不是嫌弃我有病?是不是连你也不想要我了?你们都抛弃我……”

    “我没有。”

    “呜呜……你们都不要我了……统统嫌弃我……”

    女人推开席晨瀚,哭着不左退,眼神忽然变得锋利尖锐。

    “为什么都要嫌弃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不想住在这里,放我出去!我要回家!!!”

    席晨瀚被她哭得心头酸软,“好……我尽快接你回去。”

    话音刚落,女人便疯了一样地开始砸东西,指着席晨瀚大声嘶喊起来。

    “你为什么还活着!你应该去死!!!”

    “都是因为你!你怎么不去死!!!”

    女人抓起一个水杯,便砸向席晨瀚。

    席晨瀚没有躲,水杯砸在他的头上,顿时鲜血溢出,沿着他的眉头,缓缓流淌下来。

    “你去死,你去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