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93章 你想接近席晨瀚?

时间:2017-11-06作者:宁安然

    终于背着老太太回了医院。

    雨小乔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双腿无力,额上渗满豆大的汗珠。

    可是席老太太说什么都不肯乘坐电梯,非要雨小乔爬楼梯,背着她上楼。

    雨小乔站在楼梯口,仰头望着遥遥没有尽头的楼梯,不禁有些腿软。

    老太太的病房在医院顶楼,那可是二十多层的楼层!

    让她背着一个体态发福的老太太爬二十层,岂不是要她的命!

    老太太见雨小乔犹豫,虚弱地哎呦了两声。

    “人老了,心脏不好,一坐电梯,这心脏啊忽上忽下的哆嗦,你这不是想要我的命吗?”

    雨小乔心下叫苦,到底是谁想要谁的命?

    您老人家讲点道理好么?

    宫景豪当然看得出来,席老太太在故意刁难雨小乔。

    老太太方才和他下楼的时候,便是乘坐电梯,可没见她心脏有丝毫不适,还笑得很开心。

    “太姥姥……”

    宫景豪正要说话,席老太太狠狠瞪了他一眼。

    纵然宫景豪性格娟狂桀骜,可在席家权威最高的席老太太面前,也不敢造次。

    就连他的外婆杨雪茹,在席老太太面前,也得乖乖低头。

    “我这浑身难受……腰痛腿痛,骨头都痛……我一定被撞得散了架了。”

    “好!我背您!”雨小乔咬了咬牙,一脚用力踏上楼梯。

    老太太终于展露笑颜,“乖乖听话,才是好孩子。”

    雨小乔用尽了力气,爬了一层楼,便有些坚持不住,小脸累得绯红,双腿也不住哆嗦。

    宫景豪忽然奔上来,一把将老太太从雨小乔的背上打横抱起,迈开他的大长腿,径自上楼。

    “小豪,你做什么?放开太姥姥……”老太太在宫景豪的怀里不住呵斥。

    “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哦,浑身疼啊,不能抱啊……”

    “太姥姥,我知道您什么意思,她已经知道错了。”宫景豪道。

    “哎呦我们家小豪,在袒护那个丫头?”老太太瞥了宫景豪一眼,唇角扬起一丝浅笑。

    “没有!”宫景豪口吻冷硬。

    “哼哼,别以为我人老了,眼睛还没瞎,我看得出来,你从一开始就在袒护她。”

    故而老太太才开始刁难雨小乔,她想看看宫景豪对雨小乔的袒护能到什么程度。

    老太太试探宫景豪只是其一,更想知道,这个女孩子到底有多刁蛮,竟然连堂堂市长千金,席家未来的孙媳妇雨霏霏这种身份的人也敢掌掴!

    不过看雨小乔的性格,若不是真正踩到她的底线,绝对不是会出手反击的人。

    不过打了雨霏霏那种不讨喜欢的人,这一点倒是投了老太太的欢心。

    若不是碍于席晨瀚的颜面,每次雨霏霏来病房里探望,老太太一看到雨霏霏那一张蓄意讨好的做作嘴脸,都想用拐杖将她轰出去了。

    “只是同学!在学校里,见过而已。”宫景豪说的轻描淡写。

    “真的只是认识那么简单?”老太太含笑摇头,“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宫景豪的脸色,瞬时紧绷起来,“真的只有这么简单!”

    老太太笑了两声,拍了拍宫景豪的肩膀,“我们小豪长大了,也该有女朋友了。什么时候带个女朋友回来给太姥姥瞧瞧,也让太姥姥有幸抱上玄孙孙。”

    宫景豪不说话,抱着老太太一路爬上楼。

    老太太对楼下喊了一声,“事情还没处理完,谁都别想走,赶紧跟上来。”

    雨小乔拉着雨青松的手,追了很久,才追上顶楼,刚到老太太的病房门口,便被宫景豪拦了下来。

    “还不走!”宫景豪喝道。

    这个女人知不知道,那是席家老太太,最最开罪不起的人物!

    “我不想落荒而逃!”毕竟撞了人,是他们不对。

    况且老太太都九十多岁了,万一有什么问题,现在不处理清楚,将来会更说不清楚。

    “怎么?想借着老太太的由头,接近我舅舅席晨瀚?你不是要订婚了,还惦记别的男人!”宫景豪冷哼一声,眸色轻蔑。

    “……”

    雨小乔心口一疼,仰起头,目光毫不畏惧地迎向宫景豪桀骜的目光。

    “宫景豪,你舅舅是谁?我不认识!”

    宫景豪的口吻更加讥诮,“你不认识?你以为,别人相信,我会相信吗?”

    他说的那么笃定,好像知道什么内情,让雨小乔有些心虚了。

    “宫景豪,shi pin就是你做的对不对!”

    之前发布到网上,席晨瀚“迷尖”少女的shi pin,她想了很久幕后的黑手,最有可能的人,就是宫景豪!

    御海龙湾隶属宫氏集团,也只有宫景豪可以拿到第一手原版。

    宫景豪之前还因为牡丹树的事,用jian kongshi pin威胁过她。

    那么在前一晚,她意识不清的时候,席晨瀚带她回御海龙湾的jian kongshi pin,宫景豪肯定看到了。

    为了报复她,为了恶整她,所以宫景豪将shi pin发布到了网上。

    但是雨小乔一直想不通,为何宫景豪发布shi pin的矛头,只是针对席晨瀚,而未曾在shi pin里有她的正面画面?

    雨小乔可不相信,宫景豪这个大恶魔会对她法外开恩,只怕还留有后招。

    “什么shi pin?我不知道!”宫景豪无所谓地偏着头,一副不肯承认的架势。

    “不知道?我看你比谁都清楚!”

    宫景豪的表情狂野起来,“让你走,赶紧走,别在这里碍眼!”

    雨小乔恨恨瞪了宫景豪一眼,正要拉着哥哥离开,病房内,传来老太太的喊声。

    “让那个丫头进来,伺候我!撞了我,便没事了?快点进来,给我捶捶腿!”

    宫景豪指了指雨小乔,“你最好安分点!”

    “不安分又怎样!”雨小乔扬了扬头,目光清凉。

    宫景豪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口气冷硬又危险,“我会让你的未婚夫,知道你的真面目,看你的订婚宴还能不能如期举行。”

    “那又怎样!”雨小乔挺直脊背,毫不屈服。

    “雨小乔,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这副嘴脸的时候,我都想将你捏碎。”

    他的大手,狠狠地捏在一起。

    雨青松见宫景豪欺负mei mei,赶紧冲上来,一把将宫景豪推开,张开双臂护在雨小乔的面前,对着宫景豪“啊啊”大喊。

    雨青松的力气很大,连高大的宫景豪都被推了一个趔趄。

    宫景豪目光阴暗地瞪向雨青松。

    一个傻子,竟然敢推他,还差点被推倒!

    雨小乔担心宫景豪对雨青松不利,赶紧将哥哥护在身后。

    “宫景豪!你需要针对的人,只是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宫景豪指了指雨小乔,“很好!”

    他又扫了雨青松一眼,雨青松正用敌意的目光瞪着他。

    一个没有什么智商的傻子,都知道保护自己的家人,这份感情,让宫景豪的心里有些触动。

    他宫景豪还不至于和一个傻子一般见识,警告地瞪了雨小乔一眼,没再多说什么。

    病房里又传来席老太太的叫喊声,“人呢?人呢!我腿疼,浑身疼,还不快点给我an mo!”

    雨小乔拉着哥哥的手,进入席老太太的病房。

    病房里,明明有好几个护士和佣人,席老太太硬是不肯让她们近身,指着雨小乔,命令她快点给她揉腿。

    雨小乔赶紧照办。

    她只希望快点伺候好这位老太太,也能全身而退。

    “舒服,好舒服,手艺不错。”老太太靠在床头,满意地闭着眼睛,脸上挂着舒适的笑容。

    “老夫人舒服就好。”雨小乔卖力揉着老太太的腿,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雨青松见mei mei很累,也赶紧奔上来,跟着一起帮席老太太按腿。

    雨小乔抬头,望着对面的哥哥,心中一暖,不禁笑了。

    雨青松见mei mei笑了,也跟着憨憨地笑起来。

    席老太太挑起一丝眼皮,看着这对感情极好的兄妹,心下一阵艳慕。

    若她的瀚儿,对亲人也这般友爱亲切,那该多好。

    唉!

    或许只有寻常人家的兄妹,才会有真正的兄妹感情吧!

    反观席家偌大的家族,兄妹亲属极多,可亲情早已被利益吞噬,表面只是阴奉阳违的假意虚伪。

    雨小乔见老太太睡了,轻手轻脚拉着哥哥往外走。

    身后忽然传来老太太的声音。

    “你们姓雨?和雨市长家,是亲属关系?”

    雨小乔周身一僵,“不认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