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合租仙尊 第九百四十七章 才高八斗的好教授

时间:2018-04-02作者:噼里啪啦

    ,!

    “这不可能,这是真花...”

    “都是真花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可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这还是魔术?”

    “刚刚明明只是一滴水从小瓶子里落下来啊,怎么到了地板上就成了一朵花,难道现代魔术已经到了这份上吗?”

    “绝对不是魔术,办公室有监控录像的,他不可能用魔术来糊弄我们。”

    “那这一切该怎么解释,难道...真的是什么灵药学?”

    那株花娇艳欲滴,看起来和月季有些相似,但是和月季不同的是,这朵花花瓣硕大,但是根茎却很细小,感觉这细小的根茎完全不足以支撑这么硕大的花朵,但是它却做到了。

    直到这个时候办公室这些老师教授才发现这朵花的不同。

    “这不是月季,月季的根茎不是这种形态,而且它的体积完全不是月季应该有的体量。”

    一位老教授蹲下来扶着自己的老花镜认真的说。

    “没错,这不是月季,也不是玫瑰,那会是什么呢?”

    听到老教授这么说了,大家显然都对这朵花本身又产生了好奇。

    这时,另一个老教授眼睛一闪沧桑的脸上露出了震动:“这...这...这难道是无根月季花?”

    “无根月季花?”

    “什么是无根月季花,我怎么没听说过。”

    “是啊,无根月季花,花如其名无根吗?”

    老教授点点头有些动容的走到这朵花旁,他仔细的打量着这多在石板上坚挺的花朵,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他,作为在场的最高权威,研究植物学几十年功成名就的老人,显然大家都对他的话很是信服。

    “无根月季花也是月季花的一种,只是棵类更加偏僻,而且在学术上并没有给这种花明确的定义,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承认无根月季花是一种花种的只有我们华夏,而且就算是我们华夏也之后少数人才承认这个花种,这些人大多都是搞医用药材的。”

    “医用药材?”

    “没错。”

    老教授的语气开始严肃了起来:“就是医用药材,无根月季花虽然没有明确的学术定义,但是它的药用价值已经被广泛承认,尤其是它具有的独特的祛疤的效果,提炼出来的精华能够修复人表皮的很多损伤,称之为天然加强版创可贴都不为过。”

    说着,老教授手有些颤动的摸了摸这珠花,花朵轻颤,一阵芳香传来。

    老人越发激动了:“不会有错了...这就是无根月季花...数量极少的无根月季花,称得上是濒危植物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理解了这朵花的含义之后,再没人说那个年轻教授是靠魔术来骗人的了,就算是魔术,他又是如何找到这珍稀的无根月季花的呢?

    难道,真的跟他的灵药学有关?

    办公室内,人人噤若寒蝉,想到那年轻的身影,就好像看到巍巍不见穷途的远山一般。

    .........

    “教授您说什么?之前那个学生你要招到你的研究队里?”

    辛芷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韩青坐在办公椅上点点头:“不行吗?”

    辛芷蕾赶忙摇摇头:“教授您拥有这个权利,但是我还是想提醒您一下,常宏远的专业不对口,这是很大的劣势,他几乎毫无生物学的基础,别说和您这样学识深厚的教授一起做研究了,就算是任何一个生物学院的差生都不是常宏远能比的,知识是需要沉淀的,沉淀是需要时间的,就算他是天才也要时间,教授,三思啊。”

    辛芷蕾情真意切,在她的心中,此时韩青已经是神话一般的人物了,和别人不一样,她和韩青相处的时间更长,而且她是个第六感很灵的人,一向相信自己的感觉,她感受得到,韩青不是一般人,也正因此,他不想韩青做出错误的决定,这个常宏远虽然老实可以调教,但是学识的差距就是天堑,想要跨越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我意已决,现在就带我去找这个学生吧。”

    韩青摆摆手示意辛芷蕾不要再多说,他起身整理了一下就朝着外面走去,看到韩青心意已决,辛芷蕾只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赶忙跟在了韩青的身旁带着他朝着常宏远所在的学院走去。

    文学院,之江学院最差的学院之一,作为一个三本学院,文化研究类的院系本来就是弱项,而文学院又是之江学院弱项中的弱项,从之江学院文学院出去的人,历来都没有从事和文学有关的工作,这就是文学院水平的真实映射。

    “书呆子,我们去打球,你真的不去?”

    “别叫这个白痴了,这小子满嘴都是之乎者也,等下打球的时候他要是跟你讲大道理岂不是让人看笑话?”

    “就是,带上他别人会笑话我们的,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他是我们舍友了,我可不想更多人知道了。”

    宿舍的三个舍友准备出去篮球场打球,出门的时候为首的最高的一个男生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随即遭到了另两个人的反驳。

    当下,为首的男生也是假装给了自己一个耳光:“瞧我这张嘴,就是,怎么能带这个二愣子过去,到时候没学妹给我们欢呼就算了,说不定还招人白眼,真不知道他这种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更加恐怖的是,我们三个居然和他做了舍友这么长时间,也是奇迹了,他真应该好好请我们吃饭,否则,谁愿意和他每天住在一起?”

    “对了,常宏远之前院长说了,你要是再旷课的话他就要给你记大过了,你已经有处分在身上了,在这样下去就要留级了,你自己可要想好了。”

    “别跟他废话了,就让他留级吧,活该。”

    舍友们冷嘲热讽。

    常宏远红着脸坐在书桌前,手上捧着一本史记说道:“那些没用的课我为什么要去上?那些老师的水平还不如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当上老师的,就算是留级,我也决不去听那些糟粕。”

    “糟粕?哈哈哈,常宏远,你还真是有种啊,敢这么说老师,我算你厉害,下次你说这话之前一定要给我们录音,到时候我们给老师听,我倒是想看看你还敢不敢再说。”

    两个舍友笑的前俯后仰。

    这时,最高的男生撇了常宏远一眼冷冷道:“你说咱们学院的老师是糟粕,那你觉得这之江学院有哪个老师不是糟粕呢?”

    说完,三人都看向常宏远,等着这个不善言谈的家伙词穷。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听到这个问题之后常宏远反倒是兴奋了起来,脸上闪过了一抹崇敬:“生物学院的韩教授就是一位才高八斗的好教授!我要是能跟着他学习,日日夜夜上课都愿意。”

    “哈哈哈哈哈!生物学院....那可是咱们之江学院的镇院大系,生物学院的教授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么个书呆子,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高个男生大笑,旁边两人也是摇摇头彻底认定了常宏远是个疯子。

    但就在这时,楼道内突然传来了一阵沸腾的喧嚣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