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合租仙尊 第五百二十四章 血债血来还

时间:2017-12-28作者:噼里啪啦

    “季元斋在哪?”唐玉沉吟了一下终究还是摇摇头:“韩先生,这季元斋在哪,若是五十年前也许还有人知道,但是现在,季元斋的宗门所在,早已经销声匿迹了,可以说,这个总门的传说还在留存,但是他是否还存在,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韩青点点头,问之前他就猜测唐玉估计也不知道这季元斋的位置,否则,季元斋也不会这么的神秘了,不过想想还是有些遗憾,曾经如此强盛的一个宗门,就这样消失了,这其中实在是有太多的蹊跷了。

    而且,若是那两多岁的老人还活着,那他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现在所能见到的唯一一个修真之人!更别说,季元斋还有一位那样惊才绝艳的年轻门主了。

    他们到底去哪了,还在港城吗?

    “当年季元斋最强盛的时候,有弟子多少?”韩青突然问道。

    唐玉想了一下:“据说不下三百人,在港城这个地方,那个年代有这样的实力已经很恐怖了,要知道现在的合欢派和斜月楼也不过两三百人而已。”

    三百人?

    三百人的宗门,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

    “先生,你问了这么多季元斋的消息,是有什么事情么?”说了这么多,唐玉突然好奇的看向韩青。

    韩青摆摆手:“只是感兴趣罢了,来港城之前就听说了这季元斋的存在,只是没想到,如今已经不存在了。”

    “倒也不能这么说...”

    听到韩青得出不存在的结论,唐玉并不赞同。

    “为何?”韩青没想到唐玉会这么说。

    “这季元斋虽然五十年前就开始消沉了,但是港城这几十年来,关于季元斋的传说却一直没有断过,而且不少人也说都纷纷猜测季元斋还在,只是可能出了什么事情转移了位置,具体在哪里,没人知道。”

    唐玉低声道。

    硕大的客厅空空荡荡,韩青摇摇头:“说不定已经离开港城了呢?也不是没有可能吧,港城就这么大,这么大一个宗门就算是慢慢消散,也不可能没人知道吧。”

    “倒也是...只是韩先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唐家祖籍虽然是西北的,但是我们这一代的唐家人却是土生土长的港城人,冥冥之中,我们总觉得这个曾经在港城最传奇的宗门,并没有离开,诚如您说,怎么看季元斋都已经消失或者离开了港城,但是至今为止,很多港城的修炼之人都说...他还在。”

    “哦?”

    唐玉的话倒是出乎了韩青的预料,不过随即他倒是严肃了起来。

    有时候,人的直觉比一切分析都来得更加准确。

    “先生,我说的也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哈,先生不要太在意了,像季元斋这样的存在,不是我这种小辈可以揣摩的。”

    唐玉自嘲了一下说道。

    韩青点点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唐玉恩了一声抱拳站了起来,脸色真诚:“先生,我们唐家遭此大难幸亏先生给我们安身之所,有生之年我唐玉都愿意为先生效犬马之劳,只是有一句话,唐玉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韩青淡淡摆手,端起桌上的茶。

    唐玉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说道:“先生,虽然我很感激您救伯母和宝宝以及我的性命,但是说真的,我也很想为唐家报仇,为家主为唐氏每一个人报仇,我知道,宝宝和伯母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但是我绝不能让您拿您的性命去为我唐家报仇!”

    “此话何意?”韩青端在半空的茶杯停顿了一下,脸色有几分不悦。

    唐玉一阵紧张:“先生,您之前说您要上合欢派灭了他们,不是唐玉小瞧先生...而是,您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么直接?

    韩青有些无奈。

    “你知道我的实力?”他淡淡一笑翘起了二郎腿。

    唐玉摇摇头但脸色凝重:“我知道先生也是高人,但是就算是再高,也绝不可能是合欢派的对手,也许,您可以和鬼夫一战,但绝不是金玲夫人的对手,更别说整个合欢派了,您过去,只能是送死啊。”

    重生回来,这是韩青听过最悲伤的话了。

    看到韩青似乎并不在乎,唐玉有些着急,他生怕韩青之前说的是真的,他会一怒之下真的独赴合欢派,那无异于送死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唐玉正准备再劝说韩青几句的时候,二楼突然传来了一阵尖叫声。

    “啊!!”

    声嘶力竭的尖叫声,是宝宝。

    唐玉和韩青随即朝着二楼奔去,而当他们到了楼上之后,就看到林清歌已经穿着睡衣一脸心痛的将被噩梦惊醒的唐宝宝抱在了怀里,旁边,是一脸泪水的夏溪。

    三个女人都穿着睡衣,风格各异,但是此时却都在一张床上,簇拥在一起。

    唐玉脸上虽然焦急,但是也不敢迈进去半步,但是韩青却毫不在意,一如在机场勇闯女厕所时一样...

    “做恶梦了。”

    看到韩青走了进来,林清歌心疼的说。

    怀里,唐宝宝将头深深的埋进了林清歌怀抱中,身子颤抖,小手紧紧的搂着林清歌,甚至能看到她细腻手背上道道的青筋。

    她的身子在冒汗,一旁的夏溪不断的哭泣,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个样子,这个母亲已经渐渐到了崩溃的边缘。

    房间内,一时间格外的压抑。

    昏黄的灯光,看着眼前三个女人,韩青眼神深邃如同星空,他难得温柔的说:“宝宝。”

    这一轻吟,林清歌怀里的宝宝猛然抬起头,这时,韩青才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脸上满是苍白,嘴唇干枯,眼中血丝遍布,头发凌乱的散落,眼神空洞无光。

    这哪里还是自己之前见到的那个鬼灵精怪的唐宝宝啊!

    “韩青...”

    当看到眼前的韩青之后,唐宝宝突然从床上爬到了床头,在韩青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她紧紧的抱住了韩青。

    一瞬间,韩青身子僵硬,感受到小姑娘身上传来的体温,是那么的冰凉,他的心中阵阵痛楚。

    “韩青...”唐宝宝哭泣的声音传来。

    韩青闭着眼睛掩饰着自己的悲伤,他微微点头轻声嗯了一声。

    “韩青...爸爸说让我找你...妈妈说让我找你....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相信你...”唐宝宝的声音虚弱,似乎还没从惊魂中醒过来。

    “但是...求求你了,求求你了...韩青,我求求你了...”

    怀里,唐宝宝松开了她的双手,一瞬间平静了下来,脸上还有晶莹的泪水,但是这个姑娘好像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坚韧不拔。

    噗通。

    “宝宝!”

    “丫头!”

    “妹妹...”

    三道惊呼声没有拦住她。

    穿着睡衣的她,就这样直直的跪在了韩青的面前。

    娇弱的她,此刻竟然迸发出了远超常人的坚毅。

    她抬起头一字一句的说:“韩青,求求你,灭了合欢派,为我唐家报仇。”

    窗外秋夜的风打在窗户上,一片片枯叶在庭院中盘旋坠落,星光璀璨,伤心的人抓住希望,就好像黑夜抓住了星光。

    “唐玉。”

    韩青淡淡道。

    站在门口的唐玉急忙躬身:“先生。”

    “明日赴合欢。”

    他淡淡的说,转身离去,只留下一道背影,在三个女人的眼中幻化成伟岸的山。

    明日赴合欢,血债血来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