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观养成系统 第181章 两百万【四更求推荐票】

时间:2019-05-13作者:怜黛佳人

    “啪!”

    法明一屁股坐在地上,张着嘴,眼睛里是恐惧。

    尸体,死了…

    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看向宋静微:“师兄他们,死了?”

    宋静微沉默不语。

    “怎么死的?师兄他们怎么会死?”

    “是不是陈玄阳?师傅你告诉我,是不是陈玄阳杀死的他们?”

    法明爬起来,抓住宋静微的袖子,大声问道。

    宋静微还是不说话,法明道:“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干的!”

    “混蛋,畜生,杂种!”

    “我要杀了他,我要替师兄报仇!”

    法明就要向山上跑去,却被宋静微一手按在肩上:“不要闹了,跟我回去。”

    “师傅!”

    法明愤怒,指着车子里的尸体:“师兄他们死了,被陈玄阳杀死了!”

    “我知道。”

    “你为什么不阻止?”

    法明怒极反笑:“师傅,你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杀死,却什么都不做。你明知道凶手是陈阳,却不去杀他。”

    法明用力的摇着头,捂着红肿的眼眶,用力的吸了一下鼻子,短暂平静下来。

    “师傅你不是问我,是不是想还俗吗?”

    “是,我想还俗。”

    “为师兄他们下葬之后,我就还俗。”

    说完,法明将法远二人的尸体,从车里抱出来,小心放在自己的车子里,驱车离去。

    宋静微望着急速驶离的车子,眼神黯淡。

    路灯下,背影似乎都微微伛偻了一点弧度,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

    陈阳回到道观,第一时间走进大殿,给土地神上了一炷香。

    然后重新洗了个澡,回到屋子里,打开手机刷着。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准确的说,是第一次亲手杀人。

    李翟光虽然也是因他而死,但陈阳的感触不大。

    今晚亲自招雷,杀了法远和法良。

    两个活生生的人,被雷劈死。

    那一瞬间,陈阳的感觉就俩字——“很爽”。

    好似憋在心头的一股恶气,都随着那道雷电的劈下,随之全部的倾泻。

    “沈爷爷现在这么火了?”

    他被手机上的一条新闻吸引了。

    《震惊!89岁老兵为何以捡垃圾为生?》

    《独家专访,带你走进老兵的日常生活》

    陈阳随手点开,都是与沈谦修有关。

    沈谦修将每个月的补贴,全部捐出去,并且平日捡垃圾换钱。

    这些事情现在已经被传疯了。

    评论出奇一致,全是“敬佩”“老兵不死”“国家英雄”。

    偶尔冒出一两个煞笔,也会被网友们回敬到怀疑人生。

    除了沈谦修之外,也有许多关于其它老兵的新闻。

    各个地方都掀起了一股老兵潮,好像哪个地方不报道一两篇有关退伍老兵的新闻,就跟不上潮流似的。

    陈阳看着这些新闻,心情都好了许多。

    第二天。

    陈阳走完每日必经的流程,吃完饭后,摸出手机给曾东波打去电话。

    忽然接到陈阳的来电,曾东波很意外。

    “道长,找我什么事?是不是山上没米了?我下午请假给你送几袋。”

    “……”陈阳无语道:“山上吃的很多,谢谢费心。”

    “那道长找我啥事?”

    曾东波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能有什么地方,值得道长打电话问候的。

    “贫道是想问问,半个月后的交流会,上次张会长提了一下,贫道不知道具体的日期。”

    “哦,这个事情啊,交流会还有十四天,那天刚好周末,道长你要参加吗?”

    “嗯,参加。”

    “这是好事,那回头我和会长说一声。”

    “麻烦了。”

    “就是张个嘴巴的事情,不麻烦。”

    挂了电话,陈阳正打算画符呢,曾东波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

    “道长,死人了!”

    “啊?”

    “法良和法远死了!”

    “哦。”陈阳心说我知道啊。

    曾东波道:“而且现在都在传,说人是你杀的。”

    陈阳眉梢轻扬:“谁说的?”

    “不知道谁说的,反正现在就是这么传的,道协里,还有市里的几个道观,都这么说。”

    “哦。”

    “道长,你千万别听他们胡扯,这事情我估计是有人估计针对你,要搞你。我看了新闻,他们俩是被雷劈死的。”

    “嗯。”

    “道长你在忙吧?那我不打扰你了。”

    陈阳放下手机。

    他倒是期待下次抽奖也来个掌心雷。

    人是他杀的。

    但在外人看来,就是被雷劈死的。

    宋静微会去报警吗?

    怎么报?

    告诉警察,自己把天雷招来了,还杀了人?

    “人是我杀的,可你怎么就不说说我为什么杀人呢?”

    陈阳冷笑着自言自语。

    “咚咚咚。”

    “有人吗?”

    门外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

    听声音,年纪不会太大。

    他走过去开门,果然是一个女人。

    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戴一副黑框眼镜,扎着长马尾,冷色调衣服。

    有一种生人勿进的女王气场。

    “你好,是玄阳道长吗?”女人问道。

    陈阳点头:“贫道玄阳。”

    女人道:“我叫舒柔,舒浩海是我爷爷。”

    陈阳哦了一声,问道:“施主是来上香的吗?”

    “我不上香。”

    舒柔摇头,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一面旗帜,递给他:“这是道长留在我们家祖宅的东西,我给道长送过来。”

    “谢谢。”陈阳将令旗接过来,道:“施主上山也累了,进来喝杯茶水吧。”

    “好。”

    两人走进道观。

    不知为何,这个女人给陈阳的感觉,很古怪。

    她很冷,陈阳相信她是性格如此。

    但感官敏锐的陈阳,却是察觉到一丝,淡淡的敌意。

    用敌意有些不太准确,或者应该说,是不太喜欢自己。

    “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吧。”

    一路走进后院,舒柔没有过多关注道观,即使这座道观给她的感觉十分舒适。

    坐下后,陈阳泡了一杯茶端过来,随口问道:“两位老爷子的病,好点了吗?”

    “谢谢关心,好很多了。”

    舒柔将公文包放在桌子上,从里面取出一张支票,推到陈阳的面前。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但舒柔的手并不漂亮。

    指关节比正常女性要粗大一些,指头粗糙,有明显的老茧。

    陈阳很好奇,这个女人是做什么的?

    “这一百万,是我个人捐赠给道观,仅代表我对道长帮助我们家的感谢。”

    没等陈阳开口,她取出第二张支票,继续推到陈阳面前。

    “这一百万,是给道长个人的,前提是,道长需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陈阳的脸色,逐渐有些难看。

    他看着两张支票,看着舒柔精致却很冷淡的脸,问道:“施主要贫道,答应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