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道观养成系统 第688章 谈经论道【万更求订阅】

时间:2019-08-21作者:怜黛佳人

    九霄宫。

    今日游客很少。

    不仅仅是九霄宫。

    今天江南省各大道观,游客都很少。

    就连已经维持住了日均上千游客量的陵山道观,也是如此。

    其原因很简单。

    因为穹山。

    随着今天信号的恢复。

    昨天晚上拍下视频与照片的游客们,纷纷上传。

    这些新的视频与照片,让从昨天晚上开始突然爆火的穹山,一下子推到了顶峰。

    也从而让更多的游客前来穹山,想要在热度未退之前,好好的看一看穹山。

    堵不如疏,这就是上面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昨晚藏书镇才多少游客?

    太湖周边才多少居民?

    加在一起,也不过几十万。

    听上去是很多,但事实上,所能产生的影响,尚且在可控制范围之内。

    上面早已看透互联网的真理。

    任何火爆的事件,都绝对不会超过十天。

    撑死一个月不得了了。

    而且有人坚定相信,也一定有人不愿意相信。

    只需要找些水军搅和一下,这件事情就会变成“发现ufo”一样的未解之谜。

    这种事情,你越是打压,越是去急于撇清,越是容易造成反效果。

    在大事方面,上面从来不会做错误的选择。

    九霄宫今天游客不多,前来的道士却不少。

    但多是普通的道长,或是一些年轻的弟子。

    加起来也有近百人。

    今日九霄宫住持玉成子,将在圣师二楼阁讲经。

    特邀众道长前来。

    大家知道,玉成子讲经是次要的,真正的目的,是借讲经之名,向他们传告一个消息。

    他玉成子,乃无罪之身。

    莫须有的罪名,已经有人背负。

    南崖喜闻乐见这样的情况。

    他来的不早不晚,坐在二楼阁外,望着阁内正在翻阅经书的玉成子,心想他大概还不知道穹山的情况吧。

    若是知道的话,也就不会这么着急的举办讲经会了。

    知不知道其实都不是很重要。

    讲经与否,也起不到什么效果。

    陈阳用行动证明,上真观与他无关。

    而山中除了狼王之外,另外两只大妖都被杀死。

    不会有人知道真相了。

    玉成子注定要背负这份不属于他的罪名,直到死。

    “真是苦了你了。”

    南崖心里轻声说道。

    目光轻移,看向阁内的行风。

    南崖又是一笑。

    年轻,终究太年轻。

    游戏不是这么玩的,规矩也不是这样利用的。

    “连陈玄阳的底线都不清楚在哪里,也敢这么玩。”

    “你是真的不怕死啊。”

    以他对陈阳的了解,做任何事情,都别去搞他亲朋好友。

    这绝对是他的逆鳞。

    除非做好与他撕破脸皮,不死不休的准备。

    当初知梦搞他家里人,结果是知梦死了。

    这种事情,如果真的要做,那就得把计划弄的再缜密一点。

    至少,不应该亲身去触碰。

    “真人,用茶。”灵清端着一杯茶走来。

    “谢谢。”南崖接过茶杯,用仅有两人可闻的声音说道:“穹山的事情,你还没有对他们说吧?”

    灵清手掌一颤,微不可闻的道:“真人在说什么?”

    南崖道:“你做的对,为了一个注定身败名裂的蠢货,没必要这么上心。我看好你,等你担任住持,我一定来恭贺。”

    灵清表情不太自然的对他一笑,转身走了。

    他是今天早晨知道的事情。

    内心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告诉玉成子。

    正如南崖所说。

    他觉得玉成子知不知道其实并不重要。

    难道知道了,就取消今天的讲经会?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开心的将讲经会举办下去。

    至于他和行风之间的勾当,他一点都不知道。

    两人交谈,他总是借口离开回避。

    他不想过多的参与。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

    只是他还不清楚罢了。

    “诸位。”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人也都到齐。

    玉成子从阁内走出来,没有拿着经书。

    他走到众人面前,盘腿坐在蒲团上,说道:“近日我重读《道德经》,偶有所感,与诸位道友分享一二。诸位若是有什么疑问,可以提出来,大家一起谈经论道。”

    众人轻轻地点着头。

    许多人对今天的讲经会,还是很有兴趣的。

    同样的经书,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

    玉成子乃是道门真人,坐在九霄宫住持这个位子上也有几十年。

    对道的理解,非他们所能企及。

    哪怕通篇下来,只有一两句能够有所启发,这一趟便没有白来。

    ……

    玄玉在第一医院受到了贵宾般的待遇。

    得知这个道士是陈阳的师兄后,黄医生忙前忙后,每一次检查都看个仔细,生怕哪里错漏了。

    嘱托几句后,玄真离开医院。

    顾明坤与顾子瑛还在陵山,没有离开,甚至连酒店大门都没有迈出一步。

    他们很害怕。

    担心一出门,就被车撞死。

    这群道士太可怕了,你根本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死,是怎么死的。

    他后悔答应行风的要求,前来这里。

    如今,还搭上了一条命。

    虽说他们是堂兄弟,但彼此之间关系并不差。

    因为爷爷的教导,彼此之间就算偶尔有矛盾,最终也以平和解决。

    亲眼看着顾景文死在身旁,那种冲击感,是任何言语都无法描述形容的。

    “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顾子瑛坐在沙发上,精神恍惚。

    顾明坤摇头。

    他不知道。

    已经离开顾家几天,生意场上积累了许多事情等待他们回去处理,也没时间处理了。

    行风虽然没有警告他们,但他现在连一通电话都不敢打。

    生怕已经被监听,因此引来灾祸。

    他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

    自己只是按照他的要求,将一切事情告诉这些道长。

    仅此而已。

    可是,为何要杀顾景文?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顾子瑛条件反射的身子一颤,紧紧抱住怀里的抱枕。

    “应该是服务员送吃的来了,我去开门。”

    顾明坤走过去,门打开,一尊高大的身影覆盖他的全部视线。

    看着面前这位西裤衬衫着装,头发如钢针倒插在头上的男人,顾明坤眼角狠狠跳了一下,吞咽着口水,嗓音沙哑道:

    “玄…玄真道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