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情事 第十二章 特殊的请求

时间:2017-12-27作者:大表哥

    “衣服衣服——”

    “帽子帽子——”

    “腰带腰带——”

    屋子里面的人乱作一团儿,十几个丫鬟婆子拿着诸般服饰围着我转来转去,不时地用尺子丈量一下,然后回头高声报一下数目,立刻有专人在纸上记录下来,闹了个不亦乐乎。

    我有些苦恼地看着这些忙碌的人儿,摇头叹了口气。

    不就是去相亲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难道凭我的相貌还会被人看不上?还是我家的荣耀不够多,难入人家的法眼?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

    “这个好,给我来两套!这个也不错,不过颜色要换一换,先来一套试试——”一个烦人的声音在我屁股后面嗡嗡嗡地叫着。

    “这到底是谁要相亲?”我僵直地站在那里任人摆布,一面很不情愿地质问道。

    “自然是六哥你了,不过六哥你要吃肉,兄弟们总得喝点儿汤吧?”七郎笑嘻嘻地跟在我后面,唰地打开一把金丝楠木扇骨的折扇,翩翩地摇了起来。

    我没好气地翻了一下眼睛,索性不再搭理。

    因为皇帝要召见陈抟,我们分道扬镳后,我就回到了杨府。而此时府中都在紧张地为我的相亲做准备,待我回到家中的时候,就发现本来很新的大门又被重新上了一遍朱漆,院墙墙头的琉璃瓦也换了新的,看起来黄光流转,一派新新气象,巨大的石狮子也洗刷的干干净净,家丁们也换上了崭新的装扮,神气十足地在门前走来走去。据说是管家下了死命令,谁要是敢在大门外面瞌睡聊天打哈欠,扫了杨府的威风,折了杨府的面子,立刻走人,决不姑息!因此大家都振作起精神来,瞪大了眼睛做事。

    听老太太唠叨了一通以后,我昏昏沉沉地随着府中的裁缝去量身定做新衣服,七郎自告奋勇来把关,明里是兄弟情深,实际上是借机揩油罢了!我不就是借用了他的荷包而已嘛,何必这么斤斤计较呢?

    “哪里是斤斤计较了?那可是我攒了两个月的私房钱呢!”七郎有些委屈。

    “知道你辛苦,早晚是要还你的——”我顿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有些来钱的路子,小弟你有没有兴趣参上一股?”

    “什么路子?”七郎一听可以赚钱,耳朵立刻象猎狗一样竖了起来。

    大宋朝与后世的明清不同,对于商人并不压制,反而是鼓励商业的发展,这一点从后世发现的宋朝海船就可以看出来,而汴梁城内的小商小贩的数量也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开明的政治制度极大地刺激了各种行业的飞速发展,北宋的街头之上,尽是衣光鲜楚,油头粉面,难得见到衣杉褴褛形容枯槁的乞丐,丰富的物质生活基础促进了精神文明的进步,仓廪足而知礼仪,在北宋建国之后的短短几十年内,大宋已经毫无疑义地成为当时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如果我是回到了明清,由于自上而下的抑制工商的风潮会使我放不开手脚,无法实现自己勤劳致富的伟大理想,可是在宋朝,无疑是为我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发展平台,藏富于民的宽松政策构成了强有力的商品交易平台,即使我不立足于发展实业,也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暴富起来的。

    “放眼过来——”我对着七郎一招手,一道明晃晃的光芒射了过去。

    “啊呀——”七郎大惊失色,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中犹自扑通扑通乱跳个不停。

    此时正值中午时分,阳光甚是强烈,我手中的小光碟反射出去的光线照在七郎的眼中,同直视太阳没有什么区别,以为出其不意,自然给他带来很大的视觉上的冲击,一时间眼中光影绰绰,无数碎碎的金光在眼前飘动,过了良久才恢复过来。

    “六哥你搞的什么鬼名堂?好似打了一个闪——”七郎很没有面子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畏惧地问道。

    “仔细拿着——”我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光碟递了过去。

    “哇啊——”七郎瞪大了眼睛,用双手捧着小小的光碟,先是对着自己照了半天,然后又用它来反射太阳的光芒,将强烈的光线发射到屋子里面的各个角落,爱不释手地抚摩着周围的圆边儿和中央的小圆孔,再不想放下。

    “汴梁城中,可有出售奇珍异宝的地方?”我对七郎询问道。

    七郎眼睛一亮,立刻领会了我的意图。

    汴梁城中的珠宝铺子不下四五十间,但其中能够城得上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行业翘楚的百年老店,当首推位于宣德楼南的艺宝斋无疑。

    “店家,最近可有什么稀罕的宝贝?”一个女声传了过来。

    “原来是王夫人,有失远迎了,真是罪过,且请上内间观赏。”掌柜的是个五十开外的胖子,长得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见到客人总是笑嘻嘻的样子。

    艺宝斋的铺子开得很大,据说在江南一带都有它的分店,自前朝的时候就已经扎根在汴梁城中了,能够在乱世之中安然无恙的坚持下来,要说没有深厚的根底那也是不可能的。

    我们来到的这一家是艺宝斋的一家分店,虽然是分店,也比普通的珠宝铺子大了许多,光地方就占了三重院落,大大小小的房间有二十几间,用于陈设宝物的房间约有两百多个平米,采光良好,设置精巧,里面有小厮为客人作介绍,外面则有武师作保镖,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奢侈品消费场所。

    “就是这一间了!”七郎引着我,指了指对面的阁楼上横挂着的巨大匾额,对我说道。

    “看上去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识货的人!”我嘟囔了一句,一摇手中的折扇,迈开八字步,率先向里面走了进去。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为了能给我手中的“奇珍异宝”提供更为有力的说服力,我和七郎特意等到新衣服裁好之后,方才很臭屁地带着几个家丁招摇过市,一路晃到了艺宝斋的大堂。

    “两位公子里面请——”掌柜的看到我们两个人后,眼睛一亮,立刻迎了上来。

    “这里的东西还不少嘛!”七郎学着我的样子,两手背在身后,把鼻孔仰到了天上,眼睛不住地在那些古玩和字画上面扫来扫去。

    “二位公子是初次来小店吧?”掌柜的很热情地招呼我们在大堂周围的椅子上面坐了下来,然后吩咐小儿上茶。

    “然也——”我打量了一下大堂里面,有点儿象是后世的图书馆一样,大堂的中央立着些一人多高的红木架子,一个个的方格子中摆满了各种古玩,而字画则悬挂在四面的墙壁上,几个零星的客人在小厮陪伴下挑选着自己可心的物件。

    这时一个小厮跑了进来,在掌柜的耳边嘀咕了两句什么,掌柜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不住地看着我们,点头不止。

    “原来是杨老将军的两位公子,真是失敬了!”掌柜的站起身来,重新施了一礼。

    “掌柜的客气了!”我同七郎也回了一礼,心中却有些惊异,这家珠宝楼的势力也太大了,连初次上门的客人的底细都能摸个一清二楚,果然有些门道。

    “公子不必惊奇,老朽只是因为觉得两位有些眼热,就吩咐小厮去外面请教了一下贵下属,方才知道是杨老将军的六公子和七公子光临,倒不是有什么其它的门道儿。”掌柜的看出我们两个人眼中的疑惑,就大方地解释道,接着补充了一句,“其实,大公子同二公子曾经光临过敝店,故此老朽觉得两位有些眼熟。”

    “原来如此啊——”我心中的一块儿的石落地。

    我还以为自己是遇到了传说中无孔不入的大内密探零零发,谁知道人家是认得大哥二哥的,外加能够妥善地利用鼻子下面长的那张嘴。

    “不知道两位公子想要点儿什么?小店的兵器也是非常有名的!西门家的剑,还是老李家的刀?就是要霸王枪,小店也能搞到手的,不过银子就花得多一点了!”掌柜的非常热情地向我们两个人推销他的藏宝,接着很认真地看了七郎一眼,有些犹豫地说道,“旧闻七公子箭法通神,一般的兵器自然是难入法眼,所幸小店还有珍藏下来的射日神弓一把,虽然并不是后羿用过的,不过确是好东西,两位不妨看一看在说!”

    我皱了皱眉头,看了七郎一眼,发现他双眼发亮,显然是听到有上好的兵器,武痴的毛病又发作了,于是赶紧咳嗽了一声,谦和地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你真是太客气了,我们家虽然以武传家,但也不是成天只讲究打打杀杀的,这个附庸风雅的事情,偶尔也是要做一做的。”说着打开了手中的折扇,不停地在自己胸前摇着。

    “明白明白——”掌柜的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连连点头,“只是不知道两位到底需要点儿什么,不如去里面看看如何?哎呀——”

    掌柜的一时摸不准我们需要些什么,本来正要将我们迎到里面去的,谁知道眼睛却死死地盯住了我手中的折扇,再也转不到别处去了。

    也难怪掌柜的会如此惊奇,在宋之前,世上并无折扇一物,上自王公大臣儒林学士,下到贩夫走卒升斗小民,手中握着的不过是纱质的纸质的竹质的羽毛质的平扇而已,又有谁见到了如此精巧大方而且携带方便的折扇?

    我一向认为古代的读书人,一袭青衫,手中没有把折扇的话,实在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当得知世面上并没有折扇出售的时候,就自己动手制作了一把,以金丝楠木为骨,装饰以玳瑁,扇骨分为十八股,采用上好的宣纸为扇面,上面是我精心绘制的琴溪兰草图,笔调简单,雅量高远,看上去非常有格调,就算放到后世,也是不可多得的上品,更不用说在这从未出现过折扇的北宋初期了。

    “六公子——六公子——”掌柜的不愧是老于世故的古玩行家,立刻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巨大商机,脑门儿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儿,呼吸顿时显得有些急促起来。

    “恩——”我故作不知,扭头轻咦了一声,看着掌柜的不语。

    掌柜的好不容易抑制住心中的激动情绪,艰难地说道,“且请里面说话!”

    老掌柜所说的里面并不是指放置珍贵珠宝的里间,而是店中商议大事的地方,同外间的奢华景象不同,摆设比较简单,上方供奉着香烛,一张超大的半圆形实木桌子摆在屋子中间,显然是用来对帐的。

    “六公子,你手上的东西,可否借老朽一观?”掌柜的将我们安排坐下后,非常恳切地征询道。

    我微笑着将手中的折扇递了过去,掌柜的小心翼翼地接在手中,顺着势缓缓打开,一面惊叹着一面翻来覆去地仔细观看,口中还不时地发出一声声由衷的赞叹。

    “果然是设计巧妙,画工更是上乘,实在是上品啊!不知道六公子是从何处得来的?老朽不才,以前从未见到过如此精妙的扇子啊!”掌柜的双眼神光灼灼,密切注意着我的表情变化。

    “自己做着玩的,难入方家法眼,掌柜的如有兴趣,就送给你好了!”我很大方地答道。

    “这却如何担当得起?”掌柜的连忙谦辞道,他粗略一看,且不说书画的价值,单凭制作的材料,就知道价值不菲,无事献殷勤,里面有什么居心就难以捉摸了,他可不敢轻易收下如此厚礼,立时将折扇推到我这边儿的桌子上。

    “掌柜的万勿推辞,这把扇子就当作见面礼了!实际上,在下是有件事情想要掌柜的襄助的。”我见对方坚辞不受,就接着说道。

    “无功岂敢受禄,不过六公子有什么事情,但言无妨!如果小店能够帮得上忙,一定不会推辞!”老掌柜慨然答道,不过眼睛却不离手中的折扇,显然是喜爱非常。

    说实在话,我并不指望一把折扇能够换了几多银子,因为这东西实在太好仿制了,行家们只要看上两眼,立刻就掌握了其中的诀窍,只不过几天工夫,市面上就可以充斥大量的物美价廉的手工折扇,我之所以如此,只不过是为了引起掌柜的注意力而已,另外也算送他一个彩头,如果他有眼光的话,做一批上品来,还是能赚不少银子的。

    我一摆手,七郎立刻从腰间取出一个小包裹来,放在桌子上面。

    老掌柜一眼看去,见包裹不过是巴掌大小,轻轻薄薄,心想一定是什么精巧细致的小玩意儿,就见我打开外面的包袱皮儿,露出一只小巧的檀香木方盒来,一股香气充满了屋子,喀哒一声,盒盖开启,现出了里面的物件。

    “这是——”老掌柜见到盒子里面的东西后,眉头皱了起来,趴在前面仔细地端详起来。

    只见里面的东西非常轻薄,乳白色半透明状,形状是两寸方圆的薄薄盘片,厚如铜钱,是用一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材质制成的,磨砂纹路使得用手摸上去的时候非常地舒适,既不觉太腻,又不觉太滑。中间有一圆孔,前后通透,用手轻轻拈起,分量极轻,不过数钱上下,不觉有些奇怪。

    “六公子,老朽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异的物件,还请公子有以教我?”掌柜的非常诚恳地求教道。这句话倒绝对是真的,如果他现在就见过塑料这东西,那才是天方夜谭了。

    我微微一笑,轻轻将光碟外面的塑料封套打开,将里面的光碟取出,使光亮的一面朝向掌柜的面孔。

    “啊——”一道亮光将老掌柜的面孔映得粉白,张大的嘴巴再也和不拢了。

    犹如一面镜子,将老掌柜的面容照得纤毫毕至,连每一条皱纹的细微之处也看得一清二楚,难怪他会如此惊讶,此时的镜子,不外是用铜片打磨制成,不但效果很差,还很费工夫,要经常打磨才可以保持光泽,说起来还不如打一盆水照照影子来得痛快。

    “此乃上界神物,中土绝对没有,西域更是未闻,不知道掌柜的有没有兴趣盘下来?”我捏着手中的光碟鼓动道,“有道是黄金有价玉无价,纵使价值连城的和氏璧,也不过是凡间之物罢了,如此珍稀之物,今生后世恐怕再难得见了!”

    掌柜的心中念头火速转动,早已在计较这桩买卖是否划算,眼前的东西质地极其古怪,显然不是凡间金石之物,可谓是非金非木非土非石,说是天上神物也不为过,只是不知道到底应该估价几何啊?

    时间仅仅过了不到盏茶工夫,老掌柜却如过了几个时辰的光景一般,终于艰难地站了起来,告了个罪道,“老朽虽然忝居本店掌柜,大小事务可以全权负责,但是有些关乎本店存亡的大事情还是要请东家拿主意的,两位公子且请少待,吃些茶水,老朽去去就来!”

    “掌柜的请自便,我兄弟二人正好看看贵店的宝贝,也好一开眼界。”我答礼道。

    掌柜的匆匆离起,我二人则在两个小厮的陪同之下,去观赏艺宝斋的珍藏物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