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情事 第四章 把柄在手天下我有

时间:2017-12-27作者:大表哥

    我鄙视的白了眼瞎子,一天挣那么多还这么抠门。雾衍在一旁默默的吃着饭,他吃饭从来都是极慢的,一小碗米饭差不多要吃几十分钟,也不知道为什么。

    瞎子惬意的喝着酒,酒劲一上头,也就打开了话匣子。知晓我是外地来的就跟我吹他们这的事,提到有金矿时,瞎子跟我讲了一很神的山

    往东绕过三座山,就可以看到湍急的牛澜江。这不奇怪啊,牛澜江流经多个地方,堪比金沙,怒苍两江,没什么稀奇的。顺着江水而下,有一座江边的山,名为桂家小山,临水的那面是片石灰岩,因流水冲刷变得无此光滑。

    大约是五代的时候吧!者海那有个姓者的世家,在楚国当官,积累了很大的一比财富,可以说是富可敌国。要我看,那货肯定是个大贪官,不然怎么能积累起富可敌国的宝藏呢?楚国从公元902年建国,到公元979年垮台,只存在了77年,估计和这厮鸟人脱不了干系。咳咳,言归正传,言归正传。为什么有钱人家都有个保险柜吗?因为怕招贼!这鸟人也不例外,虽说他家的钱多的可以砸死贼了……

    当时的社会,太过复杂,十五个国家并列!那么大一笔银子,是可以干很多事的。先不说自家侍候的这主儿,其它的一个小队的皇帝老儿,个个都是见面眼红,恨不得一口就吞了各家的国土。这么大的一笔银子可以置办多少粮食,马匹,兵器和军队了。要让哪个皇帝给惦记上了立马就领着兵给你干了。

    那鸟人就寻思着该把这钱给藏哪好。藏钱庄?以前的钱庄可没现在的银行保险,一个山头的土匪强盗就给解决了,哪像现在,你要约上百十号人去抢银行,不说多的,十个特种兵一人扛把机枪就给你突突了。

    那像现在盗墓小说里写的,我弄一空坟,把钱给埋里头,用的时候再去取,不就好了吗。在三国的时候人曹操就创立了摸金校尉这一官职,后面的朝代明里暗里都有专门倒古墓的挖洞部队。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朝廷下道皇榜,不消几个月,那些黄白之物就拱手送入他人手里了。

    那鸟人寻思了半天,不知从哪找了个牛逼哄哄的仙人,直接把那些银子给封进桂家小山里面去了。还用什么法术给山下了道封印,没成想被那仙人摆了一道,封进去,没把开门钥匙甭想打开。并且!只有缘之人才能找到这柄钥匙。

    “银钱乃是者家埋,钥匙却在观音崖;十五之中只取一,阎王跟前有一把!”

    瞎子啜着酒念了那么一嗓子,我有点傻眼,他喵的,天下哪来这么神的事,这死瞎子纯属哄小孩呢!

    “喂!老头,你别蒙我。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讲个别的。”

    我不满的说,这死瞎子也真是的,趁我听故事的时候,一锅三公斤重的干锅鸭都快让他一人吃没了,再不下手连皮都没有了。真的纳闷,他是怎么边讲边以那么快的速度咽下鸭子的。

    “雾衍,你也吃快点,别让这嘴快的老瞎子全给吃没了。”我出声催促道,雾衍仍是以缓慢的速度吃着碗里饭。

    “乾隆帝那会儿,有户富户对那山动了歪脑筋。找了百八十石匠妄想用人力凿开桂家小山。又是火烧又是水激的,拉石头的大车轮子都给磨坏了六个,马都累死了三匹。说来也邪门,整整三个月,那山就给凿开一条几米长的甬道……”

    我直感叹那山体结构该有多硬呐!火烧水激法利用的是热胀冷缩的原理,古时候哪有大型的开采机械,最常用的就是这一招。有人就笑古代人笨,宋代的时候火药制品就已很发达了。几吨tnt就给它解决了呗,哪还要这么费时费力。

    那山石都是有结构层次的,你丫还以为炸违章建筑呢!搞不好整座山都给你炸塌了,还挖个毛的矿!即使现代,矿洞里一个不注意就给埋里面的事多了。前几年还塌过个煤矿,死了有一二十人呢!这可不是好玩的。

    瞎子抹了抹嘴,往桌子上那一拍:“只见那甬道中滚出团金灿灿的狗头金。众人往里一探,满满的全是从来没见过的好宝贝,金闪闪的一片,简直要把人的眼睛给晃瞎喽!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这一堆堆的宝贝给镇往了。就在这时!两边的甬通发出令人生怖的声音,竟开始合拢!”

    “这是谁也没料到的,由于进来的人太多。按当下的说法,发生了踩踏事件,外面的人只看到甬道竟如水面一样合扰起来,在声声骨头被挤碎的声音中,大家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哎!讲到这,老夫也觉得不忍呐。”

    瞎子抹了把并不存在的眼泪,转而一幅笑模样,从脚边拖出一个落满灰尘的有盖箱子。那种箱子的款式已经很老了,和七八十年代题材电影中出现的那种搭扣箱子简直是一模一样,市面上已经找不到了。

    瞎子摸索着搭扣,摸索着掀了开来,里面只有个油亮漆黑的鉴花乌木盒子,四四方方的,看起来是个古物。“什么东西啊?”我伸手去掀盖子,疑惑的问道。

    只见里面躺着泛灰的圆形,看样子是块青铜古镜。整体泛灰,估计铅青铜或锡青铜中的一种。

    我家老爷子(我外公)就好古董这一块,是陕西那一代出名的掌眼,连带着我都学了不少。不过,这年头假货太多,好东西都被有钱有势的收起来了,他老人家的东西都不太值钱。就架子上摆着的那个西周水草玛瑙的摆件与一块田黄料的清代提携能管点钱。

    “老头,这东西哪来的?还是件古时候的青铜器。依我看最差也是个春秋战国的。”说着,我就将铜镜抄了起来,镜子个头不大,和家里用来盛菜的盘子差不多。正面的纹路是八卦样的,纹饰不算特别稀奇,早几年哪哪博物馆还拍卖了一清顺治的双色八卦玉盘,成拍价高的吓人。后面则铸了一只栩栩如生的望天吼,吼身呈仰天嘶吼状,眼中嵌着枚金色的东西,周身没有虬蟒的肌肉,显得很祥和。外边有一圈细小的文字,当时诸候国太多,文字种类繁杂,我不太懂古字铭文一块这,具体是哪国的也分不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