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华恩仇引 第三二八章 张徐所图皆非小

时间:2019-05-16作者:梅远尘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哥哥,那个肥胖子跟你说了甚么呀,怎让你看起来怪怪的?”易倾心拉住易布衣的袖口,笑嘻嘻问道。

    严庭逸长成了俊秀的公子哥,早已不是小时候那肥嘟嘟的模样,她却仍叫着他“肥胖子”,似乎觉得手头的债虽还清了,嘴上还要占些便宜才好。

    易布衣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勉强笑道:“没甚么,他只是挖苦了你三哥几句罢了。”

    他说的话,易布衣怎好意思说给她听?

    听是那个“肥胖子”欺负自己的哥哥,易倾心哪里肯罢休?叉着腰,气呼呼地小跑着追到严庭逸身后,照着他屁股就是一脚踹下。

    “哎哟!”突然受袭,严庭逸心里毫无准备,一个趔趄,几乎就要摔倒。

    虽未看见作恶之人是谁,他却早已猜到,脸上露出了欠揍的笑脸。

    严庭逸身形才稳住,易倾心就跟了上前,突然伸手在他腰间狠狠一捏,疼得他两眼泛起了泪花,龇牙咧嘴地笑着讨饶:“好妹妹,好妹妹,先放手好不好?可疼哩!”

    人最不受疼之处莫过于腰了,好大一块肉被人狠狠掐着,饶是他武功不弱,也疼得有些经不住了。

    易倾心皱了皱眉,啐道:“呸,谁是你妹妹!你这个肥胖子打小就是个恶人,不仅欺负我,还欺负我哥哥,这会儿讨饶也不顶用了!”

    易家上下,她跟这个三哥最亲近了,自见不得他被人欺负。

    “咱爷爷甚么交情?咱爹又是甚么交情?咱... ...哦哟!哦哟!不说了!”严庭逸话说到一半,易倾心突然使力,他疼得急忙打住,转而答道,“我可打不过布衣大哥,怎敢欺负他?”

    他撇头朝易布衣看去,正见他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形容,瞬时甚么也明白了,暗想:“我这个舅哥也不像看起来那么老实嘛。”

    “那你跟我哥哥说了甚么?怎他听了之后便闷闷不乐的?”易倾心卸了卸力,再问道。

    严庭逸憋住笑声,轻轻答着:“我向你哥哥要了一样他很舍不得的东西。”

    “原来如此,难怪哥哥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易倾心轻声说着,声音陡然一升,骂道,“你这人脸皮也真厚,跟你很熟么?见面就讨人家的宝贝东西!”

    ... ...

    易麒麟、严沁河两个老友见面,自少不了喝酒,案桌旁已有了一个空坛子。

    “严兄,若州会盟,你是怎样看的?”易麒麟把酒碗推到一边,正色问道。

    本来行程就不宽裕,他来此间当然不是单纯地见一见老友。

    严沁河也将酒碗推开,沉吟了一会儿,乃回道:“易兄,你也知道,严家向无争强好胜之心,在武盟中有个执事的位子,我已知足了。”

    他一直秉承着父亲“守成”的遗愿,年轻的时候尚且从不好勇斗狠,何况现在老了。严家也在宣州经营多年,守着这份家业,他觉得已经很不错了,至于扩充势力,那应该是后辈们该做的事。

    而现在,严氏的后辈们显然还未准备好。

    “嗯... ...”易麒麟重重呼了一口气,似乎在权衡着甚么。

    见他有些犹豫,严沁河笑了笑道:“易兄,我们甚么交情,有事但说。”

    “你觉得我是那种沉于权势之人么?”易麒麟沉声问道。

    严沁河轻轻摇了摇头,缓缓答道:“我就是知道易兄和素心宫那小妮子都不是这种人,才不明白你们为甚么一定要去跟徐家、盐帮争这个武林盟主之位呢?”

    他们相交多年,可谓相知极深,听说易麒麟和云晓濛将合力角逐武林盟主、副盟主之位,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屏州坪上原,颐王府及苦禅寺六百多人惨死,你可知是谁所为?”易麒麟突然发问。

    严沁河脸露不解之色,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答案:“听说是赟王府的人所为。”

    易麒麟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是赟王府、盐帮和九殿合力所为!”

    他这话说得非常笃定,毫没有回旋的余地。

    这不是他以往的作风。

    “这... ...这... ...张遂光竟如此胆大?他疯了么?”严沁河惊得瞪圆双眼,显然,易麒麟所言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易兄,此事可有证据?”

    “呵呵,这等秘要之事,他怎会留下把柄。就算有把柄,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拿到的。”易麒麟苦笑道,但他看向严沁河的眼神又浑不似在开玩笑。

    “若真如此,武林盟的确不能落入他的手中,否则,只怕要遗祸无穷。”严沁河抚着山羊胡子,一脸肃穆道,“不如,你到若州后,对徐啸衣说出此事。你们和徐家联手的话,盐帮胜算不大。”

    江湖上各大门派的实力虽皆各有隐藏,但大体是算得出来的。徐家的顶尖高手和一流高手数量远超其他门派,论实力,他们是当仁不让的排第一。

    其实,严沁河心里的想法是:若能说服徐家制衡盐帮,此事足矣。

    不料易麒麟又说了另外一件事:“徐家?你觉得徐氏三兄弟是安分之人么?徐家势大,若州对他们而言,实在小了一些。”

    “易兄,你这话里有话啊,还请详情告知。”严沁河努眉谓他道。

    御风镖局消息素来灵通,他也相信,易麒麟绝不会杜撰消息来诓他。

    “徐啸钰多少年没在江湖上露面了?”

    严沁河掐指算了算,回道:“少说也有十五、六年了罢。”

    “你觉得,他这些年在做甚么?”易麒麟又冷声问道,“当真以为他在家里躺着等死么?”

    严沁河额眉一抖,低声问道:“易兄究竟知道些甚么事?”

    严家虽是江湖门派,却多在宣州及周边州府活动,消息并算不得灵通。

    易麒麟低声回道:“这些年,他在暗里筹钱、养兵。”

    “徐家已有五千门客,他要这么多人做甚么?”严沁河奇道。

    见易麒麟若有所思地看过来,他才恍然大悟,惊道:“易兄的意思是... ...”

    见易麒麟点了点头,严沁河忍不住斥道:“徐家是疯了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