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华恩仇引 第一二三章 喜事来时不逢单

时间:2019-05-16作者:梅远尘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牧朝出行,必带两人,一个是卢剑庭,一个是周旭宽,他们皆是颌王府的护卫百夫。卢剑庭瘦高有须,剑眉朗目,言语跳脱风趣却从不失分寸,一身武艺虽比不上梼杌、重明等十大贴身护卫,却也相去不远,乃是个允文允武的妙人。周旭宽肤白微胖,行止老练稳妥却绝不沉闷,总给人一种睿智而内敛的感觉。有他二人随行,夏牧朝从未出过半点差池。

    驻地将军府的府卫,此时早已换成了夏牧朝从都城带来的内卫营兵卒。见梅远尘在府门前下了马,正牵着马行过来,一名府卫大声斥问道:“何人竟敢来此生事?”

    梅远尘怔了怔,执手答道:“烦请衙差大哥通报一声,便说梅远尘求见颌王殿下。”

    “你说甚么胡话!王爷殿下岂是你说见便能见的?去去去!速速退下,以免受了无妄之灾!”那府卫听他竟要见颌王,不住摆着手,大声斥道。

    “这...那你先去...”梅远尘本想让府卫去通报卢剑庭的,却听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远尘公子,你来了!”竟是周旭宽正从外赶回府。那府卫听得周旭宽这般唤梅远尘,已知梅远尘身份绝不一般,脸色不由地一萎,侧首紧张看向他。

    “周叔叔,义父在府上罢?”梅远尘转过身,迎上前谓周旭宽道。

    “呵呵,这个时点王爷自然在府上。走罢,我也正要去见王爷。”周旭宽一边行过来,一边轻笑着答道。那府卫见他在自己身旁顿住了脚步,吓得就要跪下,却听他正声说道:“你只管做好自己份内之事,莫要怕开罪了人。远尘公子是王爷的义子,你先前并不知情,谁也不会怪罪你。”说完便笑着带梅远尘往夏牧朝理事之处行去。

    驻地将军府是官邸而非郭子沐的私宅,是以府内修饰并不算精巧,自远不能与颌王府的景致相比。然夏牧朝来此间自不是为着赏景,此时他早已得悉宿州战况,知梅思源、徐定安皆伤重休养中,遂把安咸的文事武事都接了过去,亲自督办。自辰时起,他便一直在这正厅翻阅安咸郡内五品以上官员的档牍。他自都城远来,要想拿掉一个已盘踞此地多年的地头蛇,绝不是件易为之事,必先捋清自己手上有多少能够用上的力量。

    “王爷,远尘公子来了!”卢剑庭在院外执勤,见了梅远尘及周旭宽二人正行向此处,便快步进来报道。

    夏牧朝听了这话,抬起头笑了笑,把手中档牍放到一边,很快便见梅、周二人行到了厅外。

    “义父(王爷)!”他二人行过来,向案堂上的夏牧朝躬身执礼道。

    夏牧朝从座上走出,自拿了锦凳坐下,笑谓二人道:“此间又没外人,哪里来这许多规矩?拿了锦凳过来,我们坐下好好聊一聊。这宿州战事,皆是从战报得知,倒真想听你讲一讲!”后面那话,显然是对梅远尘说的。

    周旭宽却并未依言去拿锦凳,执手对夏牧朝道:“王爷,不如我先和剑庭去偏厅?我与他尚有许多事要商议呢!”

    “去罢!”夏牧朝自无不允。他二人已走远,见梅远尘仍是站着,一脸不喜,轻斥道:“怎还站着?拿了锦凳来坐下罢!”待他依言坐了下来,乃笑谓他道:“说说罢,你们是如何成就这大华五十年最辉煌一战?”就将兵战损而言,此次大华折损了三万五千余,沙陀折损了六万三千余,大华虽是大胜,却算不得太过耀眼。最紧要的是,沙陀举半国之兵来袭,八倍之于宿州守军,最后却被迫无功而返,这是大华近两朝以来所未有的大捷。

    梅远尘把此间诸事大致与夏牧朝讲了一遍,却刻意把自己一概功劳全数推给了易麒麟、易布衣、徐定安等人。待他讲完,夏牧朝看着他,轻轻叹道:“唉,远尘,你们父子二人皆厚善淳正,实在是当世之中难得的一股清流。”显然,自有旁的甚么人对他奏报过梅远尘的诸多功劳。

    “你在此战中当记首功,你若想入仕,这正是个绝好的时机,便是请旨封你个三品参将亦不是难事。”夏牧朝紧紧看着他,问道:“你可想好了?”

    大华官制,一年一小考,四年一大考。寻常武举入仕,前三甲顶多也就是个正六品的詹事,依每次大考皆绩优升迁半阶算,做到三品的参将最快也要二十四年!而梅远尘凭着在此战之中的功劳,轻易便能跨过这二十几年的校考,的确算得上是个极难得的机会。

    “义父,孩儿尚年少,当以受学为先。况此战之中,徐将军及诸葛将军、易老前辈、易布衣大哥皆是大有功劳之人,更不消说那些已战死的将佐。我断不能他们抢功!”梅远尘未忘却父亲的教诲,正色答道。

    夏牧朝听了,脸色欣慰之色渐盛,笑道:“你能作此想,义父由衷欣喜。远尘,你日后的成就,当不在思源之下!哈哈!”他之所以笑,一是替他高兴,二是替爱女高兴,“此间诸事皆已暂歇,你便先回都城去罢!”

    “回都城?”梅远尘有些懵了,心下暗暗嘀咕:“现在回都城?爹尚在重伤休养中,这时倒真不想回去!”

    夏牧朝亦知自己此言确有些突兀,乃接着言道:“思源伤重,我早已知,昨日便遣随行太医先一步赶往宿州了,你大可不必顾虑。父皇上月向江湖各大门派发出了官牒,令他们六月初六前派人到都城皆刺杀令。很多门派接了官牒便遣人出发,此时都城已集聚了很不少的江湖人士。我此次出来,身负重责,随行带来了王府的大半精锐,此时王府正是空虚之时。如此敏感时期,都城鱼龙混杂,难保不会出甚么岔子。我知你武功之高,只怕不在梼杌之下,江湖上已少有敌手,正好回去协助承炫料理府上诸事!”

    王府十大贴身护卫中,梼杌、应声、穷奇、华方及饕餮五人此次皆随夏牧朝来了锦州,且两大护卫百夫卢剑庭、周旭宽亦皆领了两队府中亲卫同行,留在都城的护卫高手仅余獬豸、庆忌、浑敦、诸犍、重明五人及杜翀、褚忠。平时倒也无妨,但近来从召入城的江湖高手越来越多,敌我难分,夏牧朝实在担心有歹人趁机行不轨之事。

    “啊?竟有这事?我却半点也不知!”那日梅远尘得夏承炫告知薛宁家中遇袭伤亡惨重,情急之下,次日一早便领着真武观二十四位师兄、师侄及海棠出发往锦州赶来,当时朝廷诏令江湖门派的官牒尚未传出,是以他于此事毫不知晓。这时听义父说王府中高手已出来大半,现下仅獬豸等七人留守,而都城又不知涌入了多少高手,实在担忧不已。旁的几人武功如何,梅远尘并不清楚,但獬豸他却是大抵知道的,而獬豸是府上排第四的高手,在留守的五大护卫中仅次于庆忌,由此也已猜得到这七人的高低。“倘使上次在芮府出现的那黑衣人要对承炫、漪漪行歹事,只怕以獬豸几人的武功,实在难以抵挡!这...这...承炫、漪漪及义母他们,可实在是危险至极了啊!”

    “远尘,你不愿回去么?”夏牧朝见他似在思虑着,半晌也未答应,乃问道。经由芮如闵寿辰夜遇袭之事,他已知自己这个看似年少的义子武功竟比梼杌还要高些,实令他诧异不已。他来此间,现下最紧要之事便是拿下赵乾明,而此事,梅远尘其实是可有可无的。而王府中却正缺一个顶尖高手坐镇,两相一较,自然是让他回都城更为合宜。

    梅远尘听义父再问,忙回道:“义父,我明日便回去!”他在安咸已待了二十几日,当办的事已办得差不多,原也该回去了,何况王府还面临如此险境!

    “呵呵,也不需这般着急。我已遣人去唤云鸢、傅惩他们,想来梅府在外之人,除却思源,明日便都回来了,你们便再吃顿团圆饭罢!”这一切,夏牧朝早已计定。

    梅远尘听义父竟先派人叫回梅府众人来与自己团聚,实在是意外之喜,当即重重点头。

    “对了,有一事竟险些忘了告于你知!”夏牧朝想起一事,笑着说道:“承炫与芮家姑娘的姻亲已定下,待我料理完此间之事,回都城了便给他们办喜事。”

    芮图贤原以为父亲及二弟被害后,芮府声势急坠,那是万万高攀不起颌王府的,没想到夏牧朝却在芮如闵头七过后登门求亲。家门已是极度不幸,却又忽然出现如此转机,他自然不敢放过,当即便应承了下来。

    “啊!那可真好!想不到承炫和芮姑娘却快要成亲了!”梅远尘向来视夏承炫如他亲兄,知他好事将近,一时有感而发。

    夏牧朝也哈哈笑了两声,忽然似笑非笑地盯着梅远尘,谓他道:“我已与你母亲商议好,他二人完婚之日,亦是你与漪漪、海棠成亲之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