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宋末之乱臣贼子 第九百四十章 封爵

时间:2017-11-07作者:堕落的狼崽

    兰蔻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李璟正端坐在不远处的书案上,好像是在看着什么,又在写着什么,当下忍住身上的酸软爬了起来,穿上衣衫,走了过去。

    “陛下,夜色已深,怎么不休息了?”兰蔻有些担心的说道。

    “本来开国的时候就应该册封功臣,因为征讨西夏的缘故,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不能再拖下去了。”李璟看着面前的一些名单,忍不住摸了一下眉心,册封功臣不仅仅是根据皇帝的喜好,更重要的是功绩,若是没有功绩,就算是册封高位,不仅仅是会影响朝局的稳定,更是会影响李璟的声望。这里面涉及到各个方面,李璟不得不认真考虑。

    “文臣武将,河东派、关中、汴京等等都是需要考虑的。”兰蔻紧了紧身上的衣袍,索性的是气温上升,大殿内暖和了许多,兰蔻身上还残余着一丝清香和欢好后的气息,只是这个时候兰蔻没有询问多少,只是让外面侍候的宫女准备一些八宝粥来。

    “现在就册封他们高位,日后等天下太平日后,朕将如何册封他们?”李璟摇摇头,兰蔻看了李璟面前的纸张一眼,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不少的自己,诸如李乔、李甫这样的李氏族人,赵鼎、王璞、耶律大石这样的外戚,还有张孝纯、林冲、武松这样的从龙之臣,也有伯颜、萧巍哥这样的异族大将都在上面,甚至杜兴、陈龙、乔郓哥这样的人也在上面,但是谁在前面,谁在后面都是有计较。

    “臣妾是女人,并不懂这些,但是知道有功必赏,有过必罚,陛下若是不封赏,这些大臣们如何为陛下效忠呢!至于是不是天下太平,臣妾却以为不必考虑这些,陛下龙精虎猛,这里面的大臣多年长陛下,日后等到他们老的时候,爵位也是由子孙后代继承,陛下现在给予的就是给他们子孙后代的恩典。”兰蔻想了想说道:“实际上陛下所封赏的这些人,所建立的功绩世人都看在眼中,谁也不会说什么。臣妾听说,当年太宗皇帝曾经建立凌烟阁,立二十四位功臣图像,陛下何不效仿之?”

    “当年跟随太宗皇帝身边,建立功勋的何止二十四人,而且这凌烟阁后来连掌权太监都能进入其中,何其荒谬。”李璟摇摇头,他最后还是在上面写了起来。

    兰蔻扫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任城郡王李乔、彭城郡王李甫、赵国公公孙胜、郑国公赵鼎、凉国公张孝纯、英国公林冲等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公侯伯子男总共是五个爵位,虽然李璟不想册封别人为王,但是既然封了李乔为宗正,就不得不册封他为王,但是李氏宗族也仅有这两人为郡王,至于其他人公孙胜、赵鼎、林冲等人都是跟随李璟身后立下战功,或者是在大唐建立的时候,起了很大作用的人物,李璟也纷纷裂土封公,酬劳其功劳。

    李璟越写越快,到底是按照兰蔻的建议,册封王者两人,封公者十八人,封侯者诸如花荣等等也有二十二人,封伯者三十六人,其他的诸如子男者更多,加起来合计一百八十一人,几乎囊括了跟随李璟所有的有功人员,当然,除掉前面七十八人外,其余的人也就是地位上显得比较尊贵而已,真正的俸禄和权力之类,却是差了许多。

    李璟又在上面排了一下,有些人更换了一些次序,然后再让那些内侍们将准备好的圣旨呈了上来,准备填上姓名。圣旨文章都是政事堂拟定的,李璟只需要写上姓名和爵位,然后用上大印,一道圣旨就算出现了。

    “陛下,不如吃点八宝粥,再填写也不迟。”兰蔻这个时候捧了一个小碗走了过来,看着一边的圣旨,有些怜惜道:“陛下也真是的,这册封大臣,今日也可以册封,明日也可以,何必非要今日大封群臣。”李璟刚刚班师回朝,昨天晚上大宴群臣,再过两个时辰,恐怕又要上早朝。

    “人家为了大唐皇朝奉献自己的生命,为的不就是封妻荫子吗?现在不封赏这些人,日后谁还会为你卖命。你先去休息吧!”李璟三两口就将八宝粥吃了下去,对兰蔻说道:“天下还没有平定,还需要这些人替我李家卖命呢!只要是人都是有私心的,这些人虽然是如此,但是私心还是有的。”说完后,又取了朱笔在圣旨上填了起来。

    等到清晨的时候,李璟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朱笔,站起身来,望着窗外,虽然天还没有亮,可是皇宫之中,宛若白昼一样,灯火通明。

    “陛下,洗漱时间到了。”休息了一个晚上,经过一番滋润过后的兰蔻,无疑是到了最美丽的时刻,她领着几个宫女端着脸盆走了过来,自己亲自给李璟梳头束发,李璟洗漱之后,天边已经有了一丝亮光。

    “今儿个天气不错,正好又是册封大典,双喜临门。”李璟做了一个扩胸运动,说道:“昨晚李甫大学士在政事堂值班,去给他送上一碗小米粥,小米好啊!”

    “是。”身边的宫女不敢怠慢,赶紧退了下去。

    “李氏族人不少,陛下仅仅只是封赏了李氏兄弟,难道不怕其他人闹事吗?”兰蔻大量着圣旨一眼,见排在上面的正是李氏兄弟,忍不住好奇的询问道。

    “没有为朝廷立下功勋,也想封爵位?真是笑话。”李璟张开双手,身边的宫女开始为其穿上龙袍,兰蔻也在一边帮忙。

    “那是。听说屯田使半年都没有回家了,可是妾身在上面没有看到他的名字啊!”兰蔻忽然迟疑道。

    “一个企图暗算朕的人,若不是看他有点用处,朕早就杀了他,还想封爵?倒是识相的很,还知道表现一番,他若是在京师,恐怕就下了大狱,甚至去和李霄陪伴了。”李璟冷森森的说道。他看着远处的琉璃镜,暗自点了点头,穿上龙袍倒是有几分气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