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胎三宝:总裁大人请关门! 第486章:失忆?

时间:2018-06-20作者:灼年

    ,精彩小说免费!

    思颜连忙将饭盒放了下来,迎过去急声问道:“医生,我同学他怎么样了?”

    男医生的眼睛里充满了疲倦,声音平淡不已,“他被救了过来,不过受伤比较重,大腿骨折和右手骨折,头部也受到了一定的撞击。虽然保住了命,但是我们不能保证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思颜的脸色煞白,后遗症……

    如果邵宇阳的腿跛了,那么她怎么过意得去?

    “谢谢医生,您辛苦了。”思颜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看着被推出来的邵宇阳。

    他的头部被白纱布包扎得像一只粽子,右手臂、右腿上都打上了石膏板,脸色苍白,脸上还有一道深深的划痕……

    “邵宇阳……”思颜轻声地叫道,跟着活动病床走。

    “他会在一个小时后醒来,如果有不良反应,记得按床铃。”护士们将病床推到了一间vip室后交待思颜。

    思颜点头,一会儿的功夫,病房里只剩下她和两个哥哥了。

    “妹妹,不如请个护工来照顾他吧?”言哲看着那脸色苍白的邵宇阳,不由得建议说。

    思颜摇头,“暂时不要吧,还得等他醒来再说。”

    “难道你打算在这里照顾他?妹妹,你别忘记了,你要上课,而且……”阳帆皱眉,不悦地说,虽然邵宇阳是为了妹妹才变成这样,但是他更不想让思颜内疚而照顾邵宇阳。

    而且妹妹从小生活在富裕家庭中,照顾病人这种活,可不是她能做得来的。

    “那就等邵宇阳醒了再说吧,妹妹,你也不要太内疚,这种事谁也不想。”言哲安慰着思颜,让她放松一点。

    半个小时后,邵宇阳醒了。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言哲三兄妹在看着他,他的心猛然地一跳,想坐起来,却感觉到全身疼痛无力。

    特别是头部,像有千万支针扎在里面一样,疼痛不已。

    “你别乱动!”思颜见状,连忙喝住了他。

    “你现在需要卧床静养,医生说过你得呆上数天才能起床。邵宇阳,你现在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吗?”言哲问道。

    邵宇阳看了看言哲,目光落在了思颜的身上,“你们……是谁?”

    什么?

    思颜等人明显一愣,邵宇阳这是什么意思?

    “我在哪里?医院?我……这是怎么了?”邵宇阳皱皱眉,“我是……我是谁?”

    “邵宇阳,你该不会失忆了吧?”阳帆不可思议地看着一脸茫然的邵宇阳,看向了思颜。

    思颜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邵宇阳失忆了?

    她手脚有些软,伸手按了床铃之后,医生马上赶了过来。

    邵宇阳依旧保持着一脸迷茫,配合着医生做检查,他的心里有些难受,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让思颜跟他在一起吧?医生检查了一下邵宇阳的情况,十分钟后,他看向了思颜,“这情况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他的头部被撞击过,可能会引起短暂的失忆。一般情况下,等他脑部的一些小淤血被吸收之后,他才可能会想起以前

    的事来。”

    “医生,他这个情况——会有可能永远失忆吗?”阳帆小心翼翼地问道。

    “有可能……这种情况也说不准的,不过他能在半个小时内醒来,那就非常不错了。你们让他的家属赶紧过来吧。”医生交待完之后就离开了。

    思颜看着一脸迷茫的邵宇阳,欲哭无泪,“邵宇阳,你……你记得我吗?”

    邵宇阳迷茫地看着思颜,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喃喃地说道:“你是……思颜?”

    思颜一听,顿时高兴不已,“是啊,我是思颜……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了?想想看,你的爸爸妈妈叫什么?他们的手机号码呢?”

    思颜其实在一个小时前就打电话从老师那里要来了邵宇阳家属的电话,并且通知了邵宇阳的情况。

    一个小时过去了,居然没有人来看邵宇阳。

    “我记得你……可是……其他人……我不记得了。”邵宇阳看向了言哲和阳帆,轻声地说道。

    言哲和阳帆对望了一眼,有些意外和迷惑,邵宇阳能想起思颜,为什么想不起他们?

    他们好歹跟思颜长得差不多啊!除了性别不一样多外……

    “那你记得你的亲人吗?你的舍友呢?”思颜的眼中充满了期盼,希望他能记得起自家人。

    邵宇阳努力地回想着什么,眉头一拧,有些痛苦地说:“我……我不记得了!”

    这时门被人敲响了,有人推门而入,却见一个中年妇女站在那里,脸色冷淡不已。

    “邵宇阳在这里吗、”中年女人问道。

    “邵宇阳在这里,你是……”思颜站了起来,看着那冷漠走进来的女人,心里有些奇怪。

    这是邵宇阳的妈妈吗?可是看样子不太像,哪有母亲在这样的情况那么冷静的?

    邵宇阳躺在床上,呆滞地看着走到床边的女人。

    “宇阳?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读书读得好好的,怎么出了车祸了?”女人的口气非常不善,冷漠中又带着责备。

    言哲三人对望了一眼,感觉到万分奇怪。

    “阿姨,您是他的……”

    “我是他的婶婶。”女人冷淡地扫了一眼发问的思颜,厌恶地扫了一眼床上的邵宇阳,“这些年来,你吃住都在我们家,现在又出车祸,要不是你叔叔让我过来,我才懒得看你一眼,真是惹事精!”

    “你……你是谁?”邵宇阳茫然地看着那个女人,眉头拧了一下,“我不喜欢这个人……思颜,你……你请她出去。”

    听了邵宇阳的话,女人勃然大怒,“邵宇阳!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畜生……”

    “这位女士,宇阳需要安静的环境,请你不要在这里吵闹。”言哲虽然不喜欢邵宇阳,但是也看不习惯这种刁蛮的女人,便开口制止道。

    “呵,真是……谁撞了他,你们就让谁负责!”女人冷冷地扫了一眼言哲,转身离开了。

    思颜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个女人真是邵宇阳的婶婶?

    邵宇阳的父母呢?他的婶婶怎么能这么冷漠?

    言哲和阳帆对望了一眼,温和地对邵宇阳说:“邵宇阳,你是我妹妹的同学,你叫邵宇阳——你不记得了吗?”“我……我不记得自己是谁。”邵宇阳皱眉,声音有些虚弱,“我的头……好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