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抢个女贼当老婆 第109章 漏网之鱼很凶猛

时间:2018-01-17作者:火熄余灰

    下午放学回家,杜洛一路上都没吭声,不斩草除根是不行的,只能是盼望能抓到活口,审问出幕后主谋。

    晚饭时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饭,杜洛还喝了瓶啤酒,吃饱喝足上楼打算写作业,就当他走到楼梯拐角的窗前时异变突起。

    “哗啦……”

    一面玻璃突然破碎,一颗子弹飞射而入,正中杜洛身体,他身子直接被打的往后倒飞,翻过楼梯扶手重重摔倒在地。

    “啊……”

    跟在他身后要上楼的肖芸儿尖叫出声,杨巧云一拽她的胳膊躲在墙后,大喊出声,“是狙击手,都躲起来。”

    “洛儿……”

    肖奇媛不顾一切的冲向杜洛,眼泪止不住的流淌而下,已经在三楼的肖婉约出现楼梯口,看到玻璃窗碎裂,杜洛躺在地上,身上还有血迹,一下都傻了。

    “洛洛……”她也不顾一切的想往下跑。

    就在这时,杜洛跟诈尸一样的跳了起来,“都躲起来!”

    他嘴里大喊出声,一跃而起跳上楼梯拐角,竟然凶猛的撞碎了窗户冲了出去,碎裂的玻璃窗和他几乎一起坠落地面,下一刻他猛蹬地面如猎豹般冲了出去。

    数百米外的一棵树上,一个衣着很普通的男子正在快速拆解一把狙击步枪,将零件放入一个手提箱里。身材矮小消瘦,皮肤黝黑,虽然是亚洲人,可一看就是来自东南亚。

    他的动作很快很熟练,装好拆解完毕的狙击步枪就要跳下树逃离,却惊愕的看到一身血迹的杜洛正在以非人的速度冲向这棵树,不止是杜洛,隔壁别墅段冷雪拎着唐刀也从窗户跳出,面无表情急速奔驰,披散的长发背后如披肩般飘荡,杀气腾腾。

    狙击手的眼珠都要鼓了出来,他毫不犹疑的扔掉箱子跳树,人还没落地,杜洛就已经飞起一脚踹在他腰上。

    “咯嘣……”

    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被踹的家伙直接飞出去十多米远坠落地面,重重摔在刚抽出嫩芽的花丛中连续打滚,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家伙也算是条汉子,停止翻滚后忍痛从腰间拔出手枪要瞄准杜洛,就算是死也要拉他垫背完成暗杀任务,可段冷雪已经到了,随着唐刀扬起,冷光闪过,一声凄厉的惨叫传遍整个小区。

    “啊……”

    一只还握着手枪的胳膊飞起,鲜血喷溅,染红了段冷雪的裙摆,她目无表情,一只脚才在他胸口,双手握着唐刀再次无情劈下。

    “啊……”

    又是一声凄厉惨叫,狙击手另外一条胳膊也离开身体,杜洛已经到了近前没有阻止,有巡逻保安赶来,看到这一幕都要吓疯了,赶紧报警。

    “谁雇佣的你们?”杜洛询问出声。

    “杀了我!”

    对方硬气的没回答,杜洛嘴里淡淡出声,“左脚。”

    段冷雪毫不犹豫的侧移,再次挥刀,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回荡,几个保安吓得掉头就跑,一个家伙吓得腿软,直接在地上爬,已经吓尿了。

    这时肖婉约和杨巧凤从别墅里跑出来,杜洛一摆手,“别过来。”

    说完看着狙击手,“不说的话,一块一块的砍了你,放心你不会流血过多死的。”

    下一刻他拔出金针弯腰,在对方三处伤口各插了一根金针止血,嘴里冷漠的再次出声,“右脚!”

    段冷雪毫不犹豫,双手持刀挥刀就砍,吓得狙击手尖叫出声,“我说……”

    杜洛伸手抓住了砍下的刀背,阻止了这家伙又被砍断一只脚,冷漠的看着他等待答案。

    狙击手的脸已经扭曲煞白的说道,“我不知道名字,听我们团长说是一个很壮难看的女人,他看了都恶心。”

    杜洛立刻知道了,是项老板的前妻郑爽妹,没想到她还能凑到钱雇一个队伍来干掉自己,右手立刻捂在狙击手的脸上,阴森邪恶的黑血双瞳出现,嘴里还发出生涩难懂的咒语,犹如恶魔在呓语,周围的温度都开始下降。

    “你要干什么,我都……我都说了啊……”

    狙击手的哀嚎没有丝毫作用,无力阻止凄惨的事情发生,只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被拽离身体,甚至看到了自己凄惨的模样。

    随着杜洛咒语加快,他的手缓缓抬起,狙击手已经双眼爆鼓没了反应,艰难咽下最后一口气,一团几乎透明的虚幻物质从脑中飞出,无法逃离杜洛手心。

    杜洛猛的将手一番,那物质形成一团小火苗般的形状,随着杜洛双眼发出的光芒照射上去,还在逐渐被压缩,那就是狙击手的灵魂,正在被杜洛制成鬼灯的灯芯。

    段冷雪一边反应都没有,她弯腰从尸体上拔下三根金针静静等待,直到那团灵魂火焰被压缩成烛光般大小的阴森冷色小火苗,杜洛的咒语这才停止,双眼也恢复正常。

    他站起身,歪头看着段冷雪,突然将鬼灯灯芯按在她额头上,嘴里阴冷的咒语再次响起,段冷雪身子一颤,没有抵抗,而是将刀往地上一戳,张开双臂配合。

    天空明月高悬,地面杜洛和段冷雪全都是一身血迹,地面还有一具残尸,形成凄美的画面。

    杜洛是在给段冷雪续命,以别人的命延长段冷雪的命,却只能延长不多的时间,原本打算晚些时候在这样,可今天有人送上门找死,那就收下这条命了。

    随着咒语消失,杜洛收回手掌,段冷雪雪白的额头上多了一个青色小火苗图案,这个图案慢慢在变淡消失。

    警笛声响起,却只是在小区外,没有警察进来,杜洛心里明白,监天府肯定派人监视自己呢,肯定是他们阻止警察参与此事。

    果然,很快警笛消失,一辆车开了进来,直奔出事的地方,杜洛已经把装着狙击步枪的箱子拎来扔到尸体旁边。

    车在不远处停下,下车的是独狼,夜枭在车上没动,他扫了眼尸体又看向一身血迹的杜洛和段冷雪,惊讶询问。

    “你俩都受伤了?”

    杜洛咒骂出声,“她没有,我特么挨了一枪,草特么的!”

    说完这才想起自己受伤了,将鲜血浸湿的睡衣脱掉一扔,左心口被打了一个洞,却没击穿骨头和心脏,被骨头卡主,血依旧在流淌,不过不多。杜洛低头看了眼,抬右手伸出一根手指,伸进左侧胸肌的破洞里抠啊抠,把一颗子弹头抠了出来随手一扔,手指又在周边连点几下止住鲜血。

    没一枪打死他,那是因为他的身躯远比正常人强悍,骨骼更硬,肌肉更坚韧,加上六七百米的距离,换成其他人早就被爆了心脏。如果当时狙击手枪法好选他眼珠,而不是选择把握更大的心脏,就算是杜洛没防备下也得被一枪爆头。

    就算是这样,也看的独狼牙酸,赶紧说道,“我们队长很快就来,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这里交给我。”

    说话间警笛声再起,这次不是当地派出所,而是市局的刑警队,他们负责封锁现场,杜洛拉着段冷雪往别墅走,走两步回头看向独狼,“你叫什么?”

    独狼咧嘴一笑,“我叫王博,比你大一岁十九了,别忘了哦。”

    “忘不了!”

    杜洛挥挥手就走,虽然没被一枪干掉,可也够疼的,看到一些邻居站在窗口观望,他有点挠头,看来得想办法搬家了,要不然早晚把这些邻居吓死,人们肯定背后骂大街。

    捂着胸口往家走,一群女人全都跑了出来,肖奇媛流着眼泪带着哭腔询问,“你没事吧?”

    她是真心疼,看到杜洛中枪倒地的那一刻,感觉心都咬碎了,仿佛自己一下失去了一切。

    肖芸儿更是泪眼婆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紧紧的抓住杜洛左手,肖婉约还淡定些,低语道,“先让他进屋,把医生叫来。”

    众女簇拥着杜洛进入屋内,杜洛脱掉染血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当她们看到他胸口被打出一个洞,虽然心疼,可总算是放了点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