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抢个女贼当老婆 第28章 疯狗又乱咬 第9更

时间:2018-01-17作者:火熄余灰

    杜洛来到二楼,刚站到第一个房门前,旁边房门打开,肖婉约扶着墙走了出来,她刚要张嘴,杜洛开门进入房间里,嘭的一声关闭房门。

    肖婉约气的扬起拳头,她也是不吃亏的住,如今还是主场,更不怕杜洛。手放在房门把手上,拧了一下发现没反锁,开门进去了。

    进去后就有点辣眼睛,杜洛已经脱掉了破旧道袍,正在脱秋衣,露出结实的肌肉,上面疤痕纵横。

    “你个暴露狂!”

    肖婉约虽然是在呵斥,可眼睛没有离开杜洛的上身,对他流线型的肌肉没兴趣,而是疑惑的看着一身疤痕,尤其是胸前长长的三条疤痕,是从肩膀斜着向下,穿过左胸延伸到下方消失不见。

    她好奇的走到近前,伸手一指,“怎么弄的?”

    杜洛淡淡回应,“九岁那年跟山豹单挑搞得,那头山豹的肉滋味不错。麻烦你出去行不?我要洗澡!”

    “九岁?跟山豹单挑?”

    肖婉约惊愕出声,杜洛直接坐下脱裤子,她这才赶紧背过身去,开口说道。

    “你今晚就住这里,我知道你父亲外面还有栋房子,以前是养情人用的,我把那不要脸的女人赶走了。你住这也不方便,明早……”

    话没说完听到了浴室门重重关闭,又把她火气挑起来了。这辈子都没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过,也没像在山上那么被人侵犯过,前后的差距太大,让她有点接受不了。

    她干脆不走了,气呼呼的坐下,一股怪味传来,见是杜洛的衣服鞋袜,坏笑一声全都收拾拿走,到院子里给烧了

    回房间换了身睡裙,摸摸自己被杜洛手指戳过的地方还很疼,她又感觉烧了衣服也不解气,出门想去杜洛的房间搞事情,却看到家里的私人医生来了,赶紧去询问情况。

    杜洛洗完澡站在镜子前,看着发髻解开后披散的长发,想起师傅临终前的话语。自己尘缘未了,一旦下山就是还俗的那一刻,叹息一声从房间里找来一把剪刀,开始对着镜子剪头发。

    长发一缕缕的掉落,代表跟苦难的十三年一刀两断,开始新的人生,刚剪了一半,房门被猛的推开,肖婉约又跑了回来,无视浴室门开着,杜洛只穿小裤头,张嘴喝问?

    “我姐真中毒了?”

    杜洛无语的翻白眼,“你想干嘛?我可没穿衣服。”

    手不停继续剪头发,没学过剪发,剪的跟狗啃的一样。

    焦急的肖婉约已经无视了一切,闯进浴室,再次娇声喝问,“老娘问你话呢。”

    “她确实中毒了,三天后必死,看来是有人不想让她活。我父亲的死,恐怕也没那么简单,麻烦你给一份我父亲的仇人名单。”

    “没开玩笑?”肖婉约眨着大眼睛询问。

    “验血多简单的事,让你姐去医院啊。”杜洛没好气的回应,加快了剪发速度。

    “医生已经采集血样走了,明早就有结果,你要是敢吓唬我们,跟你没完。”

    肖婉约扬扬拳头想走,杜洛却剪完头伸手关上了浴室房门,嘴角上挑。

    “哥正心情不好呢,威胁完想走啊?”

    肖婉约话不多说,一个撩阴脚踢向他裆部,脚腕却被杜洛一把抓住。另外一只脚毫不犹豫的一跃而起,斜踢他的脖颈,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杜洛左手一翻又狠狠的抓住了这只脚的脚腕。

    这下可好,两个脚腕都被抓住,肖婉约的上半身重重趴在了湿漉漉的浴室地面,很是狼狈。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穿着睡裙,双腿被杜洛举着,上半身趴在,睡裙下摆立刻掀起,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丁字裤,你还够闷骚的!”

    听到杜洛的话语,肖婉约要疯了,感觉到了身体接触到浴室里潮湿的空气,双腿挣扎无法摆脱掌控,扯着嗓子大喊。

    “姐,救命啊,你儿子耍流氓……”

    靠

    杜洛脑门青筋直蹦,赶紧撒手,肖婉约一下趴在地上,多肉的部位荡漾,杜洛看直了眼睛,呼吸粗重。

    肖婉约赶紧爬起来伸手放下睡裙,身上还沾了不少杜洛的头发,眼睛已经喷火,挥拳砸来。

    杜洛下意识的抓住她手腕,将她顶在墙上,两人身体紧贴,肖婉约才意识到杜洛身上只剩一块布,自己穿单薄睡裙,而且不是他的对手。

    “我看你是不疼了,想再来一下,这次哥可不用手指。”

    肖婉约露出惊慌神色,就在这时肖奇媛开门进来,看到浴室的一幕,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们在干嘛?”

    杜洛赶紧撒手后退,拿起浴巾裹在腰间,肖婉约手指他告状。

    “姐,这就是个臭流氓,跟他爹一样好色,赶紧让他滚蛋……”

    杜洛脸色一沉,“说我可以,别带上我爹。我在这洗澡,是你跑进来骚扰,想勾搭我不成,这就变陷害啊?你放心,对你这种老女人,哥不感兴趣。”

    “你敢说我老?我掐死你!”

    肖婉约伸手掐住杜洛脖子,杜洛也不示弱掐住了她雪白脖颈,肖奇媛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要炸了,尖叫出声。

    “都住手,不嫌丢人啊?婉约,回你房间去,不许再进这个房间。”

    杜洛先松手,肖婉约松手时一个膝顶再次袭击他的裆部,杜洛微微一侧身让她顶在大腿上,却顺势捂着裆躺下。

    “疼死我啦,完啦,一天被你踢两次,这次是真废了……”

    一边嚎叫一边满地打滚,肖婉约只是感觉到膝盖顶到东西,不知道顶的哪里,一下傻了。肖奇媛因为角度问题只看到妹妹拿膝盖顶他,也不知道只是顶到大腿,慌乱跑到浴室里蹲下身。

    “婉约,你干什么,这孩子够可怜了,你还欺负他。”

    “我……我哪欺负他……是他老欺负我……”

    肖婉约弱弱的发出话语抗辩,可又不能帮着杜洛揉那里,也怕真废了他传宗接代的物件,变得有点慌乱。

    “扶他起来,赶紧送医院!”

    肖奇媛伸手搀扶杜洛,肖婉约也赶紧帮忙,杜洛却一摆手,“不用去医院,我自己会治,你俩赶紧在我视线里消失。”

    说完他故作痛苦的往外走,俩人搀扶他来到床边,他一下躺在柔软大床上,喘着粗气说道。

    “我要检查了,你们要看啊?”

    没人想看他那里,肖婉约立刻往外走,肖奇媛担心说道,“你先看一下,不行咱们去医院,我在门口等。”

    姐妹俩走了出去关上房门,杜洛立刻脸色正常,起身又去浴室冲了下身上沾的头发,再出来时才发现自己衣服鞋袜全没了,脸色立刻真的难看,腰上裹好浴巾,怒气冲冲的开门。

    “我衣服呢?”

    姐妹俩就在走廊里,肖奇媛正在训斥肖婉约,肖婉约跟小孩一样低着头,听到杜洛的喝问,两人同时抬头。

    “就知道你在装蒜,根本没事。”肖婉约傲娇的发出话语。

    “我衣服呢?”杜洛瞪眼询问。

    肖婉约一仰俏脸,“那么臭,我都给你院子里烧了。”

    “尼玛啊!”

    杜洛直接爆了粗口,把姐妹俩吓一跳,他从两人中间穿过,穿着拖鞋,裹着浴巾,光着膀子跑到院子里。

    姐妹俩意识到烧了他重要东西,要不然不会发怒,赶紧追了出来。现在可是大冬天,她俩也只是家居服,到门口就冻的够呛,没敢出去,看着杜洛在灰烬里翻找。

    肖奇媛这才看到杜洛身上遍布的疤痕,就算不是她的孩子,还是看的有点心酸,赶紧去拿厚衣服,自己披上一件,跑出去要给杜洛披上,杜洛却阴沉着脸走了回来。

    他手里攥着一些东西,恶狠狠瞪了一眼肖婉约,“臭娘们儿,咱俩没完!”

    说完拒绝了肖奇媛披上衣服的好意,气冲冲上楼,重重的关上房门,这次没忘记反锁。

    “哎……”

    进屋重重叹息一声,衣服里有师傅传给他的遗物,摊开手掌,只剩下八根长短不一的金针,其他的全没了。

    好在其他东西价值不大,却是他对过去的回忆,现在再也看不到了。

    “人家是斩断尘缘,我特么是斩断道缘,命该如此,算了!”

    只能是如此安慰自己,紧跟着做出绝对会让人惊愕的事情,竟然将八根金针全都插进了左胳膊里面,还是斜着全都刺入皮肤下面,只留下很短的尾部,扑倒在柔软的大床上睡大觉。

    杜洛五岁后的记忆里,从没睡过这么柔软的床,很快进入梦乡,睡得很是香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