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抢个女贼当老婆 第4章 我都怕自己

时间:2017-12-26作者:火熄余灰

    熟睡中鼻孔痒痒想打喷嚏,杜洛猛然睁眼,看到肖婉约坐在床边,拿着一缕断发在逗弄自己。

    他突然睁眼把肖婉约吓一跳,下一刻更是惊慌,杜洛抱住她的腰,直接掀到大床上要压住,动作一僵,肖婉约手里出现匕首,放在他脖子上。

    “你再动下试试?”

    “靠!”

    杜洛没好气的嘀咕一声,“你怎么进来的?”

    肖婉约露出得意之色,“这天下间就没我打不开的门。”

    说完脸色一沉,“血液检测报告出来了,我姐血里有毒素,无法确认具体毒性,医院不敢贸然使用解毒剂。你既然说能治,赶紧给她治了吧。”

    “哈!”

    杜洛干笑一声,“你说治我就治啊?”

    说完起身走向衣柜,打开后看到里面有不少父亲之前的衣服还没处理,都是崭新没穿过的,开始一件件拿出来试穿,都是名牌货。

    肖婉约着急走到近前,脸上露出讨好之色,“别这样嘛,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不能见死不救。”

    杜洛脸色一沉,“我和你们从来不是一家人,以前不是,今后也不是。”

    肖婉约讨好的脸色也消失不见,扭身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杜洛穿衣服,嘴里阴沉说道,“那就说出你的条件。”

    “呵呵,我要你……”

    杜洛的话让肖婉约一愣,脸色立刻难看,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只要治好我姐,我就是你的。”

    “你没那么值钱,我要你到时给我应得家产就行了。”

    他话锋突然改变,气的肖婉约差点没吐血,手扶胸口顺气。

    “咦,你看来很失望的样子?”

    肖婉约气急败坏的娇呼出声,“去死吧你,你要了那些股份也没用,公司都快破产了。”

    “就算那些股份一分钱不值,那也是我的,谁也别想吞了。”

    杜洛说完快速穿好衣服,稍微有点肥大,却不影响,鞋也正合适,选了一身亚麻色休闲服。虽然显得有点老成,可人靠衣服马靠鞍,立刻变成帅小伙。

    “我爹埋在哪?我去给他上柱香,回来在给你姐治病,你们准备好相关手续。”

    “我带你去吧。”

    说话间肖奇媛推开房门走进来,不满的瞪了眼肖婉约,又看向杜洛,“既然你想要遗产,那你父亲名下一切我都给你。不过有件事要说清楚,他名下虽然财产不少,可债务同样挺多,你得一起扛着。”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掷地有声的话语却遭来肖婉约看白痴的眼神,肖奇媛苦笑一声,示意他跟着下楼。

    楼下已经准备好早餐,三人简单吃了些,肖婉约开车带着两人直奔墓地。

    肖奇媛依旧是一身包裹身躯的黑色裙装,这次的布料很厚,上身还穿了件黑色貂绒外套,长发盘起依旧戴白花,显得端庄高贵。

    肖婉约则随便得多,浅蓝色牛仔裤紧包长腿,一双白色运动鞋,上面是浅蓝色毛衣,棕色外套仍在副驾驶座椅上。左耳戴了一个银色大耳环,嘴唇涂成淡紫色,嘴里嚼着口香糖。看似随意的打扮,却依旧透着致命的诱惑。

    杜洛审视跟自己一起坐后面的肖奇媛,暗叹父亲有眼光,这样的大美女确实值得抛弃一切拥有,却想起了肖婉约的话。

    他犹豫下问道,“你和我父亲是假结婚?”

    肖奇媛淡淡一笑,“听婉约说的吧,她就爱嚼舌根。我和你父亲确实是因为一些原因假结婚,他图财,我图个安静,我俩相安无事,没想到平安了十三年,新年刚过就开始出事。”

    这话听得杜洛撇嘴,自己老爹也是够够的,大美人没碰到,为了钱就不要儿子了,真扯淡!

    “把手给我,给你号脉。”

    听到杜洛的话语,肖奇媛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胳膊,杜洛让她将洁白手腕枕在腿上,手指搭在上面。

    肖奇媛看到奇怪的一幕,只见杜洛两根手指在自己手腕上快速颤动,手腕皮肤跟着抖动。一股热流竟然进入手腕中,沿着胳膊一直进入身体,很是舒服,差一点低吟出声,赶紧轻咬嘴唇,可那副表情让杜洛大呼受不了。

    那股热流周身运转一圈又消失不见,杜洛收回手指,她心底竟然生出有点失望,希望他把手指放在手腕上久一点,再次体会那舒服感觉。

    侧头看向杜洛,发现他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心中一紧,“有什么问题吗?”

    杜洛吧唧下嘴,“毒性没侵入心脉,还有救。不过你太久没房事了,心火积淤,月事混乱……”

    肖奇媛脸色一红,赶紧打断他,“瞎说什么,解毒就行了,小孩家家的,别的少操心!”

    杜洛一耸肩不说了,他很肯定自己老爹确实是和肖奇媛假结婚,眼前这美妇人竟然洁身自好,多年来都没找男人,难能可贵。

    可他还是忍不住说道,“你生过孩子,多大了?”

    肖奇媛惊愕的张大嘴,“这你也能看出来?”

    杜洛立刻嘚瑟起来,“当然啊,我学的可是八震猎脉术,顶级的诊脉方法,现如今会这种诊脉手段的不超两人。”

    “不装逼你会死吗?”开车的肖婉约忍不住嘲讽出声。

    杜洛立刻怼了回去,“你是人形自走逼好了吧,坐那就是很大一个,等着被人……”

    “你这孩子,又瞎说!”

    肖奇媛伸手拍他腿阻止胡说八道,赶紧转移话题,“我有个女儿,她十六了,现在读高中在学校寄宿,周五晚上才回来。”

    就在这时开车的肖婉约用力一拍方向盘娇喝出声,“那该死的混蛋就该判死刑,现在出狱了想要回孩子,做梦呢!”

    “闭嘴,这是我的事,你少参与。”肖奇媛立刻呵斥。

    杜洛的眼睛一眯,看来肖奇媛现在麻烦不少的样子。

    “你多大了,在哪上学?来我这不耽误学业吧?”肖奇媛又开始转移话题。

    杜洛眼神黯淡,“我十八了,没上过学,不过师父从小教导,也识字。”

    “没上过学?你父亲也太不称职了!当初他若跟我说有孩子,我也不是容不下你。”

    听到肖奇媛的惊呼,杜洛苦笑,“他当初不光是因为要娶你,还有点其他原因想扔了我。”

    “为什么?”姐妹俩异口同声询问。

    “往事如烟,休要再提……”

    悠悠的话语从杜洛嘴里发出,显得有点沧桑,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不想再说这事。不是不能说,就算说了也没人信,信了更好可怕,还很吓人!

    车一路开到墓地,停车场下来后到里面的小卖部买了香烛纸钱,肖奇媛对杜洛父亲还算不错,买了个位置好的墓位。

    点上香烛,燃烧纸钱,杜洛规规矩矩的磕头,磕完头蹲下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苦笑。

    “十三年没叫爹了,现在还有点不习惯。放心的走吧,我会给你报仇的,害你的人一个不会少的下去陪你。”

    话语透着杀气,听得姐妹俩一愣,肖奇媛解释道,“你父亲是出车祸,对方已经走保险赔偿了。”

    杜洛冷笑,“我父亲刚死一星期,你就中毒也要死了,这事可没那么巧。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有证据才会出手。”

    说完起身往外走,知道埋哪里就可以了,虽然没什么感情,还是要尽当儿子的义务,那就是报仇雪恨。

    回去的路上询问了车祸地点,顺便还认了一下,也知道了肇事方的联系方式,不过打电话过去已经停机,杜洛没多说,心中更是肯定有问题。

    返回别墅,一进门他就说道,“准备治疗吧,你把衣服脱了趴在沙发上就行。”

    姐妹俩立刻露出惊愕神色,杜洛赶紧解释,“不用全脱,露出整个后背就行。其实前面效果更好,不过不方便。”

    肖奇媛犹豫了一下,如今只能是相信杜洛,死马当活马医,轻咬嘴唇说道,“那你稍等,我去换件衣服。”

    说完向着楼上走去,外套已经脱掉,随着腰肢扭动,比肖婉约还丰满的臀左右摇摆,杜洛有点移不开视线,却被肖婉约挡住。

    肖婉约伸手叉腰看着他,“你小子行不行啊,不用准备下?”

    杜洛一脸自信,“不用,十几分钟就好。解毒完就可以去在验血,如果没成功,我是小狗。”

    “不怕治好不给你股份?”肖婉约眨着大眼睛看着杜洛。

    “呵呵,如果那样,我保证你姐俩生不如死。别老挑战我的耐心,我的本事是你想象不到的,真把我激怒,我都怕自己。”

    “切,吓唬谁啊!”

    肖婉约根本不怕,鄙视说完坐到沙发上,还把修长的一对腿放在茶几上,还点了根烟开始抽。她的性格跟肖奇媛完全不同,却别有一番风味,很对杜洛胃口,弄得他总是冒起征服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