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175章 作风问题很严重

时间:2018-01-22作者:言十九

    “……”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周寅险些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苏白的话。

    他刚才什么?

    跟在陈一聆身边?

    周寅顾不上身上的疼痛,黑眸中藏着满满的不解,不知道苏白这突如起来的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苏白拍了拍自己的双手,弯下腰从拳台钻了出去,摆了摆手,:“考虑好了给我答案。”

    周寅顿时反应过来,意识到苏白并不是和自己开玩笑,猛地叫住对方。

    “等等!”

    苏白听到背后的喊声,停下自己的脚步偏了偏头,:“怎么?”

    “您的是真的?”

    周寅此刻只觉得自己心绪起伏的厉害,指尖颤抖地根本没办法平静下来。

    “我什么时候过假话?”

    淡淡的一句如同雷电直击周寅心脏深处,巨大的震惊再一次冲刷着他的脑子,哆嗦着嘴唇,再也吐不出一个字。

    苏白见背后的人此刻没了动静儿,眼眸微微一垂,难道好心情的重复了一遍。

    “考虑好了,就直接去报道吧。”

    完,只留下此刻心情复杂的周寅在拳台上,自己推门出了训练室。

    *

    陈一聆左拐右拐的到了三楼的医务室,手臂上的血液已经凝结,轻轻甩了甩手臂,陈一聆不曾甩下一丁点的血迹。

    相比起对面大楼的崭新与庄严,面前这栋楼就显的老旧的多,尤其是自己一路走来,路上竟然没有碰到一个人,过道上静

    悄悄的,还真有些吓人。

    陈一聆左右看了看,心想这也就是在军区,不然她真的要以为这是哪部鬼片的拍摄现场。

    好不容易找到了苏白的医务室,陈一聆抬头见门掩着,露出了半条缝儿,想了想,刚要敲门,耳边却冷不丁的钻进了一

    丝的嘤咛声。

    “???”陈一聆颇感奇怪,左右环顾一圈,根本没发现一个人的影子。

    又仔细的听了听,陈一聆这才确认声音是从医务室的门内传出来的。

    在知晓屋内有人之后,陈一聆手下停了停,还想要继续敲门的时候,屋内传出的声音却在顷刻间变了味儿。

    “……”

    饶是纯洁正义如陈一聆,也在这三百六十度立体声环绕中尴尬的脸红了。

    白日宣x!

    简直是世风日下,伤风败俗!

    陈一聆痛心疾首的发出一串的啧啧啧啧声,又不能在此刻扰了别人的好事,但自己的手也是疼的厉害,两方激烈的思想斗

    争下,陈一聆颤颤巍巍的觉得还是自己的命更重要一些,定了定心神,她迈步上前,准备再度敲门。

    激烈的思想斗争让陈一聆每一步都迈的分外艰难,终于下定决心要敲响门之后,里面的声音却是戛然而止。

    陈一聆还没来得及撤回自己的手,门就被哗的一下拉开了!

    停在半空中的手让场面一度显的分外尴尬!

    三双眼睛在空气中无声的交流,到底是门内的女人最先反应了过来,狠狠的推了一把陈一聆,脸颊绯红的跑走了!

    她害羞个什么劲儿啊!

    陈一聆觉得简直是莫名其妙,但女人的这一举动,也在顷刻间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靠在门边的男人长着一双风流而邪魅的狭长眼睛,此时正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儿盯着陈一聆,让她心里一阵发毛。

    “别误会,千万别误会,我不是变态!”

    陈一聆双手举起,力争自己的清白。

    她才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喜欢偷听别人墙角的死变态!

    男人呵的一笑,笑声醇厚而富有磁性,与他的脸庞倒是十分的相配。

    “我什么了吗?”

    完,男人转身进了医务室,偏头对陈一聆:“进来吧。”

    陈一聆心里有些犹豫,但听到对方叫自己,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宽阔的医务室内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种不堪味道,反而充斥着一股清甜的香气,男人走到椅子边,随后捞起自己的白大

    褂穿上,系了扣子,继而在椅子上坐下了。

    陈一聆观察对方的一系列动作,脑子里到处回荡这四个字。

    衣冠禽兽。

    仿佛感受到陈一聆正在腹诽自己,男人嘴角一扯,笑容变的诡秘而邪气。

    “放心好了,我不是兽医。”

    “……”陈一聆尴尬几分,走上前去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将自己的军装外套脱下,露出血迹斑斑的手臂,伸到了男人的面

    前。

    男人微微皱眉,动作却是熟练的将陈一聆的袖子卷了卷,拆开原本的纱布,检查了一番后,:“二次受伤?”

    陈一聆点点头。

    “下手倒是够狠的。”男人站起身,朝着医药柜走了过去,像是在自言自语,:“上校大人都会被人暗算吗?”

    她穿着军装,肩上明晃晃的横杠,恐怕只有瞎子才看不出来自己的身份,这医生知道自己是上校,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上校也是人。”陈一聆笑笑,搭了个话儿。

    男人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推着医药车走到了陈一聆的面前,在她的面前蹲下,让她将手臂伸了下来。

    酒精消毒时带来的疼痛并没有让陈一聆觉得有多难熬,注视着对方动作娴熟的包扎和打结,陈一聆轻轻松了口气。

    虽然眼前这位医生看起来生活作风有点问题,但是这业务熟练程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不要碰水、不要吃辣,两天换一次药。”在满意的欣赏了一番自己的作品之后,作风有问题的医生缓缓的站起身来,将医

    药车推到了另一侧。

    陈一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觉得脸上有些抽搐。

    她并不否认这位医生确实包扎的很好,比她见过的所有医生包扎的都要好。

    但是谁能来给她解释一下,这个蝴蝶结是什么鬼?!

    这看起来充满了少女心的蝴蝶结让陈一聆翻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白眼儿,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番俊俏的医生,但脸上还是

    笑眯眯的,:“多谢,多谢。”

    俊俏医生摆摆手,像是完全不在乎似的,突然凑近了陈一聆的脸颊,兴致勃勃的盯着她看。

    陈一聆心中顿时警钟大作,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几步,但冷不丁地,自己的后腰就被人揽住了。

    “这么漂亮的女上校,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