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156章 愉快的交易

时间:2018-01-22作者:言十九

    对方喑哑的嗓音伴随着阵阵电流传入了曾鸣凤的耳中,仿若晴天霹雳,一瞬间就引爆了她的思维。

    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起来,曾鸣凤一手捏紧电话,一手扶着桌沿,让自己有了一个着力点,不至于摔下去。

    “你是谁?”

    对方像是并不着急回答她的这个问题,继续着自己刚才的问题:“曾姐,你是不是在找一个姓岑的子。”

    曾鸣凤显然没有对方那么好的耐性,但此时也同样不敢掉以轻心。

    自己在明,对方在暗,这本身就很吃亏了。

    尤其是现在被别人知道自己在找岑泽,那不是意味着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彻底败露了?

    曾鸣凤不由得脊背上生出一丝寒凉,紧紧的握着电话寻求对策。

    “曾姐?”对方见她半天不曾话,又问了一遍。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曾鸣凤语气强硬,抛出这一句,像是在试探对方的底线。

    “不是没关系,是那就很好了。”失真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侵袭曾鸣凤的大脑,她甚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因为对方的语气

    而暴躁。

    “你是谁?”曾鸣凤掩着手机话筒,深深的吸了口气,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我们是谁和您没有多大的关系,您也不必去查。只是姓岑的子现在在我们的手上。”对方耐性极好,十分简单的陈述着

    自己的话,“既然人在我们手中,曾姐您又想要他,不如我们来谈个愉快的交易?”

    如果能够忽略掉话筒里刺耳的噪音,曾鸣凤甚至觉得对方并不是来跟自己谈交易,声音平缓轻柔的不像话。

    “愉快的交易?我凭什么相信你?”曾鸣凤对电话对面的人充满了警惕心。

    就算是事情败露,她只要咬牙推是意外,也不怕没人相信。

    “因为你只能相信我。”对方轻笑,早就知道曾鸣凤会这么问,:“您不相信也行,5分钟之后我会给你发一个视频,是不

    是岑泽,你自己确认。”

    曾鸣凤语气顿变,将信将疑的想要吩咐人去查对方的信息,但是发现屋内却只有她自己,只好悻悻作罢。

    电话在一瞬间被挂断,曾鸣凤甚至还来不及问对方什么问题,话筒里就只剩下了一阵忙音。

    果然,五分钟之后,手机叮的一声,收到了一条消息。

    曾鸣凤的手有些颤抖的点开了视频,果然见到了那个从自家院子里逃走的岑泽。

    他的这张脸,自己怎么可能忘得掉!

    看到对方完好无损的坐在沙发上,紧张局促的样子让曾鸣凤感到莫名的开心。

    紧接着,电话再度响了起来。

    曾鸣凤第一时间就接了电话,对方如电流一样喑哑的笑声钻入了曾鸣凤的耳中,让她心中陡生一丝寒气,:“视频我看到

    了。”

    “这下,曾姐你应该相信了吧。”对方依旧保持平稳的语调,对着曾鸣凤。

    “不。”曾鸣凤依旧是拒绝的态度,:“视频造假也不是不可能,这短短十几秒的视频,能够明什么?”

    她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

    对方深以为然的嗯了一声,觉得曾鸣凤这种谨慎的做法十分可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那还真是有些可惜了呢。”

    曾鸣凤眼眸一缩,听到对方明显的叹息声,不知道他是何意。

    “我原本曾姐是一个爽快的人,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对方话音中带着深深的失望,:“曾姐大可不相信我,只是

    岑泽,你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听到这话,曾鸣凤心中一紧,在岑泽的生与死之间开始衡量起利弊。

    如果对方死了,那么对于自己曾经做过的事儿就是死无对证,谁想查,恐怕都是个难事儿。

    但是如果他活着,这子不定会成为自己的一大阻碍,尤其是他所目睹的事情,决不能再有其他人知道。

    曾鸣凤久久的没有出声,怎么想都觉得还是让对方将岑泽撕票来的合算一点。

    对方显然也猜到了曾鸣凤的心思,善意的提醒了一句:“死无对证这件事儿,那是只有电影有的。”

    “你什么意思?”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靠一张嘴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这子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全部用手机拍了下来。”

    “……”曾鸣凤只觉头顶一阵轰鸣,连对方的话都有些听不清楚了。

    照片……视频……手机……

    乱糟糟的话将她整个人打击的有些羸弱,扶在桌面上心绪起伏,险些喘不上来气。

    她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怎么竟是这些人与自己作对。

    曾鸣凤不免气的牙痒,闭着双眼感受到心脏剧烈跳动时带来的疼痛,颤着音儿,:“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您知道的,像我这种人,只想要钱而已。”对方轻松达到自己的目的,“一手交人,一手交钱,这种事儿您

    不会不懂吧?”

    “交钱?”曾鸣凤冷笑,:“开个价吧。”

    “真爽快。”对方十分佩服曾鸣凤的气度,想了想后,:“不多,六百万。”

    “做你的春秋大梦!”曾鸣凤顿时啐了一声,怒骂道:“六百万,他哪里值六百万?!”

    对方十分不赞同的反驳,:“值不值不是您了算的,如果这视频公之于众,别六百万,六千万也换不回您现在的生

    活。”

    “……”

    这一句话,算是彻底在了曾鸣凤的心坎儿上。

    陈家的势力自己是知道的,尤其是现在陈一聆还和苏白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如果陈一聆想要对付自己,只要苏家轻轻动

    一动手指,曾家可是承受不住的。

    曾鸣凤陷入深深的纠结中,来回踱步的样子焦躁而又神经质,像极了一个精神病人。

    “两天时间,我要考虑考虑。”末了,曾鸣凤扬声对着电话另一侧道,“别逼我。”

    真的逼急她,大不了同归于尽!

    对方显然不想这样做,答应了曾鸣凤的请求,:“两天之后,我很希望能够听到曾姐一个满意的答案,goodluck。”

    完,对方便动作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