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155章 预谋坏事的开始

时间:2018-01-22作者:言十九

    陈默言捉摸不透苏白的想法,见他们一家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一时间不知该开口些什么。

    苏白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对眼前的这个孩充满了好奇,“牌桌上的规矩一直都是谁赢了听谁的,你赢了,我们自然听

    你的。”

    陈默言这一下更加惶恐了,心里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赢这局牌,深深的思考了一番之后,对着苏白,灿然一笑。

    “爸,还是你来吧。”

    陈一聆一挑眉,脱口而出,“出息呢?”

    她儿子怎么能这么的没出息?

    陈默言脖子一缩,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没有再乱话。

    苏白满意的点了点头,甚至想要身后去摸陈默言的头顶,以示鼓励。

    陈一聆冷漠的瞪了一眼苏白,:“你也真够行的。”

    苏白对她的评价并不理会,环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将话题引到了正道儿上。

    “两件事儿,你们要听好。”

    苏音与苏宪纷纷点头。

    陈一聆却是示意一番陈默言,让他先行上楼,回避苏白的吩咐。

    陈默言心领神会,也并未有什么不悦的心思,正恨不得没有正当的理由离开,在接收到陈一聆的眼神儿之后,立刻脚底抹

    油,逃之夭夭了。

    苏白并未理会先行离开的陈默言,相反的等到对方回到卧室之后,才开了金口,“第一件,我和陈一聆要回军区几天,苏家

    所有的事情都要交给你们,不要有什么纰漏。”

    “回军区?”陈一聆在心中琢磨一番,心想自己并没有收到要回军区的命令,怎么突然就要动身?

    “第二件,曾家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苏白喝了口茶,继续:“曾叔叔恐怕是没几天活头儿了,我已经将事情交代给

    了宁安,你们俩要怎么做,也应该很清楚。”

    他话音严肃,天生的威严与冷漠让苏宪与苏音早已将玩笑的心思收了起来,郑重的点了点头。

    “真的要这么做?”苏音并未是于心不忍,只是想到陈家与曾家的关系,多多少少有点别扭。

    但转念一想,陈妈现在昏迷不醒,恐怕多半也是曾家做的好事儿,既然对方都不顾亲情,他们又何必留情?

    “陈阿姨的病,我会再想办法。”苏白直视陈一聆的目光,:“阿宁在我妈很好,正在恢复阶段,等他再好一些,我就将陈

    阿姨送过去。”

    陈一聆点头,想要开口些什么,但一张口就是满满的酸涩倒灌,为了不让苏白看出异样,干脆闭了嘴。

    “你们要是回军区,那默言怎么办?”苏音想起楼上还有一个人,开口问道。

    陈默言定然是不能跟他们一起回军区的,留在这里倒是一个好去处,只是她哥的心思比神的都要难猜,谁知道他会不会突

    然改了主意。

    “……”果然,苏白一阵沉默,白皙的手指无意识的在衣角摩挲了两下,像是在认真思考陈默言的去处。

    陈一聆心一凉,脱口而出:“你不会真的打算将陈默言送走吧?”

    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

    “不会。”苏白言简意赅的出了这话,算是给陈一聆喂了颗定心丸,但话锋一转,又听他:“不过这子如果能帮我做点

    事情,那我倒是很满意。”

    “做什么事?他只有十四岁!”陈一聆对这个明显不公平的交易表示很不满意,认真的反驳道。

    “你十四岁那年做过什么事儿,自己不记得了吗?”苏白面不改色的准备揭陈一聆的老底,被对方及时制止了。

    “别别别,有话好,有话好。”陈一聆面上一阵的尴尬,“你想陈默言做些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

    “……”

    *

    城南曾家大宅

    已经是第八天,岑泽依旧没有被找到。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紧迫,曾鸣凤的心中每每想到这事儿,就觉得是一阵心慌。

    郁结在心中的火气让她的脾气很不稳定,每日的摔盘砸碗早已成为家常便饭,佣人们各个提心吊胆,没人敢靠近曾鸣凤。

    啪——

    又是一阵清脆的响声,门外的佣人们一阵心悸,伴随着随后而至的曾鸣凤的怒吼声,急忙匆匆下楼,再不敢招惹她了。

    “一群蠢货,连个人都找不到!”

    曾鸣凤顾不上腹痛,一手捏着电话,恶狠狠的磨了磨牙之后,:“再找不到,你们就等着集体滚蛋吧!”

    电话对面的人应了一声,急忙挂断了自己的电话。

    听到对方挂线后的忙音,曾鸣凤心中更是忙乱,一把就将手机扔在了桌子上,再也不想多看它一眼。

    她原本以为岑泽那子即便再有通天的本事也逃不出这a市,但这么多天都没有见到他,她的心中不由得有些慌张。

    如果真的让他跑了,将自己做过的事情公之于众的话,别自己,恐怕整个曾家都要赔出去。

    简直是糟糕透顶。

    腹中的不适感让她更是心烦意乱,摸了摸肚腹,感受到一丝丝的胎动,倒是让她在烦乱之中感受到了一丝的安慰。

    好在她还有这个孩子可以陪她。

    但随着日子见长,自己的肚子也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如果瞒不住的话,她又该怎么办?

    盛家……

    温暖的屋内,曾鸣凤突然没来由的一个寒颤,将自己心中的想法立刻挥去。

    任何一个家庭都在乎血脉的延续,但是盛家,自己真的拿不准。

    尤其是盛维宇,如果让对方知道这个孩子来历蹊跷,恐怕她就更加没有活路了。

    种种杂事在她心头交织,像极了一团乱麻,无论自己下多大的功夫去解,都像是一场徒劳。

    柔美的十指因为怀孕的缘故而显得有些丰腴,曾鸣凤握了握自己的手,想要起身,被自己扔在一旁桌上的电话却是在此刻

    响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铃声吸引了她的目光,让她扶着自己的肚子,走到了桌前,接了电话。

    “喂?”闪烁的屏幕上是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号码,她语气淡淡的,礼貌开口问道。

    “曾姐,听你,想知道姓岑的那个子在哪儿是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