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146章 威胁苏白的后果

时间:2018-01-17作者:言十九

    岑泽十分干脆的回答让苏白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心里觉得这人算是孺子可教,欣慰的又拍了一把他的肩膀,差一点将对方额上

    的冷汗拍下来。

    简直不是人。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同样有个条件。”岑泽鼓足勇气,略略抬起头,竭尽全力直视着苏白。

    虽然如此,但他眼中的惶恐与害怕仍旧是毫无遗漏的表现了出来。

    许温年与陈一聆对视一眼,毫无悬念的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好奇的情绪。

    苏白并不是个不讲理的人,相反,就是因为他太过理智,才更令人害怕。

    想和苏白谈条件,首先要看他到底对你的条件感不感兴趣。

    见苏白沉默,岑泽的一颗心在胸膛里咚咚咚的跳个不停,不断下沉的低气压让他有些口干舌燥,头脑发麻,浑浑噩噩之中

    ,忽然听到苏白开了口。

    “好啊,来听听?”

    陈一聆一挑眉,想要凑上前去,却被许温年一把拉了回来。

    岑泽有一秒钟的失神,像是在分辨苏白话中的可信度。

    苏白环抱双臂退后了一步,随后扯了一把椅子放在了身后,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

    长腿交叠,他嘴角笑意显现,低头看了一眼岑泽,催促了他一声,“你倒是啊。”

    “我现在对您,还有点用处。因为您想要用我来威胁曾家。”岑泽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咬了咬牙,试探着将这话了出来。

    许温年倒吸一口凉气,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子开口竟敢出这样的话,顿时心中五体投地,乐呵呵的等着苏白的回复。

    在他看来,不管这话是真心还是试探,都触到了苏白的底线。

    苏政委为人在世乐得自在,做事全凭一己之好,但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威胁他。

    犹记得有一年曾经有人威胁苏白,态度甚至要比岑泽好上千百倍。

    但现在,那人坟头的草,也已经有两米高了。

    许温年忍不住嘴角露出一丝的诡异笑容,盯着岑泽的目光也逐渐火热起来。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白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他现在的心情究竟是什么样儿。

    面对苏白的反应,岑泽像是壮了胆子一般,提了提气,:“我只是陈述事实。”

    “哦?”苏白对他所谓的事实感到好奇。

    “如果我猜的没有错,那位受伤的太太与苏少您关系匪浅,甚至可以是亲近的长辈。”岑泽回忆起那日所发生的事情,捋

    了捋思路,接着:“曾家找我,是因为我看到了所有的真相,他们自然先要灭我的口。但是您找我,目的就不是那么单纯了。

    ”

    苏白了然的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下去。

    岑泽的喉咙有些发涩,声音也逐渐低哑起来,“毕竟,曾家打人的事儿可是个秘密,几乎没多久就封锁了所有的消息,外界

    一丁点都不知道这事儿,您是怎么知道的呢?”

    近距离的听到了岑泽的话,陈一聆眼眸微微一眯,浮起了几丝别样的情绪。

    她倒是没看出来,这子还挺有本事,猜人心猜的够准。

    而反观苏白,他依旧保持着淡定的模样儿,似乎刚才岑泽所的事儿与他而言只不过是个外人的笑话而已。

    “呵。”苏白忽然发笑,脸上有些惋惜,摇了摇头,:“你很有勇气。”

    低沉的声线中藏着几丝翻滚的不明情绪,暗暗的被压抑着,随时都能够被释放。

    几乎是在一瞬间,岑泽就瞪大了眼睛。

    像是在回忆自己刚才是不是了什么不该的话,顷刻间心就被提到了嗓子眼儿,额上汗涔涔的,连手指都微微颤抖起来

    。

    他越是紧张,对面人的反应就越是对比鲜明。

    苏白依旧是老样子,长腿蜂腰的坐在椅子中,只是交叠的双腿愈加放松,似乎要陷进柔软的布艺面料里。

    他周身散发着的清甜气息,像极了黑夜中无声的玫瑰。

    “你怎么就能想出来,威胁我这么好的一个法子呢?”浓浓的疑问传入了岑泽的耳中。

    他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愿意不自量力的来威胁他,甚至可以用理直气壮来形容。

    费解之余,苏白也轻轻了一句:“你是对我有用,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必然的联系。”

    岑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看着他的目光也警惕多过了害怕。

    “你可以勇敢的站出来指证曾家,不定你的姐姐可以因你而成就一番事业,这对你们两个来是一件好事儿。但对我来

    ,我找你是不想再费其他功夫,但如果没有你,我依旧可以好好儿的对付曾家,你明白吗?”

    “……”过分清晰的分析在岑泽的心中留下了阴影,他第一次觉得,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逻辑怪!

    想起自己方才的模样,岑泽只觉得一股尴尬从心底泛起,让他更加的手足无措起来。

    真的是太蠢了。

    “不过我这个人向来怕麻烦,所以你的条件,我可以考虑考虑。”苏白一开口就是峰回路转,直让岑泽的心脏犹如坐过山车

    一般忐忑不已。

    “您的意思是……”

    “送他去文衍那儿吧。”苏白转头,冲着许温年挥了挥手。

    许温年点头,示意手下将人带出去。

    陈一聆在心里吐槽苏白的凶残,吓的岑泽花容失色,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

    “怎么,看呆了?”苏白起身,走到陈一聆的面前,见她眼神愣愣的,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皱了皱眉,在她面前晃了几晃

    。

    陈一聆挑眉,抬头看向他,:“你就不怕给人吓出来什么毛病?”

    对于苏白的恶作剧陈一聆自然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对于她来,苏白无论做什么都有着他自己的一套理论,多无益。

    “放心吧,那子坚强的很。”苏白笑笑,全然不担心岑泽会被自己吓出什么毛病。

    苏白看人的眼光一向毒辣,既然他下了定论,陈一聆也就只好点点头,:“那曾鸣凤那边?”

    “那就要等着看,周少的表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