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133章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

时间:2018-01-14作者:言十九

    于叶愣了愣,没有太明白她的意思。

    但随即,于叶注视到对方正在盯着自己看。

    苏音的眼珠很亮,也不知道是不是带了隐形眼镜的缘故,在档案室略显惨白的灯光下,眼睛中流光溢彩的,透出一丝清亮

    的感觉。

    但这双眼睛随后就带上了一丝打量的神色,盯得于叶毛骨悚然。

    “这位姐,你讲点道理,是你悄无声息的钻进来的。”于叶心有点累,但又不得不保持着恰当的风度,认真而严肃的和苏

    音讲道理。

    但对方会不会听自己的,他完全不知道。

    苏音收回自己的眼神,在并不大但却堆满了资料的档案室里环视了一眼,皱了皱眉,问:“你是做什么的?病人?”

    于叶身上穿着四院的病号服,很明显应该是这个医院里的病人,但是从苏音刚才的观察来看,这人的脑子看起来并不像是

    有什么问题的。

    甚至可以,看起来十分健康。

    但凡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即便外表和寻常人没什么差别,但从他们的眼神中还是可以看的出来。

    病人们的眼神往往藏着恐惧、害怕与迷惘的神色,但从面前站着的这人来,至少到现在为止,她并没有看出他有一丝的

    不妥。

    这一点,让苏音心中升起几丝疑虑。

    于叶也不管苏音是怎么看待自己,但她现在站在这里,确实是有点妨碍的意味,:“姐,刚才的事儿,我和你道歉,但

    是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就趁早出去吧。”

    苏音听到这话,嘴角挂起一丝笑意,打量他,:“你怎么知道我没事?”

    “你有什么事?”

    “为什么告诉你?”

    完全没有什么信息含量的对话让于叶噎了噎,在心里掐算了一番时间,抬脚就要走。

    苏音见他抬脚走路,以为是要对自己做什么,便急忙后退了几步,眼中挂着满满的警惕神色。

    “别过来啊,我告诉你。”

    “……”

    于叶并不打算和眼前这个有被害妄想症的人多话,感觉能够拉低自己的智商,摇了摇头走到门边,:“你走不走?”

    嗯?

    苏音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想打算离开,先是一愣,随即就朝着对方奔了过去。

    这个地方太过阴森,根本不能长待。

    她一个人在这里,不被吓死才怪!

    苏音只觉自己脊背一寒,急急忙忙的从铁门跨过去,可还没等她上楼,楼上便传来了一阵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于叶与苏音同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带了些紧张。

    虽然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他们在大白天鬼鬼祟祟的相遇在档案室,恐怕目的都是一样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于叶眼疾手快的将苏音一拽,不偏不倚的拽进了自己的怀里,抱着对方钻进了楼梯下的拐角,在对方死

    命瞪着自己的眼神中,捂住了苏音的嘴。

    嘘——

    于叶示意对方不要声张。

    也许是因为此时他的眼神太过犀利,苏音又太过紧张的原因,两人始终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没变过,近距离的接触让于叶有

    些尴尬,至少他现在手放的位置,就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

    “……”苏音对于于叶无心的咸猪手表示强烈的谴责,但神智依旧保持清醒,仔细的听着楼梯上的动静儿。

    咚咚咚——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楼上的人每走一步,都好像踩踏在他们的心上一般。

    于叶与苏音不免越来越紧张,彼此的呼吸都尽量放到最轻。

    等到那人彻底在档案室门前停住的时候,于叶与苏音的紧张气氛达到了顶点!

    三人此时的距离不超过十米,只要外面那人稍微留心,就不难发现他们两人的存在。

    于叶与苏音竭尽全力的缩自己的存在感,让自己和空气融为一体。

    随后,一阵手机铃声便划破了此时因为紧张而凝滞的气氛。

    于叶的眼睛顿时一紧,手下更用力,苏音被他捂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但是也不敢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只拿着眼神狠狠的

    瞪着对方,希望于叶能够明白。

    “喂?”

    一道清澈而低沉的男人声音在此时响起,让拐角的两个人同时愣了愣。

    于叶没有办法从这单单的一个字里分辨出这个声音究竟是属于谁的,但是苏音却是顿时就听出了玄机。

    随之而来的巨大压力让她眸子一缩,身子不由自主的想要颤抖。

    这人,这人是……

    即便六年不在a市,苏音却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盛维言!

    绝对是他!

    盛维言虽然与苏白关系不好,但是同自己和陈一聆确实关系极好,尤其是在看到陈一聆对盛维言的爱恋之后,甚至私心想

    让他们在一起。

    虽然这样做很对不起自己亲哥,但是对于当时的苏音来,确实没什么不对。

    但随着年纪的增长,盛维言的突然离开,成了她心中的一个不解之谜,她并不想去询问任何人,也并不想让自己想起有关

    于盛维言的一切事。

    但现在,盛维言就站在离自己不到十米开外的地方。

    突然袭上心头的谜团差一点将苏音淹没,随即她便听到盛维言再度开口。

    “这事儿简单,不用怕。”

    似乎是在安慰着什么人。

    话间,盛维言伸手推了推档案室的门,并没有被打开。

    于叶稍稍的送了一口气,在心中庆幸自己有这个随手关门的好习惯。

    “好了,我稍等下就回去。”抛下这一句,盛维言迈步就朝着楼梯跨了上去,似乎并没有发现楼梯拐角处的玄机。

    等到脚步声越走越远,于叶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松开了苏音。

    “走不走?”于叶问她。

    苏音此时却似乎有些呆滞,淡淡的瞥了一眼对方,竭力压制着声音,:“不能走。”

    完,还伸手指了指被放在拐角处里废弃的箱子,:“挪个位置。”

    “……”

    于叶完全不理解对方想要做什么,但是看苏音的眼神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便耐着性子将箱子轻轻的挪了一个位置。

    苏音又随手挥了挥地上被挪出来的印记,这才和于叶钻了进去。

    果不其然,不到五分钟,原本已经恢复寂静的一楼楼梯外,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