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121章 突如其来的记忆

时间:2018-01-12作者:言十九

    苏雯急忙从急诊室里钻了出来。

    粗粗的打量了一番三个人,并没有看到表面上有什么残缺的地方,苏雯微微放心,用上了一组十分晦涩而清淡的词语,问

    :“这是,探险去了?”

    苏宪:“……”

    陈一聆:“……”

    苏宪发誓,他从来不曾有过这样丢脸的时刻。

    许温年和陈一聆盯着自己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智障一样!

    陈一聆是真的不明白苏家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为什么一个个看起来十分精明的样子,但一到关键时刻就变的各种奇葩

    !

    苏宪首当其冲,却不想苏雯成了这紧跟其后的第二人!

    更不要说和苏家关系密切的陆听、陆昊两兄弟!

    简直是奇葩中的奇葩。

    碍于自己面前还站着两位苏家的人,陈一聆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只好笑笑,将话题拐回到了自己的伤口上:“雯姐,疼。”

    说完,就将手臂伸到了苏雯的面前。

    果然,苏雯看到陈一聆手臂上的伤口,原始的职业冲动与心疼的意念交叠在一切,化成了全身的力量,迅速的推来了医药

    小车,蹲在了陈一聆的面前,准备给她清理伤口。

    陈一聆常常的舒了一口气,微微闭上眼睛,有些不敢看自己的伤口。

    虽然已经身上挂彩无数,但是每每别人给她包扎的时候,陈一聆总是闭着双眼,将头扭到一旁,不愿意去看自己的伤口。

    也许是并不愿意去回忆自己受伤的过程罢了。

    苏雯蹲在陈一聆的面前,手中银色的镊子上夹着一小白沾了酒精的棉球,先是在陈一聆伤口的周边轻轻的擦拭一番,但刚

    刚碰到对方的第一下,陈一聆就条件反射的往回缩了起来。

    苏雯越是想要给陈一聆消毒,陈一聆就越是躲的厉害。

    苏雯将镊子包裹在手心里,只剩下了两个尖尖的镊子尖还露在外面,陈一聆的眼眸在此刻微微一缩,似乎想起了点什么。

    一件已经被自己刻意忘怀了很久的事情。

    苏雯看了一眼手中的镊子,将其放回到了医药车中,又重新拿了一把出来,想要继续刚才的动作。

    陈一聆不住的躲来躲去,并不愿意继续。

    躲到最后,许温年有些看不下去了,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按住了陈一聆的胳膊,斥道:“别动!”

    陈一聆听到这话,心里有些抵触,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冰凉的酒精在皮肤上低落的感觉,干脆自暴自弃,紧紧的闭紧双眼,

    不去想这些东西。

    见陈一聆这才安静了下来,苏温和许温年不约而同的出了一口气。

    慢慢的将伤口周围的脏污擦拭干净之后,苏雯仔细的检查了一番陈一聆的伤口,却发现这伤口要比自己预想的要深得多。

    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雯不禁在心里有些埋怨,对陈一聆说:“伤口需要缝两针,就两针,行吗?”

    陈一聆紧闭的双眼在一瞬间睁开,满眼的抵触任是谁都能够看的出来,尤其是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尴尬过程,谁都没办法

    说服她。

    苏雯思来想去,仍旧是不太明白,为什么陈一聆这样抵触自己在她的手臂上消毒。

    明明上次腿骨折的时候还有说有笑,现在却仿佛是变了一个人。

    带着一丝疑惑的眼光看向苏宪,却换来对方同样一个费解的的表情。

    苏雯微微敛了敛眼眸,从医药车架上取出一小节透明的医用线,缠了缠,递到了陈一聆的面前。

    “就两针,绝对不多。”

    “……”

    现在的局面顿时陷入僵局,苏雯的手在空中停滞了半天,最后只好放下。

    陈一聆微微的喘了口气,忽然站起身来,一言不发的朝着一旁的楼梯走了过去。

    “一聆姐?”苏宪下意识的想要叫住她。

    陈一聆脚步微顿,却并没有回头,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传入了面前三人的耳中,“我去天台,冷静一下。”

    说完,陈一聆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楼梯间中。

    “一……”苏宪还想再叫,但话音却消失在了口中,有些不知所措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这,什么情况?”苏雯一脸的不明所以,看着同样发蒙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

    眼前这三位认识陈一聆的时间有长有短,但却从未见过她方才那样害怕的模样。

    在抗拒中挣扎,又在挣扎中继续抗拒。

    似乎是在狠狠的逃避什么,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困境,能够将心境强大的陈一聆,都困在其中?

    这答案,恐怕只有等到苏白来了以后,才有可能给他们三个人解答了。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光景,夜风逐渐喧嚣。

    不一会儿的功夫,陈一聆就喘着气登上了二院的天台。颤颤巍巍的将门推开,一片黑暗之中只有寥落的几盏灯,晕出朦胧

    的光芒。

    冰凉的空气中似结着层层水汽,没多久,就在她的外套上沾染了一层薄薄的湿意,陈一聆摸了摸衣服上的潮气,却不足自

    己手心里冒的汗多。

    刚刚消过毒的伤口皮肉狰狞,外翻着的红肉任谁看了都触目惊心,陈一聆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直愣愣的盯着前方的

    灯火看去。

    流光溢彩的眸中闪烁着远方明亮的光芒,却无论如何都映不到对方的眼眸中。

    正是因为这道伤口,让她想起了许多曾经被自己刻意忘掉的回忆。

    如果不是刚才苏雯拿镊子替她消毒的动作,也许陈一聆根本不会记得记忆深处的那个人。

    楚麟。

    楚骁的亲生弟弟。

    四年前因公殉职的,和自己最合拍的搭档。

    身体没来由的一阵颤抖,却在片刻之后,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陈一聆条件反射的想要推开身后的人,但对方的力气巨大,让她有些难以招架。

    如果不是闻到了他身上特有的香水味,陈一聆几乎都要抬脚踹了。

    苏白。

    仿佛神灵降世一般,苏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陈一聆的背后,见自己纤细的身体,揽入了怀中。

    陈一聆淡淡一笑,维持着苏白抱着自己的动作,笑了笑,说:“楚麟,你还记得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