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97章 陈妈的病

时间:2018-01-07作者:言十九

    突如其来的铃声让两个人微微一怔,循声望去,只看到黑暗的屋子里,手机屏幕上散发着的幽幽光芒。

    陈一聆有些讶异。

    熟悉的手机铃声并未间断,依旧回荡在整间屋子里,苏白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却在瞬间皱了眉,伸手递给了陈一聆。

    电话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是陈爸。

    陈爸没有要紧事是不会给陈一聆拨电话的,即便是有要紧事,也只不过是通知对方一声。像这样在深夜时分给她来电,这

    还是第一次。

    陈一聆突然从心底升腾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在苏白的示意下接了起来。

    “喂?”

    对面听到陈一聆低沉的声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随后说:“在哪儿?”

    对于陈爸这种直截了当的画风,陈一聆早已是熟悉至极,但从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里,并不能听出什么情绪来。

    陈一聆突然间有种错觉,她爸的这个电话,似是山雨欲来的前兆。

    “在军区,前几天复职了。”陈一聆诚实回答。

    “回来吧,你妈病了。”陈爸转头看了一眼侧身躺在身边的妻子,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陈一聆眼眸猛地一缩,迫不及待的问:“什么病?”

    苏白转身走到墙边,伸手开了灯。

    突然的明亮让两个人都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遮挡住了刺眼的光芒。

    苏白看到了陈一聆脸色的骤然变化,心中料定肯定是陈家的谁出了事。

    “医生说受了刺激,现在神经有些不好。”陈爸捏着手机说,“别声张,先回来。”

    陈一聆在电话对面应了一声,迅速的挂断了电话,心情闷闷的,像是被狠狠的敲击过,从内到外都在发麻。

    她妈的神经一向脆弱,平时她爸也一直的小心呵护,只是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又怎么会连累到她妈,突然

    发病。

    苏白拍了拍陈一聆的肩膀,表情也变得严肃,“不要妄下结论,先回去再说。”

    现在最重要的是能够保持冷静,才能不慌了手脚。

    陈一聆点点头,向苏白表示自己真的没事,收拾了一番之后便直奔楼下,连夜出了军区。

    六个小时后。

    a市平平无奇的一天又在喧闹中掀开,寂静的军区依旧保持着严谨沉默的气氛,高大的白桦林被风吹过,哗啦啦的响成一

    片。

    苏白与陈一聆将车停在了离军区不远的停车场,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惊动了军区里晨练的老人们,便干脆绕了一条幽

    深的小路,回到了陈家。

    陈家大宅里同样的寂静让陈一聆的心沉了又沉,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自家的保姆一脸愁云密布的样子,在见到陈一聆之后

    ,叫道:“阿聆回来了。”

    “宋姐。”陈一聆应了一声,向着屋内环顾了一圈也没见到她爸的影子,“爸呢?”

    “先生和太太在楼上,是我不好,我没有照顾好太太。”宋姐心中十分自责。

    陈一聆并不想在追究责任这件小事上浪费时间,摆了摆手,安慰她:“和你没关系,我去看看。”

    宋姐点头,让开了大门的路。

    陈一聆进门之后便直奔二楼,苏白却并没有上楼,反而是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对着宋姐笑了笑。

    宋姐心里叹了一口气,转身去茶厅沏茶,端了一杯红茶走了过来,放在了苏白的面前。

    “先生说您爱喝红茶,这是阿聆从国外带回来的,您尝尝。”

    苏白点点头,不一会儿,被热水泡过的红茶香气就传到了他的鼻尖。苏白伸手碰了碰,感觉到一股烫人的温度,忽然开口

    问:“夫人这几天,可有去过什么地方吗?”

    宋姐在心里回想了一番,摇了摇头,“没有。夫人这几天只出去了一次,昨天是二院的人打来电话,先生才知道夫人出了事

    。”

    又是二院?

    苏白在心中思索,“宋姐你知道夫人去哪儿了吗?”

    宋姐有些迟疑,像是不确定的样子,在苏白幽深的眼眸迫视下,更是有些说不出口。

    苏白从她的表情上得到了一点讯息,端起茶杯珉了一口茶,语调随即变得轻松,“宋姐,您在陈家也二十年了,难道这点事

    儿您也不肯说?”

    像是被戳中了脊梁骨一样,宋姐顿时一愣,随即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走到了苏白的面前,微微弯腰,小声的和他说道:“

    曾家的夫人来过一回。”

    “曾华柔?”苏白眼眸一眯,开口问。

    “对。”宋姐想起自己曾经看到的事情,开口说:“兴许是曾家的夫人恰巧路过,她连门都没进,只是在外面和夫人说了几句

    话,就走了。”

    “陈叔当时在家吗?”

    宋姐:“没呢,只有夫人和我在,夫人当时在花园里修剪花草,我是凑巧看到了。”

    原本她只当这件事是个小事,毕竟曾家那位夫人和陈妈是有血缘关系的,对方再怎么动心思,也应该不会动到陈妈身上来

    ,但苏白这刚才一问,宋姐才回过味儿来,越想越觉得有些害怕。

    “别担心。”苏白安慰一声宋姐,“不过这事儿,就先别对先生说了,免得他担心。”

    宋姐对于苏白给出的这个理由十分信服,自然是不敢随便乱说,只是心中仍有担心,“那阿聆……”

    “阿聆的脾气,你敢对她说什么?”苏白笑笑,反问一句。

    宋姐这下倒是有些哑口无言。

    她在陈家二十年,陈一聆是什么脾气她再清楚不过。她前脚跟陈一聆说了这事儿,后脚陈一聆就敢登门兴师问罪,闹得天

    翻地覆。

    苏白见对方脸上沉了又沉,颜色变化的精彩,刚想继续说什么,楼上便传来了一阵下楼的声音。

    二人同时转头望去,只见陈一聆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周身散发着的冰冷气息没有人敢靠近她。

    同样的,陈一聆也并不在乎大厅里两道异样的目光,径直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

    “怎么样?”苏白不怕死的上前去,脸上尽量带了丝平和的表情,问。

    “a市最好的精神医院,是哪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