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34章 好心办坏事

时间:2017-12-30作者:言十九

    背面忽然传来一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许温年一愣,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盛维宇一身休闲装此时正站在和自己五十步开外的地方,冲着自己摆了摆手。

    “……”许温年顿时一愣,完全想不到盛维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但对方毕竟向自己招了手,也不能当做没看到的样子,他握了握手中的花,迈着步子走了过去。

    盛维宇其实早已在楼下溜达了半个多时,一直在上去和不上之间徘徊。

    上去,恐怕就要看见苏白,谁心里都不痛快。

    不上,恐怕回家又要被爷爷训斥,他实在是不想听到任何责骂之声。

    正在他纠结之际,许温年就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宇哥?你怎么在这儿?”许温年对于盛维宇的出现心里一清二楚,但脸上还是表现出一片迷茫,问道。

    “我来看看陈一聆。”盛维宇低声,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不屑。

    “……”许温年一阵无语。

    就盛维宇现在这样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去慰问陈一聆的,反而像是去吵架的!

    再三权衡之下,许温年看了看盛维宇左右,见他两手空空的就要登医院的大门,顿时制止了他:“我宇哥,你不会什么都没带吧。”

    盛维宇倍感奇怪:“带?带什么?”

    他回答的理所当然,刺激的许温年一口老血快要喷出来。

    有谁去慰问病人的时候是两手空空去的?哪怕带束花儿也行啊!

    “还要带花儿?“盛维宇嘴角一抽,想起陈一聆平日里的模样,不禁十分鄙视:”就她那样的还用得着花儿?简直是浪费!“

    “这是心意,懂吗?!“许温年唯恐天下不乱,”宇哥,我可听盛爷爷叫你去追陈一聆啊,你就这样两手空空的上去,不怕被苏白比下去?“

    这一句话倒是实实在在的戳了盛维宇的内心。

    他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被苏白比下去。

    丢了面子事儿,被人嘲笑事儿大。

    许温年见他不话,脸上一副思索的表情,知道他是听到心里去了,当下十分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听陈一聆挺喜欢粉玫瑰的,盛哥你不表示表示?”

    完,许温年捧着自己手中的粉玫瑰花束,打算递给盛维宇。

    却不想被他十分干脆的拒绝了。

    “这没你的事儿了,该干嘛干嘛去吧。”盛维宇过河拆桥,给了许温年一个十分不友好的眼神,转身掏出手机,向前走了几步,打电话去了。

    许温年在心里暗暗的鄙视了一番盛维宇的所作所为,但到底不敢有什么实际行动,只爱抚了一番手中的花,转身就上楼去了。

    盛维宇回头看见许温年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医院大楼的正门里,这才拨通了自己勤务兵的电话,十分严肃的道:“去定一车粉玫瑰,要最大的那种卡车!”

    “……”

    此时屋内的陈一聆与苏白正趴在桌上研究跳棋,见许温年进来,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动作,一个比一个严肃的盯着许温年。

    “……”许温年被两人的眼神吓的一哆嗦,急忙举起手来,条件反射的道:“别,别,别开枪!”

    神经病!

    两人在心里同时腹诽一声,继而继续低下头去研究起跳棋来。

    “喂,你这是悔棋你知道吗?”苏白看她,对陈一聆的这种行为十分不齿。

    这棋品也未免太差了点!

    陈一聆却是悔的理所当然,一副淡定的模样看着苏白,”就一步而已!“

    苏白撇她一眼,十分不留情地戳穿对方,“上一次,你也是这么的。”

    “……”

    “我二位,看我一眼行吗?”在屋内已经站了五分钟的许温年发现自己毫无存在感,不得不打断了二人的下棋行动,“虽然观棋不语真君子,但是你们这跳棋……”

    言外之意,就是他一定要打断这次对话了!

    苏白难得没有翻脸,将手中五颜六色的棋子递给了陈一聆,然后坐直了身体,看他,“吧,有什么事儿?”

    许温年清了清嗓子,将手中的粉玫瑰塞在了陈一聆的怀中,笑嘻嘻的道:”送你的,好看吧。”

    “……”陈一聆顿时脸色一变,急忙将花儿递给了苏白。

    苏白俊俏的脸一皱,严肃批评他:“这你买的?”

    许温年急忙点头,脸上一副等待着这二位夸赞自己的表情。

    苏白镜片寒光一闪,冷笑一声:“陈一聆玫瑰花儿过敏,你不知道吗?”

    许温年听到这话,顿时如遭雷劈,原本站立的腿差一点软了下去。

    苏白顺手就将玫瑰花儿扔到了一旁的桌子上,道:“下回要讨好人之前,最起码也要打听打听,弄巧成拙,得不偿失。”

    许温年黯然神伤,可心里思索一番,明明就是记得苏白过陈一聆喜欢粉玫瑰,他这才兴冲冲买了,来医院看他的。

    这都是苏白的错!

    苏白转头看他,眸中一片深意,“我告诉你的?我什么时候告诉你的?我明明告诉你的是陈一聆对玫瑰花过敏,尤其是粉玫瑰,谁知道你听成了什么!”

    “……”许温年愣在原地,也不知到底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混乱还是苏白真的口误,不过此时纠结这个问题显然也没什么太大用处。

    “没什么事儿就回去吧,你在这里,苏宪还要多送一个人的饭,麻烦。”苏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十分嫌弃,又忽然是想起了什么,转身严肃道:”你有空也练练你的枪法,再有下次,我媳妇儿可就不救你了。“

    完,苏白默默的叹了口气。

    似乎是对于自己发由衷的无奈。

    许温年当场泪崩,他是真的不会用枪!

    虽然常年混迹两道,也和诸位大哥有着过命的交情,生死搏杀样样在行,但唯独这枪,他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不过苏白的,也确实在理。

    许温年暗暗的在心中记下了这事儿,见他们二人依旧玩跳棋玩的开心,也不打算再打扰,转身准备出门之际,脑子里却忽然蹦出一件刚刚被他忘掉的事情!

    ”完了完了,出大事了!“

    “什么事儿?”苏白刚刚扣下陈一聆手中的一个红色棋子,心不在焉的问道。

    “我给盛维宇,阿聆最喜欢粉玫瑰,他应该要拿着花儿来了!”span style=display:noneihtjx87gchlpiqrhq5upqa3u6e8friizxrq8/x1x5unzvhuvfrh5esmcu9wgr/yxhlngbrt+zg9fufjo7lznkg==/span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