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15章 输血输我的

时间:2017-12-25作者:言十九

    医生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在空旷的走廊上引起了一阵回响。

    苏白一顿,急忙迎了上去。

    “我是,出什么事儿了?”

    医生被眼前男人的容貌晃了晃眼,趁着心神荡漾之前急忙说:“病人出血量过多,如果要做手术,恐怕有点风险。”

    “……”

    苏白顿时被吓了一跳,“您的意思是?”

    “病人的血型罕见,目前我们医院的血库里缺少这样的血袋。”

    “这怎么可能?”苏白心里疑惑。

    他知道陈一聆血型特殊,但是也并不是万里挑一的血型。这家医院是整个a市条件最好的,又怎么会轻易缺失了血袋?

    医生见苏白提出疑问,适时的解释:“今天白天市里出现了一起重大的交通事故,血袋的供应量有所紧张。这种血型原本的储存量就不够,所以才造成了现在手术困难。”

    苏白心中怒火飙升,但此刻他却并不能一昧的发泄,这对于陈一聆的情况来说于事无补。

    他再来不及听医生的其他解释,直接了当的打断了她:“输我的。”

    “……”医生顿时被吓到,迟迟的不敢说话。

    苏白面色冷凝,淡定的低头看着医生,重复了一遍,“我和她的血型一样,输我的。”

    医生这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让苏白将外套脱下,带着他一路去了抽血室。

    此刻躲在暗处的林语完完整整的听到了这一段对话,面对苏白毫不犹豫的反应,她心里十分惊讶。

    究竟手术室里躺着的那位是什么身份,值得苏白这样冒险?

    但不管是谁,这人对于苏白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能让他拿自己的命去救。

    林语心底一阵酸气冒气,好半晌才平复了一下自己,刚刚转过头想要离开,却忽然发现背后不远处的栏杆旁边,斜斜的站着一个人,正对着自己微笑。

    “!”林语被吓了一跳,急忙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定睛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刚刚离去不就的周文衍!

    周文衍见林语正静静的看着他,显然是已经注意到了自己,干脆好心情的冲她摆了摆手,缓步走了过去。

    林语被男人走过来的动作怔的一愣,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

    周文衍轻笑笑,见对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眸中一片警惕,他摊摊手,说:“林小姐,你紧张什么?”

    见周文衍竟然知道自己姓什么,林语更是吃惊,但面上该有的气质她依然保持的很好:“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

    话虽这么说,但是眼前这人,又有谁能不认识?

    幕唱的幕后boss,苏白的二十年发小,周氏集团的太子爷。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啊。”周文衍陪她装傻,“我很好奇,林小姐这么晚了,来医院做什么?”

    “先生您似乎问的太多了,我可以不回答吗?”林语语气冷淡,但依旧保持了十足的优雅。

    她并不想因为自己的态度而得罪了周氏集团,这对她来说是一件非常得不偿失的事儿。

    “林小姐不说也可以,我其实都明白。”周文衍淡淡一笑,目光撇向不远处的手术室,“若我没猜错,林小姐大概是跟着苏白来的吧。”

    从他口中听到苏白这两个字,林语一阵心慌,抬头审视般的看着他:“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想要离开。

    周文衍忽然长臂一伸,拦住了她,随手一勾,逼着她向后退了一步,柔软的身子抵在了墙上!

    林语顿时反应过来想要推开周文衍,但对方强健有力的臂膀将她箍紧,根本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

    “好香。”周文衍蹭了蹭她的长发,笑容中多了一丝邪气,“其实我觉得,苏白并不如我啊。”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其实颇有魅力,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看着人的时候蕴藏着十足的风情,刺激的她心乱如麻。

    此刻就是心再平静如水,也难保不会泛起一丝涟漪。

    更何况是内心根本不平静的林语。

    “你到底想干什么?”林语一阵虚弱,被男人身上传来的热度烫的有些害怕起来。

    “不干什么,只是想跟林小姐交个朋友。”周文衍见对方脸红心跳的模样十分楚楚动人,在她耳边轻笑一声,随后松开了她。

    林语的腿顿时软了下来,险些瘫倒在地上。

    周文衍暗暗垂眸,从口袋中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她。

    “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尽管来找我,林小姐。”说完,周文衍动作轻柔的将名片递到了她的手里,白皙的手指状似无意的从她的指尖划过,吓得她立刻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这个男人,太危险!

    从刚才起就一直处于被动地位的林语此刻才缓过神来,见男人微微的对她一笑,从容而淡定的转身离去的样子,心里更是一愣,俊俏的脸庞不由自主的发起烫来。

    如果说苏白是朵高岭之花可远观而不可摘的话,那么这个男人显然要容易得手的多。

    但同时,也要危险的多。

    林语有些呆愣的站在原地,忽然想起手里还握着男人的名片,静静的看了两眼,似乎鼻尖还缭绕着几丝清甜的香水味。

    如果有需要,随时打给他……

    什么需要?

    林语不敢再往下想,脸上发烫的厉害,她急忙收拾好自己的小包,整理了一番仪表,根本不敢环顾四周,只迈着匆匆的步子离去了。

    匆匆离去的林语没有注意到四周的变化,更不会注意到苏白正按着胳膊饶有趣味的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场戏,见林语走的匆忙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苏白心里还有点小小的失望。

    这种好事,怎么能少的了他这个观礼的?

    不过眼下他也没多少心思去管他们俩的闲事,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手术灯已经灭了,苏白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快步迎了上去。

    陈一聆被人从手术室中推出来的时候仍旧是昏迷的状态,神情也安静的多,苏白跟在旁边一路进了病房,又听了一些医生的嘱咐,转身送他们离开。

    等到病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苏白随意的扯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悄悄的握了她的手,感觉到一丝暖意从指间传来,此时的心才真正的平静了下来。 :3ntu/lj/llm/pz3sfkg5eqdqr92zuitwtvy3etvljoait2vxwvygsew6vdk5oyn2z45pxtvqzd0gud5zenlv+a==/

    如果陈一聆真的出了事,他并不敢想自己究竟能做出什么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