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12章 很不开心,要搞事

时间:2017-12-25作者:言十九

    苏白十分淡定的放下了筷子看向她。

    陈一聆毫不畏惧苏白的冷淡眼神,抿了抿唇,面色愈加严肃起来。

    苏宪觉得头顶上两道寒气乱窜,刚想要插嘴,就听到他哥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现在是内部作战,你个外人进来是没用的。”

    外人……

    外人……

    他都成了个外人了!

    苏宪瞬时泪奔,放下碗筷踉跄着站起身坐回轮椅上,再也不想搭理他们俩,直奔大门而去。

    此时屋中只剩下苏白和陈一聆两人。

    陈一聆心底泛起一阵异样,却不知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绪在作祟。

    从小就历经风雨的陈上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突然会有了这种细腻的心思,反正她现在很不开心!

    苏白冷漠的看她两眼,说:“想干什么?”

    略带了几分寒气的声音在陈一聆听来无比扎心,她眉眼一扫,干脆利落的说道:“没事,吃饭。”

    说完,又抄起筷子,一顿饭吃的凶残无比。

    相比起她的凶残,苏白倒是显得淡定的多。

    吃醋了?

    陈一聆竟然还会吃醋?

    这倒是件好事儿。

    苏白想到这里,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的优雅尽数落进陈一聆的眼中,刺激的她眸子微微一缩,平复了一番心情之后,再抬起头时,脸上又是一片冷漠。

    “我走了。”

    变脸的速度简直让苏白为之惊叹。

    “去哪儿?”苏白皱眉问道。

    “陆听回来了。”陈一聆挣扎的想要起身,但是却发现自己坐在沙发的死角处,根本没办法独立站起来。

    无奈之下,陈一聆猛地一撇头瞪着苏白,十分凶狠的说:“快点,抱我!”

    苏白十分喜欢陈一聆张牙舞爪的模样,这给她过分漂亮的脸上添了几丝平时根本看不到的神采,一点一滴都似绸缎缠绕着苏白的心。

    “好好好,我抱你。”苏白露出几分满意的微笑,凑到陈一聆面前,俯身将她抱起,一面踢过轮椅,一面缓缓的将她放进了轮椅里。

    “老流氓。”陈一聆低声嘟囔一句,后腰上刚刚被苏白触碰过的地方流淌着一丝奇异的感觉,酥酥麻麻的,让她的脸上冒出几丝可疑的红晕。

    苏白轻笑一声,再也无法压抑心中情绪,双手撑在陈一聆轮椅的扶手上,趴在她耳边呵气,“你吃醋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陈一聆猛地一推苏白,眼底死守着自己最后的尊严,“都说了我不吃醋!”

    “好好好,我们只吃饺子的时候放醋,好不好?”苏白柔声哄她,又嘱咐了两句:“早去早回,顺便让陆听来我这里报道。”

    “知道了。”陈一聆此时态度软了几分,摆了摆手跟苏白道别,又从休息室拽出昏昏欲睡的秦宇,两人直奔幕唱。

    陈一聆走后,苏白便坐回到了书桌之前,想了想,抄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表哥?!”接通之后,电话那头传来陆听惊讶的语气。

    苏白一手夹着电话,一手握着银色的铅笔在纸上敲了敲,皱着眉斥道:“有什么事儿非要拉着我老婆去夜店说?你明不明白你的身份?”

    “???”陆听委屈,急忙解释:“表哥你不能不讲道理啊。”

    苏白呵的一笑,语调轻快,“我看起来像是个讲道理的人吗?”

    “……”陆听被这话噎的好半晌没反应过来,只好说道:“我知道了,我一定让一聆姐早点回去。”

    说完,他再也不敢听苏白有什么指示,急忙挂了电话匆匆的朝幕唱赶去。

    等到陆听赶到的时候,陈一聆已经坐在包厢中喝了三杯茶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此刻心情有些不大好,偌大的包厢里充满了陈一聆的低气压,偏偏陆听还一副不怕死的模样,推开门看见她之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旁。

    “上校,您这是怎么了?”陆听上下打量她一番,忍不住问道。

    不就是被暂时停了职,值得这样寻死觅活吗?

    陆听大咧咧的模样让陈一聆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静默了几秒之后,转头看他,“你是不是觉得我断了条腿,就不能揍你了?”

    “……”带着十足威胁语气的话语让陆听急忙坐直了身体,要素说道:“您消消气,这都是个意外。”

    “意外?”陈一聆继续盯着他,出口的话逐渐变得危险起来,“你不要告诉我,我被停职没你的功劳。”

    “……”陆听顿时脊背发凉,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事儿您怎么知道的?”

    她被停职在军区里目前算是个大众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停职的原因却是讳莫如深。

    除了几个亲信之外,没别人知道。

    是谁告诉她的?

    陆听不免在心里猜测起来。

    难道是苏白?!

    陆听一阵虚汗狂冒,心里暗暗否定了这个答案。

    不可能是苏白,她被停职的事儿,苏白是有一份功劳的。他表哥那样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自掘坟墓。

    陈一聆盯着陆听变化多端的脸庞,心里冷哼一声,放下手中茶杯,说:“我是和楚骁打了赌,但是这不代表你们就可以停我的职!”

    “……”陆听急忙摆手,“这也是为您好啊。”

    “为我好?”陈一聆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我被停职的第一天,就碰上了盛家的案子,这不是个巧合吧。”

    否则苏白也不可能推了军区的一概事务,专心待在苏氏集团。

    他对外宣称是为了照顾苏宪,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苏白是另有打算。

    而且苏白明摆着就是提前将她扔进了这个局里,想跑都跑不了。

    陈一聆顿时一阵火气冒起,对着陆听也没了好脾气,“东西呢,给我。”

    “……”陆听急忙从随身携带的包中掏出一份资料递给了陈一聆,心里哐哐的直敲鼓。

    苏白和陈一聆,一个都惹不起。

    他的命实在太苦了。

    陈一聆懒得理会陆听此时顾影自怜的模样,只淡淡的吩咐一句:“我不在军区,好好的锻炼,若是让我的赌局输了,你们就都等着归苏白管吧。”

    说完,手下轮椅动了动,推着出门去了。

    秦宇此时在门外早就是等得昏昏欲睡,见门开了,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走吧,回去了。”陈一聆看了看表,吩咐道。

    秦宇点头,走过来推着她的轮椅,向前走去。 :3ntu/lj/llm/pz3sfkg5eqdqr92zuitwtvy3etvljoait2vxwvygsew6vdk5oyn2z45pxtvqzd0gud5zenlv+a==/

    可刚刚走过拐角,眼前便出现了分外劲爆的一幕,顿时让两个人惊掉了下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