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官在上:悍妻太惹火 第11章 偷听的人,是不是该死

时间:2017-12-25作者:言十九

    这一系列快速的动作前后不超过十秒钟。

    苏宪被他哥迅猛而漂亮的动作小小的惊艳了一把,低头去看被撂在地上的人,心里倒是暗暗的吃了一惊。

    赵子梵?

    苏白侧身站在她的脚边,见她弯曲着腿坐在地上的模样有些狼狈,皱了皱眉头,走到沙发前抽出了薄毯扔给她,说:“赵特助,这么闲?”

    赵子梵被苏白的动作早已惊得五魂丢了三魄,猛然接到苏白丢过来的薄毯,先是一愣,随后急忙盖住了自己的身体,颤着声音回答:“我只是想要敲门向您汇报一下今天的行程……”

    她当然不敢说出实情!

    如果让苏白知道自己是来探陈一聆底的,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陈一聆转头饶有兴趣的看过去,只觉得苏白居高临下的模样颇有王者风范,顺便搭了个话,“白哥,我还欠这位小姐十六万八呢,要不您帮我还一下?”

    这句话无疑于火上浇油,让屋内气氛更是尴尬。

    苏宪很惊奇的看陈一聆,心里不得不佩服。

    陈一聆头一回来就能惹到整个公司里脾气最差的女人,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吃你的饭。”苏白懒得搭理她,闲闲的走了两步,靠在沙发一边放松了下身体,握了握拳,又松开了手:“我这人一向不喜欢别人偷听,有什么事儿大家都放在明面儿上来说,为什么要偷听呢?”

    陈一聆:“……”

    苏宪:“……”

    明面儿上?

    放到苏白面前摊开说,那还有机会活着吗?!

    陈一聆和苏宪由衷的在心里默默吐槽苏白。

    苏白直接无视了身后传来的两道鄙视的眼神,接着说:“你说你来向我汇报工作,可现在好像并不是工作时间。”

    “我……”赵子梵心里一阵唐突,慌忙中扯出的谎言让她不知该如何应答。

    苏白从来都是温和有礼的,见谁都是带着淡淡的笑容,怎么会是眼前这个眼神冷凝面容严肃的男人!

    可是他嘴边挂着的笑容,又让赵子梵无法欺骗自己的眼睛。苏白这种历经多年沉浮所磨练出的内敛气质与态度,是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

    “不着急,慢慢编。”苏白优雅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袖扣,轻轻解开,将袖子挽起一半,露出半截结实的小臂,慢慢的在赵子梵面前蹲下。

    “赵特助跟我也不是头一回见面,对我的脾气应该也熟悉。”苏白与赵子梵眼睛平视一番,黑眸中倒映着对面女人惊恐的神情,“偷听的人,是不是该死?”

    从喉间发出的清冽嗓音似乎沾染了一丝血腥,苏白嘴角微勾,只静静的看着面前慌乱的女人,仿佛看着一只猎物般,眼神幽深不见底。

    什么!

    赵子梵顿时觉得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四肢百骸里散发着麻木。苏白的这句话将她的脑袋砸的有点晕,条件反射的喊道:“不要!”

    “不要?”苏白反问,眼眸愈加幽黑,“那赵小姐听到的事,就算完了?”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赵子梵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在苏白的步步追问下险些要崩溃,急忙摇头辩解。

    她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

    她刚刚走到苏白的门边,突发奇想的想要听听屋里的动静,可还没等她听到什么,门就被打开了。

    “我真的没有,您要相信我啊!”赵子梵看着苏白的脸庞,一时间泪眼模糊起来。

    比起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女人,她更害怕苏白不相信她!

    苏白这人深不可测,可是还没等她有所行动就要一败涂地,她怎么甘心?!

    被压在面前男人强大气场下的赵子梵有些喘不上气来,但是此刻她已然顾不上那么多。

    苏白眼眸一眯,站起身来,问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赵子梵一顿,听见这话更是着急,心中急忙想要补救,慌忙之中她灵光一闪,脑子里忽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

    “林语!林语!那个女人她来公司是有目的的!”赵子梵擦了擦眼泪,声音迫切而激动,“她根本不是s市的人,而且s市大学也根本没有她这样一个人!”

    这话一开口,倒是让屋里三个人有些意外。

    陈一聆眨眨眼睛,凑到苏宪面前,悄悄问道:“林语是谁?”

    苏宪挑眉,回答:“我哥的特助。”

    “你哥的?”陈一聆顿时抓住重点,追问苏宪:“不是你的?”

    “咳咳。”苏白的一阵轻咳适时的打断了他们俩人之间的对话,陈一聆抬头看去,果然收到苏白一个不悦的眼神。

    他还不高兴?

    她还没问这个特助是怎么回事呢?

    陈一聆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却只看到了苏白的后脑勺儿。

    “接着说。”

    赵子梵平复了一番心情,深深的呼了两口气,“林语她肯定是有问题的,她身份不明,来公司一定不安好心!”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苏白问。

    “我……”赵子梵沉默了一下,脸色顿时尴尬,但在苏白清亮眼神的直视下,也只好说出了实情,“她对您有意思,全公司的人都看得出来……”

    言下之意,自然是因为苏白太过受人欢迎,赵子梵为了更有胜算,才不得不开始衡量自己的这个对手。

    可谁知道这一查,就查出了这样一个秘密。

    陈一聆听完这话顿时乐了,“白哥,我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受欢迎。”

    轻松的语调让苏白面色更冷了一分,转头训斥她:“闭嘴,吃你的饭。”

    赵子梵被他严厉的语调吓的一哆嗦,又将手中的薄毯捂紧了些,心里默默的盘算起来。

    陈一聆倒是从这故作严厉的话里听出了几分小小的尴尬。

    干脆腿一伸,不再多跟他说话,伸手拿起了自己的碗,准备继续吃饭。

    “我是个军人,军营里如果犯了错,可没有什么补救的机会。”苏白转过头,看了一眼仍旧坐在地下的赵子梵,说:“赵小姐,下不为例。”

    突如其来的轻笑声如同恩赦一般在赵子梵心中炸开,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苏白,只看到对方懒懒的扫了她一眼,转身走回到沙发坐下了。

    她急忙站起身,将毯子裹在自己的身上,再不敢多说一句,脚步踉跄的推开门,匆匆逃走了。

    陈一聆转头瞥了一眼关门的赵子梵,只从对方面上看出一丝凄楚,妍丽的面容泪痕未干,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别看了,菜都凉了。”苏白见她一直扭着头看,提醒了她一句。说完,自己拿起筷子要去夹盘中的菜。 :3ntu/lj/llm/pz3sfkg5eqdqr92zuitwtvy3etvljoait2vxwvygsew6vdk5oyn2z45pxtvqzd0gud5zenlv+a==/

    陈一聆却是眉毛一挑,放下手中筷子,好整以暇的看了看苏白,突然冒出一句:“白哥,不解释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