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五十章:我去接你

时间:2017-10-18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五十章:我去接你

    现在唐宝都觉得自己心理又添了一个毛病。

    那就是有人说她长得像谁,心里的阴影就会见风长。

    她是大众脸么?和肖蕊相似认命就算了,走在路上还说和明星像。

    真是见鬼了。

    出了电梯的唐宝,等身后的电梯关上。

    回身对着铝合金镜面的电梯门瞅了瞅自己的身影,脸,从头看到脚。

    还真有些相似。

    不是像某个明星,而是像所有的明星。

    那明星出门就是她这个德性。

    全身上下包得就像是得了风疹。

    唐宝没办法。

    虽然觉得帝昊天跟过来的可能性很小,但唐宝也要把这个很小的几率给掐灭。

    依前车之鉴看来,她觉得打扮成这样是很有必要的。

    万一帝昊天骤降眼前,她躲都没法躲。

    不过,唐宝的觉悟还是太小。

    要真的帝昊天骤降,她能逃得掉?

    到了约定的医生会诊室。

    头发花白,戴着眼镜的医生,看起来就像是很有经验心理学高超的人。

    而且看起来挺慈爱的,让唐宝的情绪稍微放松了些。

    “请说说你的症状。”医生说。

    唐宝先是往四处瞅,似乎不放心,怕有人听到的样子。

    医生见她鬼鬼祟祟的样子,便说:“放心,病人的**是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

    确实,会诊室连个助手都没有,就医生一个人。

    “就是……在紧张害怕,或者压力之下会偷东西。”

    “那说一说你每次在什么情况下偷的东西,具体说一下。”

    “第一次是在我高中的时候,怕自己考不上大学,我就跑去超市偷了东西;第二次是得知我爸爸出车祸,去超市偷了东西;第三次是我爸爸重病,我在医院里偷人的钱包;第四次是在我知道我爸爸有可能的死因后,我又在超市里偷了东西。其他就没有了。”

    “看来你偷东西是不分对象和地点的。”

    “是。医生我这毛病是不是很严重啊?”

    “不用担心,如果好好配合心理治疗,会好的。”心理医生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会再你有缺陷的心理上再添负担。

    那只会让病人的病情更多严重。

    “那就好。”唐宝松了口气。

    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看这方面的疾病,然而她也害怕会越来越严重。

    再说,她得为旁人考虑。

    “我想问一下,你的母亲还健在么?”医生一边写下她的描述一边问。“她知道你有这个习惯么?”

    “我妈妈很多年前过世了。”

    医生抬起头来,问:“怎么过世的?”

    “生病。”

    “你多大的时候?”

    “十岁的时候。”

    “你和你母亲关系好么?”

    “当然好。”

    “这样。你偷东西基本上都是因为亲人出事而会经常有的表现,可以说一般情况下你的紧张不至于让你偷东西。所以,我想问,你妈妈生病的时候你有没有偷东西?”

    唐宝回忆自己在十岁左右的事,然后摇摇头:“我不记得我有偷过东西。我记得我第一次偷东西就是高考。”

    “你有没有受到刺激?”

    “没有。”

    “也就是你高考的时候突然间就控制不住地想偷东西?”

    “对,控制不住。”要控制得住她也不会来看心理医生了,自己都能把自己治好了。

    唐宝看着下笔疾书的医生,又问了一次:“医生,我的是不是很难医治?”

    “心理疾病和外界的因素是分割不开的,有刺激性的,有**性的,有缺爱型的。也就是说,偷东西分三种,一种是因为物质上的不满足而想要不劳而获的偷窃行为;第二种就是受到外界事件的刺激而想通过偷东西的紧张感来治愈抚平内心的不安感,类似以毒攻毒;第三种就是你想要用偷东西来吸引某个人的注意力。”

    “第二种。”

    “但是你说你没有受到刺激。这是属于刺激性的心理疾病。”

    唐宝心里有火苗了。

    瞪着医生,确定不是庸医么?难道有我还需要和你隐瞒病情?隐瞒病情我就不来了。

    但是他又说的好有道理。

    **型的肯定不是,那就是剩一个缺爱型的。

    “难道我缺爱?”唐宝扪心自问。“不像啊?”

    “有的时候心理疾病是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的,就好像精神病患者说自己没病。有的时候病情也是潜移默化的。你高考怕考不好是不是担心你被家人责怪?”

    “是。”唐宝怕她爸骂她,然后周向婷母女就更得意了。

    她偷东西都是因为唐启山。

    那么这么一说来,她真的是缺爱造成的?

    “现在你的父亲已经过世了,你可以看看自己以后还会不会偷东西。如果不偷了,那便不治而愈了。”

    唐宝走出会诊室,整个人还有点不相信。

    真的不会偷东西了么?

    电梯门打开,刚好有个女人走出来,手臂上挎着包。

    唐宝的视线尾随着,没有一点想偷的**。

    甚至心理鄙夷。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偷东西的时候控制不住。

    要是想明白了,也不至于看医生了。

    希望医生说的那样,她不治而愈了。

    不知道为什么,唐宝总觉得第二种的状况和她非常相似。

    可是她又没有受过什么刺激。

    唉,不想了,还是听医生的吧!

    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唐宝边进电梯边拿手机。

    一看是帝昊天,再看时间,七点还没有到啊?

    找她干什么?

    做贼心虚的人是不太想接听的,好像接听就能被帝昊天那双能剖析灵魂的黑眸看穿一样。

    接听——

    “干什么?现在离七点还有半个小时呢!”

    “在哪,我去接你。”

    “不是说了我自己坐公司的车回去么?”

    “我已经在路上了。”

    “……”唐宝恨得牙痒痒。

    这个人到底是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啊?

    自动忽略是不是?

    “我在奢侈品街。”

    唐宝挂了电话之后,就恨不得电梯上跳动的数字直接从6飙到1。

    出了电梯,唐宝就跑出医院。

    一边跑着一边将身上的帽子眼镜口罩全摘下来,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内。

    她总不能说她在医院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