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四十八章:被人掳了

时间:2017-10-1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四十八章:被人掳了

    帝昊天沉默下来,沉默到唐宝都以为他不会回答了。

    总觉得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夹着一个敏感的肖蕊。

    说不定就是帝昊天的禁忌。

    而她就这么直白地问出来。

    所以让帝昊天为难了吧?

    就在唐宝想着要不要聪明地转移话题时,就听到帝昊天低沉的声音落下来:“是她。”

    说这话的时候,帝昊天深黑的眸盯视着唐宝等待的纯情的小脸,然后看着她微微垂下羽睫。

    “还真是她啊!”唐宝清丽的眉头无奈地皱了下,“那我以后不是要看到她礼让三分?”

    “怎么说?”

    “她不是救过你妈妈嘛,你又娶了我,我是不是得礼让三分?”唐宝虽然心里很不爽,但好歹她和帝昊天是夫妻啊。

    不能对帝家的救命恩人不给面子吧?

    “真这么想?”帝昊天墨眉一挑,闲趣地凝视她。

    “就是这么想的!不过也就三分,多一分都没了。”唐宝申明这一点。

    帝昊天粗粝的手指玩弄着嘟起的小嘴,低沉如哑地说:“不用。”

    “什么不用?”唐宝的嘴被玩得痒,抿了抿问。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仿佛感到帝昊天的手指有些抖。

    该抖的不是她么?

    因为被摸的人是她呗!

    “半分都不用礼让。”

    “为什么?”唐宝问,脑瓜子立刻想到什么,“是不是你给了她很多好处?”

    要不然为什么不用呢?

    “给了。”

    唐宝想着也是。

    而且肯定是好处很大的。

    唐宝没问给了什么好处,只问:“是不是因为你给了肖蕊好处,她才离开的?”

    “嗯。”

    唐宝看穿一切的表情,说:“我就说嘛,肯定是这样的。”

    不过因为好处就离开了帝昊天,现在好意思回来?也太差劲了。

    唐宝现在心里舒服些。

    肖蕊和帝昊天的关系就是如此简单的。

    说什么替身,她才不是谁的替身。

    唐宝嘴上被弄得痒,回神不满:“痒,你再弄我就咬你了!”

    “又不是没有咬过,我全身上下你都可以咬。”帝昊天眸子似宠似邪。

    唐宝脸上的红都晕了开来。

    “你身上太硬,我才不要咬。”

    “身上哪里硬?”

    “身上哪里都硬……”唐宝据理力争,却对上帝昊天散发着邪恶因子的眸。

    浩瀚的深度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了。

    唐宝趴在桌子上的脑袋往后缩了缩,红着脸怒目瞪着帝昊天。

    她瞅了瞅眼前的修长手指,想着要不要给他一口咬下来?

    免得他老是欺负她。

    唐宝没那个机会了。

    因为她的什锦面来了。

    “哇,真香!”唐宝顿时有了胃口。

    撩起面就吸了一大口。

    帝昊天墨眉拧着:“别给我烫到了!”

    唐宝埋着头吃面。

    心里犯嘀咕,别烫到了不就可以了?还别给我烫到了。

    霸道的人说话都是和别人不一样。

    好像她就是他身上的某个器官一样。

    帝昊天的深眸专注地盯着唐宝毫不做作吃面的样子,仿佛得到满足的是自己。

    而脑海里的回忆片段让他神色凝结。

    十岁的小女孩被压在石头下,脑袋鲜血淋漓,抓着他的裤脚,声音低弱:“大哥哥别走,救我,大哥哥……”

    帝昊天的心脏紧缩的厉害,像针刺的一样。

    唐宝没有烫到,她吸了一大口后抬头,然后直接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嘴里的面都喷桌子上的菜里面了。

    帝昊天回神,脸直接黑了,上前就给她拍脊背,拍到唐宝的咳嗽停下来。

    “叫你别烫到,你直接呛给我看?”帝昊天脸色阴沉。

    唐宝将因呛到而涨红的脸转向帝昊天,特别委屈:“能怪我么?我一抬头你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多吓人啊?”

    “……”帝昊天的脸色紧绷着,声音微提,带着危险。“我看着你很吓人?”

    “不是那种吓人,就是……”唐宝说不出来,干脆就打比喻,“比如你低着头走在夜间的小路上,走着走着,忽然前面一只野兽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你,张着大嘴散发着血腥味,你说,你害不害怕?”

    “……找揍?”

    “……”唐宝猛摇头。思忖,难道自己的比喻不好?应该是不好,不然这人不会脸色恐怖成这样。“那我重新比喻一个……”

    “还吃不吃?”帝昊天声音带着强忍的怒火。

    他再要听下去,他就真变成野兽吃了她了。

    “我吃我吃。”唐宝继续将注意力放在她的面上。

    然而视线转过去的时候就看到被她糟蹋的那些菜,问帝昊天:“这些都沾我口水了,怎么吃?”

    “你的口水我吃得还少么?”

    “……”唐宝将脸埋着吃面。

    可以看到那红一直蔓延到雪白的脖子里。

    唐宝办公室里的那个键盘还是被她给废了。

    不是敲打键盘造成的。

    而是她打翻了喝的水,直接给浇了个透,然后某几个键盘失灵。

    于是,拉着万米莱去买键盘。

    两个人是电脑店去转悠了。

    这里简直就是游戏爱好者的天堂啊!

    唐宝看到个和她同款的键盘,扯过万米莱,不解地问:“你为什么给我买这么便宜的?”

    万米莱想了想,很淡定地说:“你不是一向都很抠门么?买这个价的时候我还犹豫是不是太贵。结果,还真是太贵了,因为你太废键盘。”

    “我也不是故意将水倒键盘上的啊。”唐宝无辜眼。

    “人家怎么不会有这种意外?”万米莱翻了她一个白眼就去别处给她自己去挑鼠标垫了。

    唐宝想说什么,见人不理她,话就卡在了喉咙口,上不来下不去。

    可真难受。

    刚想跟上去据理力争时。

    身后伸出一只手,捂住唐宝的嘴,往后拖,一气呵成——

    “唔!”唐宝想叫前面的万米莱。

    万米莱正低着头,什么都没发现。

    在眼皮子底下作案,实在是胆大。

    唐宝毫无反抗地被拖到外面。

    不管怎么挣扎都挣扎不掉,也看不到身后的人。

    只觉得这个人的力气大的出奇。

    一点都反抗不了。

    唐宝急得心脏加速。

    难道她就这么被人被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