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四十六章:认错人了

时间:2017-10-1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四十六章:认错人了

    于是,想要保持存在感的某活宝,就将自己的身体贴向帝昊天。

    不是那种轻轻地靠着,而是整个贴着。

    然后两只手还抱着帝昊天的手臂。

    看起来相当的亲昵。

    蓝婉柔看到了。

    唐宝自然是做给她看的。

    不看到不是白做了?

    蓝婉柔气息不稳地看着。

    她在看到帝昊天出现时就很满足了,为什么要让她看到唐宝?

    她为什么要靠帝昊天那么近?

    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关键帝昊天还怕唐宝摔着手还护着她。

    帝昊天不是不会在公众场合做这样的事么?

    为什么这么纵容?

    蓝婉柔觉得,一定是唐宝的计谋,才会让帝昊天如此的。

    在接收到唐宝投过来的挑衅眼神时,蓝婉柔的气就更不顺了。

    这还不够,唐宝又说了一句话,对帝昊天说的:“我说的吧,生病的人要来看的,不然多可怜啊!”

    这话的意思就是,帝昊天是她同意过来才来的,否则才不会来看她。

    蓝婉柔狠狠地喘了几下,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额……唐宝傻愣住。

    真晕了?

    “快去叫医生!”帝均白吩咐下人。

    下人赶紧去了。

    帝昊天说:“看来,我过来不仅不会使她的病好转,还会加重。以后她再要有什么病症,不要再来城堡告知我。”

    随后拉着唐宝就走了。

    在车上的时候,帝昊天一掌扣在唐宝的屁,股上——

    “嗯!”唐宝哼哼两声。

    也不去说什么不要打我屁,股了。

    反正说了也是白说。

    帝昊天该打屁,股,还是打屁,股。

    “这就是你的坏主意?”帝昊天言语里没有责怪,反而像是纵容宠爱。

    “我什么坏主意?我什么都不知道。”唐宝水灵灵的眼珠子乱闪,就是不看帝昊天。

    好吧,她就是故意在蓝婉柔面前做那些动作的。

    谁让她在白天的时候说那样的话气她。

    说什么,帝昊天可以娶她,也可以废了她。

    这一天蓝婉柔不会看到的。

    因为她会先废了她!

    不过在帝昊天面前她可不想承认。

    谁知道帝昊天会不会不高兴?

    就在她这么想着时,就听到帝昊天说:“做得好。”

    “你不怪我么?”

    “不会。”

    唐宝咧着嘴笑。

    帝昊天忍不住地动手捏她稚嫩的脸。

    “唔准捏唔……”唐宝扭头就咬帝昊天的手。

    一下子将帝昊天的一根手指给含进去了。

    湿软如天鹅绒般的舌头缠着修长粗粝的手指。

    让帝昊天的眸色蓦然加深。

    呼吸都变得粗起来。

    唐宝感觉不对劲,就要松口。

    然而后脑勺被帝昊天的另一只手给扣住,不让走。

    那样,唐宝就必须含着手指了。

    “帝昊天……”唐宝嘴里含糊不清地叫他。

    有求饶的意思。

    “不是想咬?”帝昊天压抑着喉咙的沙哑问。

    唐宝龇了龇牙,表示她会咬断他的手。

    帝昊天看着她做着发怒的表情,有趣地让他黑眸含着碎片似的光泽,全部折射在唐宝的脸上。

    手指在她嘴里撩动着舌头。

    手指粗粝的触感在舌头上滑动。

    唐宝的脸都红成一片了。

    接着,舌头上的敏感被狠狠地刮过时,唐宝浑身一抖,牙关用力地一咬——

    “嗯!”帝昊天闷哼一声,神情染着**。

    唐宝吓得赶紧跑老远,离帝昊天最远的位置。

    蓝婉柔救醒了。

    她这个病就是如此。

    死也死不了,活也活得不舒坦,就是折磨人。

    醒来后,帝昊天和唐宝早就不在了。

    房间里只有帝均白和李玉怀。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蓝婉柔歉意地说。

    “你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会越来越严重了?以前都没有这样晕厥过去的啊?”李玉怀担心地问。

    蓝婉柔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她是气急攻心导致的晕厥。

    她见不了唐宝和帝昊天那般亲热的样子。

    明知道他们是夫妻,肯定会做比看到的更亲热的事。

    可是她就是没法说服自己去淡然看待。

    她一直那么喜欢帝昊天,为了他,她可以连命都不要。

    结果……

    李玉怀出去之后,帝均白就说:“忘掉他吧。”

    蓝婉柔抬起苍白的脸,看着帝均白。

    “他已经结婚了,任何人都不会有机会。”帝均白眼神闪过片刻的的失神。

    “凭什么要忘掉啊?我喜欢昊天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结婚却不让我知道,为什么?”

    “告诉你只会加重你的病情。因为帝昊天想结婚,没有人能阻拦得了。你就算知道了也没用。”帝均白劝她。

    蓝婉柔明明知道就是这样子的。

    可是听了帝均白的话之后,泪水还是滴落下来。

    “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养好自己的身体,身体不好,你什么都要不到。”

    “我知道,所以我在努力,都是唐宝,如果不是她用话刺激我,我的病就不会发作……”蓝婉柔还是恨唐宝的。

    “你去找她了?”帝均白愣了下,问。

    “我去问一件事。”

    “什么事?”

    “就是差不多十年前发生的一件恐怖袭击事件,当时一个小女孩偷了大伯母的钱包,阴差阳错地救了大伯母一命。我只是想去问问是不是唐宝。”

    “那是她么?”

    “似乎不是。她说她不记得有这个事。我看她也不像是装的,确实是不知道。如果不是的话,那那个人就是肖蕊了。但是回头想,真是肖蕊的话,帝昊天为什么要娶唐宝呢?还是说,帝昊天认错人了?”蓝婉柔猜测。

    帝均白沉思了片刻,没说出什么来。

    对蓝婉柔说:“你不要想这些了,伤神就会拖累身体,多休息吧!”

    帝均白叮嘱了佣人几句,转身就出去了。

    肖蕊找上门的时候,唐宝都想本能地拿板砖拍了。

    上次躺在帝昊天的床上,弄得她郁闷了好些天。

    还和帝昊天冷战。

    她居然好意思送上门来。

    唐宝和万米莱从超市出来,唐宝嘴里还吸着酸奶呢。

    肖蕊就那么出现了。

    “上次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应该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去城堡的,可是昊天真的很喜欢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去拒绝。你不会怪我吧?”肖蕊温柔地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