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三十九章:这间房能睡么

时间:2017-10-1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三十九章:这间房能睡么

    唐宝默默地想,两个人最好闹掰,老死不相往来。

    要不然,她的那点事要是被帝昊天知道了,她有理也会变得没理。

    更会被帝昊天整个人活吞了。

    顾临深将手机挂断,对唐宝偏了偏脑袋:“你可以下车了。”

    唐宝一愣,怎么就答应了?刚才的态度还那么恶劣。

    难道是因为帝昊天的电话?

    “不舍得下车?那就跟着我走。”顾临深眼神幽冷幽冷的。

    “你做梦!”唐宝说完就拉开门,下车了。

    关门的时候,故意用最大的力度将门甩上去。

    ‘嗙’的一声。

    “……”顾临深。

    唐宝回到公司,脸色都不太好。

    一个是因为顾临深,还有个是因为帝昊天。

    前者是气得,后者是给她吓得。

    但是唐宝随即就想了,凭什么她和帝均白喝个茶就有罪了?

    帝昊天还和肖蕊上床了呢!

    相比之下,孰重孰轻?

    唐宝的脑袋里想着,帝昊天到底有没有和肖蕊上床……

    “唐宝,你没事吧?”万米莱看她回来,过来问。

    趴在桌子上的唐宝坐起身。

    “我没事。”唐宝想了想,对万米莱说,“你真的很喜欢顾临深么?”

    万米莱点点头:“有什么问题么?”

    “我觉得如果喜欢还没有那么深,就不要去喜欢了。”唐宝说。

    “怎么了?”万米莱问。

    “在喝茶的时候,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跟他说?”唐宝问。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我又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谈……”

    “不知道怎么谈那是因为都是男孩子主动啊!顾临深那种人不知道你为什么就是看上眼了。你什么癖好啊?”

    “是不是顾临深跟你说了什么?”万米莱问。

    “不是说了什么,而是做了什么。”唐宝说完,看万米莱待在那里,忙说,“他当着我的面调戏服务员啊!还把手伸进服务员的围裙里面。他还当我没有看见呢!你说,这样的人你还要喜欢么?”

    唐宝可不能说被顾临深调戏的人是自己。

    要不然和自己的好朋友这样,多尴尬啊。

    “他……他真的那样做了?”

    “可不是。我跟你讲,顾临深真的人不怎么样,到时候你真要和他交往,吃亏的可就是你。”唐宝觉得顾临深的人品有问题。

    绝对是不能让万米莱跟着他的。

    否则还不是被吃得死死的。

    万米莱思索了下,最后也看开的语气说:“算了,这种事还是听天由命吧!如果有缘分,我就算躲也躲不开。”

    “这才是我的米莱嘛,以后我给你介绍个更棒的!”唐宝心情转好。

    她可不想万米莱以后伤心难过。

    那样她会剁了顾临深的。

    “你准备给我介绍谁啊?像帝均白那样的?”

    “对啊,很不错吧?”

    “你可拉倒吧!”

    “……”唐宝。

    唐宝回城堡后,头顶上总觉得飘着一团黑云。

    密密匝匝的。

    对于白天发生的事,唐宝掩藏在肚子里,什么都不说。

    帝昊天开始没有发作。

    等吃了饭之后,才开始。

    “没有话要对我说?”帝昊天的脸色阴沉沉的。

    唐宝低着脑袋看似四处转悠漫不经心,实则她是紧张。

    “我有什么话要说的?”

    帝昊天的脸色绷了绷,他从接了顾临深的电话开始就忍到现在,她却跟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他的忍耐力都要到极限。

    “哦对了,跟顾临深喝茶了。”

    “和他喝茶之前和谁在一起?”帝昊天追问。

    “你说的是……均白哥么?”唐宝问。

    “谁让你这么叫他的?”帝昊天的脸色铁青,阴暗不已。

    “我一直都是这么叫的啊。”唐宝觉得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以后不准再这么叫!”

    唐宝没说话,眼睛看向别处。

    帝昊天不是不知道,他骗唐宝结婚,就有帝均白的功劳。

    否则唐宝怎么会去替代新娘呢!

    帝昊天心里的躁动翻江倒海,难以平息。

    脸色阴沉至极。

    见唐宝一副不受教的样子,怒火更甚。

    上前将她狠狠地抵在墙壁上压制着。

    掰着她的脸。

    “更不能和他私下里接触,我说的话听到没有?嗯?”

    “你这样子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我这喝茶称呼什么的都是小意思吧?最起码帝均白没有躺在我的床上等我洗完澡!”唐宝涨红着愤怒的脸反驳着。

    帝昊天的脸色怔住,神情冷硬紧绷,黑眸瞬间变得充满戾气地看着她。

    拳头朝唐宝控制不住地袭击过去。

    唐宝吓得脸色发白,本能地闭上眼。

    急劲的风扑面而来。

    再擦过耳边。

    墙壁被击的‘轰’地一声在耳边炸开。

    唐宝身体僵着一动不敢动,心脏狠狠地抖动着。

    差点停止。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帝昊天已经不在眼前了。

    房间只有她一个人的气息。

    唐宝觉得双腿发软,随时都要倒下去的错觉。

    转过脸,看到坚硬的墙壁上被打下去一个坑。

    如此大的力气,让唐宝呆愣着。

    如果那一拳打在她的脸上,恐怕她得七窍流血。

    晚上的时候,唐宝洗了澡上了床,帝昊天都没有回房间。

    在差不多十点的时候,唐宝走出房间。

    看到张莉,问:“帝昊天呢?”

    “帝少出去了。”

    唐宝转身就回房间。

    脚步却顿住,看着隔壁关着的房门,问:“这间房能睡么?”

    “里面没床,不能睡。”张莉说。

    唐宝没有再问什么,回了帝昊天的房间,躺回了床上。

    还说考虑让她睡到以前的房间,看来他根本就没有考虑。

    不过是哄哄她的罢了。

    她就不知道帝昊天凭什么要生气。

    她什么都没做,而他做的那么过分。

    到底哪个才是严重的啊?

    还好意思跟她发怒。

    帝昊天就是个霸道又强势的恶魔。

    唐宝越想越觉得委屈,眼眶里蓄着泪水。

    帝昊天去了酒吧,没有坐在包厢,就坐在外面开放式的座位上抽烟喝酒。

    黑色的裤子衬衫,讲究而高档,手腕上价值不菲的表戴在好看的手腕上充斥着男人的魅力。

    刀削剑刻的脸廓在忽明忽灭的光线下更显棱刻有型,还有那狂肆冷傲的不羁气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