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三十六章:又要和我分居

时间:2017-10-1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三十六章:又要和我分居

    被帝昊天的神物吓得。

    可不是么?

    被一炮筒抵着,谁都不敢动。

    怕被突突了。

    “别生气了,嗯?”

    “难道我不应该生气么?”

    帝昊天咬住她的下颚,啃着上面细嫩的肉:“当然能,这件事是我处理的不好,以后都不会再发生。”

    唐宝的下颚传来密密麻麻的酥麻感觉,难耐地咬着唇躲避,却怎么都躲不开帝昊天的肆意。

    皱着清丽的眉头,问:“帝昊天,你为什么非娶我不可?我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个问题。”

    “那就不要想了。”帝昊天的舌尖抵在了唐宝纤细的脖子上,轻轻地啃着。“你只要记住,我非你不可。”

    唐宝的气息急促,感觉自己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抓在帝昊天肩膀的手很是无力。

    “帝昊天,别再弄我了。”

    “吃不消了?嗯?”帝昊天传来低沉的笑。

    震荡的,仿佛是从厚厚的胸腔发出来的。

    很有质感和魅力。

    唐宝发颤地哀求:“别弄了,别这样弄……”

    帝昊天抬起脸,凝视着唐宝因受不了而泛红的脸,水眸荡漾着涟漪,潋滟一片。

    让他的身体都要爆炸。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用一个眼神就让他有反应,更别说还如此强烈。

    不过如果现在要她,唐宝肯定不会愿意,这小东西现在虽然软绵绵的,但还在生气。

    “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了我呢?”唐宝问。

    “这辈子都不可能。”帝昊天搂着她的臂力又紧了紧。

    因为身体贴着。

    唐宝很容易就能感到帝昊天身体上的变化,危险又炙热的。

    “我想睡到以前的房间去。”

    帝昊天的脸色有些黑:“又要跟我分居?”

    “因为我不稀罕跟你一个房间。如果你不愿意,我就睡到唐家来,天天往这边跑。”

    “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

    帝昊天的脸色更沉了。

    但眼下先要将小东西的怒火给抚平,所以,说:“我考虑。”

    哪怕只是考虑未同意,帝昊天心里都带着阴沉的怒火。

    便狠狠地咬向唐宝的小嘴,却并不舍得用多大的力。

    只是让她呻吟地叫出声罢了。

    将唐宝送回公司后,帝昊天接到电话后,便没有去帝氏了。

    电话是洋房处打来的。

    虞桑环的头痛症又犯了。

    医生刚给看完,站在一边。

    “这老毛病就是这样,我都习惯了。”虞桑环看着自己一向淡漠的脸都看习惯了。

    只是想到那天看到的帝昊天震怒的脸,都让她不敢相信的。

    因为哪怕是她这个做母亲的,都无法让帝昊天的情绪完全地表露出来。

    “事情我已经听肖蕊说了。这孩子……”虞桑环叹了口气,“她知道错了,你就不要再怪她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当年的选择,我岂能这么绕过她。”帝昊天想到唐宝受的委屈,脸色更是阴沉了下来。

    “那丫头很生气?她在跟你生气?”虞桑环虽然不敢相信,但想到某种可能,便不太满意地说,“她的脾气也是倔的,要真是有什么,看你对她的态度也足够了。”

    帝昊天沉默,脸色深沉冷硬。

    “昊天,你可有想过,如果有一天那丫头知道你娶她的用意,她能接受么?”

    帝昊天的脸色变了变,声音略哑:“她不会知道。”

    虞桑环冷笑一声:“我倒觉得肖蕊比她要好些,至少她不敢这么跟你闹脾气。”

    虞桑环可没有忘记,那天在超市里让座的事。

    她一眼就认出了唐宝,所以故意那样说的。

    唐宝倒好,直接说她倚老卖老。

    这样的人做儿媳妇是绝对不合格的。

    她是看不惯的。

    “你也不要太过宠她,让她不知道分寸。”

    “她是我老婆,宠她是我唯一会做的事。”

    唐宝在公司的时候,接到帝均白的电话。

    唐宝便赶了过去。

    此刻正和帝均白在喝下午茶。

    “我在你公司附近办事,顺便叫你出来了。最近还好么?”帝均白问。

    “我很好。”

    “你……看起来好像不开心?”

    “可能是工作太多了。”唐宝笑笑。

    她的不开心摆在脸上了么?

    这么容易就看出来了?

    唐宝再次将视线投向对面的帝均白。

    还是如初见时的那般。

    温文尔雅的气质让人注目。

    感觉像是被阳光洒在身上的温暖。

    可是与她无关。

    她嫁给了帝昊天,那样戏剧的婚礼。

    只能说她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这个世界上把自己坑了的人也是种人才。

    唐宝想到了结婚那天,她穿着婚纱,而帝昊天站在远端等待她的画面。

    她居然就那么一步步地走进了恶魔的怀抱。

    “想什么?”

    帝均白温柔的声音将唐宝的意识给拉了回来,脸色微微的红。

    她居然看着帝均白想着和帝昊天的画面。

    这是以前绝对不会出现的。

    可是帝均白还是那么的有魅力啊,怎么她就给无视了呢?

    可能是最近被帝昊天气得都脑瓜子紊乱了。

    “没什么,这里的小蛋糕很好吃。”唐宝用勺子挖了一大口往嘴里塞。

    塞得嘴角都是奶油。

    看得帝均白轻笑,那笑特别的迷人。

    随后拿过纸巾递给她。

    唐宝随即明白过来,不好意思地接过,擦着嘴。

    “喜欢吃甜食的女孩都单纯。”帝均白看着她说。

    “有这种说法么?”

    “有。”

    “如果是真的,那我以后可不能在有心人的面前暴露了这一弱点。”唐宝认真地说。

    “在我面前没关系。”眼神带着包容。

    唐宝愣了下,随即点头。

    确实没有关系。

    她和帝均白都认识那么久了,帝均白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

    如果不是帝昊天这个霸道的人出现,她就算和帝均白不会成为恋人,至少无话不谈的朋友还是当得了的。

    “巧啊。”

    独特的低沉之声轻飘飘地落下来,砸在身上有种幽冷的错觉。

    唐宝愣愣地抬头,愣愣地看着应该在中东的顾临深。

    正幽幽地看着他们。

    “你是?”帝均白似乎是没见过顾临深。

    自然也是不知道和帝昊天的关系。

    唐宝告诉他:“是帝昊天的朋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