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十八章:净身出户

时间:2017-10-1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十八章:净身出户

    “我……我……”

    “不要再让我发现你和周向婷通气,否则你就不要待在这里了。知道么?”

    “是。”

    在伺候了唐启山午睡后,唐宝也回自己的房间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愣是被惊醒了。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才睡了半个小时。

    她并未做噩梦,这是怎么了?

    唐宝心里有着不好的情绪在涌动。

    连忙下床,出了房间。

    直接往唐启山的房间去。

    急切的呼吸拍打着胸口都有些疼。

    床上唐启山正在睡着。

    很安静。

    唐宝走过去,见唐启山的一只手搭在床沿外边来了。

    她便想将那只手放好。

    然而在触碰到唐启山的那只手时,唐宝整个人僵住。

    传递过来的冰凉让她身体都在发颤。

    “爸?”唐宝轻轻地叫着唐启山。

    唐启山未有反应。

    唐宝再次叫了声,声音提高了些,也更急促了些。

    “爸!爸!”唐宝摸着唐启山的身体,只有一片的冰冷,她害怕地搓着唐启山的手,似乎要将他的手给搓热,“爸,你不要吓我!你只是在睡午觉对不对?爸,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妈妈,不要让爸爸离开我,不要……”

    唐宝身体一软,双膝跪了下去。

    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唐宝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床上。

    睁开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守在旁边的帝昊天。

    想到了什么,唐宝扯着帝昊天的衣袖紧张地问:“我爸爸呢?我爸爸呢?”

    “宝宝。”

    “不行,我要去看他,他还要吃药呢!”唐宝放开帝昊天,转身就下床。

    帝昊天从身后一边裹住她,宽厚的胸膛禁锢着她。

    “他去世了。”

    唐宝愣了几秒。

    似乎在消化帝昊天的话。

    随即受打击地摇头:“我不相信,你骗我的,我爸只是睡着了,他只是睡着了。帝昊天,你告诉我,他是在睡觉……”

    帝昊天紧紧地搂着她,痛哭的唐宝让他心脏发紧,跟针刺的一样。

    “我什么都没有了,妈妈不要我,爸爸不要我,我什么都没有了……”唐宝埋在帝昊天的胸口崩溃地哭着。

    “你还有我。”帝昊天勾起她的下颚,唐宝满目的泪水让他一向冷硬的心软的一塌糊涂。“我说过,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嗯?”

    唐宝怔怔地看着他。

    “可是,我还是很难过……”唐宝哭。

    “你不是想知道那天你爸说了什么么?”

    “他说了什么?”

    “他说,最不希望的就是他离开你后,让你变得不开心,否则他走得都不安心。你希望么?”

    唐宝摇头。

    她已经够不孝的了,还能更不孝么?

    可她的心酸涩疼痛,泪水止不住地落下来。

    帝昊天再次搂过她,声音低哑地在头顶:“你可以哭,但必须让我抱着。”

    唐宝便趴在帝昊天的胸口,将内心的悲伤全部哭出来。

    只有将悲伤哭出来,心里才会好受。

    过了会儿,唐宝的眼泪停止,偶尔抽噎一下。

    至少,她已经平静了下来。

    在唐启山出殡的那天,唐宝再次哭了。

    只是没有开始那么不能接受地崩溃了。

    穿着一身黑的万米莱走到唐宝面前,眼眶红红的。

    “唐宝,不要太难过了,叔叔一定希望你开开心心的,我们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谢谢……”唐宝声音哽咽。

    帝均白也来了。

    唐宝泪眼朦胧地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帝均白,泪水落了下来。

    “唐宝,节哀顺变,别伤了身体。”

    “我知道。”

    “我还是喜欢看你开心的样子,像以前一样的无忧无虑。”

    唐宝流着眼泪点点头。

    旁边的帝昊天眼神就有些冷了,墨眉几不可见地拧了下。

    回到唐家,唐启山的黑白照片摆在桌案上。

    唐宝眼眶发热地看着。

    何绝走上来:“帝少,周向婷母女来了。”

    “周之森呢?”帝少厉眸微凝。

    “也来了。”

    唐启山死后,自然是要公布遗嘱。

    周向婷母女一前一后地进来,神采焕发的模样。

    唐如意在看到帝昊天时,害怕地往周向婷身后缩了缩。

    “启山启山,你还是离开了我,我……”周向婷看到唐启山的照片,哭泣地就要扑过去。

    被帝昊天的保镖手下给拦住。

    周向婷哭泣的表情立刻僵住了。

    说:“为什么不让我给他上香?他可是我的丈夫啊!”然后拉过唐如意,“还有他的女儿,生平他最喜欢的女儿。”

    唐宝冷漠地说:“收起你的鳄鱼眼泪。”

    周向婷的脸色顿时不好了。

    但是帝昊天强大的气势在场,她也不敢太表露出来。

    忍着。

    心想,晚点自然让你得意不起来。

    帝昊天拉着唐宝在身边坐下来。

    周之森作为律师肯定也必须坐下来。

    而当周向婷和唐如意也想坐下来的时候。

    帝昊天阴冷可怕地开口了:“你们是想和我平起平坐么?”

    周向婷和唐如意便僵在那里。

    站着。

    周之森开始读遗嘱。

    当遗嘱读完了之后,周向婷和唐如意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我和如意什么都没有?不可能!”周向婷也不管形象了。

    上前就抢过周之森手里的遗嘱。

    周之森让她抢。

    周向婷看着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遗嘱,还有唐启山亲自签的字。

    想不明白为什么换了遗嘱?

    遗嘱明明就应该是被她换掉的那一份。

    她也以为一切都顺利。

    当知道律师来的时候,她是带着赌的决心的。

    后来律师离开,也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以为自己赌赢了的。

    周向婷看向周之森和帝昊天,还有唐宝。

    “是你们换了遗嘱!对不对?启山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留给我和如意!”好歹之前还有处房子。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律师好好的也被换掉。

    这不是帝昊天他们的手段是什么?

    周之森眼神闪着精明说:“白纸黑字,想必两位都已经清清楚楚了,不需要再多说了。”

    “我不接受这样的遗嘱,我要去告你们!”周向婷几乎要抓狂。

    从天堂掉进地狱。

    净身出户让她怎么都不能接受。

    “还愣着干什么?扔出去!”帝昊天厉眸射向手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