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零四章:结婚把你捆得牢牢的

时间:2017-10-1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零四章:结婚把你捆得牢牢的

    “开门,听到没有?再不开我就踹了啊!”唐宝还在那里嚷。

    李恩和张莉出来看到了。

    保镖手下也看到了。

    佣人也看到了。

    堂堂的帝少夫人真是够丢人现眼的。

    帝昊天眉头抖动,上前拽过她,从门里走进去。

    “哎哟我的娘嗳,这里居然有个门。”唐宝相当惊讶。

    “……”帝昊天。

    到了房间,帝昊天脸色极差地将她推进去。

    唐宝进去后,脱鞋。

    不是用手脱的,而是踢脚。

    左踢一脚,鞋子飞出去。

    右踢一脚,鞋子飞出去。

    成自由落体。

    一只鞋落在沙发上,一只鞋落在茶几上。

    “……”帝昊天脸色都黑成锅底了,眼神锐利,“谁让你喝这么多的!”

    “谁?是同事。”唐宝想到什么,站起身,在帝昊天面前摇晃了两下,站稳,说,“我现在才知道,打江山是这么累的一件事,要喝那么多的酒。所以我觉得美人比江山好,美人就不累了。”

    帝昊天就不应该和一个醉鬼去追究。

    冷冽地拽过唐宝。

    唐宝哼哼:“去哪儿?”

    帝昊天直接将她拎进浴室。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唐宝嚷。

    “洗澡。”帝昊天声音冷沉。

    “我不洗。”唐宝跑到墙角边,跟小学生立正似的站在那里。

    “过来!”帝昊天脸上笼罩一层厚厚的阴影。

    唐宝看了感觉身体被一阵寒风穿过,抖了抖。

    然后迈着小步子朝帝昊天慢慢地靠近。

    在快到帝昊天跟前的时候,左脚勾到了右脚。

    这个人往前趴。

    帝昊天立刻上前,将她抱在怀里。

    唐宝迷蒙着水眸抬起,对上帝昊天黑暗的双眸,眼神纯净,眼皮无力地掀了掀。

    仿佛是一只蝴蝶的翅膀在煽动着。

    帝昊天的眼神加深,呼吸粗沉。

    他现在就跟个火折子一样,很容易就点着。

    而眼前的小东西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惹火。

    “什么东西?”唐宝微微退离帝昊天,然后往下看到让她惊讶的东西,问,“那是什么?”

    “你觉得是什么?”声音是压抑的沙哑。

    想要的女孩就在眼前,却什么都不能做,还要被指着问那是什么。

    帝昊天想要撕开唐宝身体的心愈发强烈。

    “那……我有么?”唐宝像个好奇宝宝。

    “……”帝昊天冷僵着脸色。“你可以看看自己有没有。”

    “也对。”唐宝仿佛明白过来的样子,一脸痴笑,将裙子掀起来,拉开自己的小内内,左看右看,“咦,我怎么没有?”

    帝昊天被唐宝的动作弄得呼吸粗起来,眼睛发红。

    邪恶地指导着:“你可以用手伸进去找找看。”

    “对。”唐宝真的将手伸进去了,左掏,右摸摸。

    那个姿势,帝昊天的双眸都要赤红了。

    血液在身体里四处急速地流动着。

    再也忍受不住地扯过唐宝,对着受惊的小嘴猛地啃上去!

    唐宝吃痛地哼哼两声,两只手环住帝昊天精壮坚韧的腰,仰着小脸承受着。

    随即不动了。

    帝昊天放开唐宝,人已经睡过去了。

    帝昊天的脸都黑透了。

    第二天不用干什么。

    唐宝睡了个天昏地暗。

    醒来的时候,床上就她一个人。

    唐宝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昨晚她被同事灌醉了。

    然后好像遇到了帝均白。

    不对,是遇到帝昊天?

    也不对,帝昊天怎么会去她吃饭的地方?

    她也没说自己在那里啊。

    所以,应该是帝均白。

    但是怎么又好像是帝昊天带她回来的?

    唐宝的脑子里好像是一部被剪乱了的电影片段。

    前后混乱。

    想着应该没出什么乱子吧?

    唐宝感觉自己不太能喝酒。

    干了什么都迷迷糊糊的。

    唐宝洗漱完下楼,没有看到帝昊天。

    问张莉:“帝昊天呢?”

    “在书房。”

    “哦。”在书房她就不去了。唐宝想到什么,问张莉,“昨晚我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吧?”

    “……”张莉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拿墙当门敲,算不算?

    “谁送我回来的?”

    “帝少。”

    “真是他啊?”不对啊,帝昊天怎么知道她在哪里吃饭的?

    一会儿帝昊天走出来了。

    那脸色阴沉的教唐宝不敢出气。

    “下次哪家卖给你酒喝,我就让它消失。”

    “……”唐宝什么也不敢问了。

    低着头,委屈巴巴地两根手指绕来绕去。

    后来唐宝想,难道是她喝醉酒神志不清的时候给帝昊天打电话了?

    除了这个可能她想不到别的。

    如果当时帝昊天真的去了她吃饭的地方。

    帝均白也在。

    那么帝昊天现在的脸色不会是因为看到她和帝均白在一块造成的吧?

    酒和色真是一家亲啊!

    唐宝总结,有时候糊里糊涂也不是一件坏事。

    帝龄岳的生日帝昊天肯定是要去的。

    是在别墅里举办的。

    邀请了不少的人。

    上一次唐宝去就是穿了一件特别不长脸的衣服。

    这次,她得精心挑选。

    然后在衣帽间各种挑,才挑中一件她觉得适合出场的连衣裙。

    帝昊天就让她挑。

    反正衣帽间的衣服都是不暴露的。

    也是适合唐宝这个年龄的。

    所以唐宝也不会有以暴露为美的想法。

    去了二叔家之后。

    唐宝没想到会碰到肖蕊,来给帝龄岳祝贺。

    穿着露肩,微微的俯身就能看到沟沟。

    唐宝嘴角不屑地掀了掀。

    不知道露出这样是干什么。

    其实唐宝在知道肖蕊这个人之后,便明白,城堡衣帽间的衣服不会是肖蕊的。

    因为肖蕊的胸没那么大。

    肖蕊走到帝昊天的面前,脸上带着笑:“我听婉柔说起,今天是叔叔的生日,所以才过来的。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

    “那就好。”肖蕊说完后,笑了笑。看了唐宝一眼才转身离开。

    那一眼是什么?挑衅?

    不过之后就没有再看到肖蕊。

    应该是走了。

    宴会一半的时候唐宝尿急。

    要去找厕所。

    “知道在哪里?”帝昊天问。

    “知道,上次不是来过。”唐宝说完就放下果汁跑了。

    帝龄岳都看在眼里,走了过来:“你不结婚则已,一结婚都把你捆得牢牢的了。在二叔这里还怕她出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