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零三章:就地正法

时间:2017-10-1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零三章:就地正法

    “难道你还担心我会和别人说么?我比你更讨厌这里的一切。”

    “唐启山要跟我离婚。”

    “什么?他为什么要跟你离婚?凭什么?”唐如意很生气。

    “当然是为了他的女儿。我跟着他那么多年,居然得来这样的一个下场,所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周向婷眼里是恶毒的汁液。

    “妈,我支持你!但是,如果唐启山死了,他的遗产怎么办?他还有女儿,怎么都轮不到我们头上。”唐如意担心着说。

    她可不想到时候什么都没有,全给了唐宝。

    “这个放心。等到他察觉自己的身体不行了的时候,自然就会想到写遗嘱了,到时候,我们就来个偷梁换柱。”周向婷一切都想好了。

    绝对是不允许吃亏的。

    两个人正得意地算计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声响。

    周向婷和唐如意的脸色都为之一变。

    唐如意追出去。

    王姨站在那里,手足无措,脸色发白。

    唐如意冷笑:“王姨,你在唐家做了多久了?”

    “五……五年了。”

    “那你是想死,还是乖乖地离开?”唐如意冷冷地问。

    什么叫隔墙有耳?

    唐宝在目送唐启山离开后的一个小时内,她要和唐启山断绝父女的关系就不胫而走了。

    主管走过来,带着居委妇女主任的嘴脸,将她叫到办公室。

    “你说说唐总多么不容易啊,要顾及公司,还又做爹又做娘的给你拉扯大。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伤了感情。他始终是你爸。我跟你讲,只有不要父母的孩子,没有不要孩子的父母。我已经是为人母了很明白的……”

    唐宝从办公室出来。

    感觉耳朵旁还有数不清的蜜蜂在嗡嗡嗡。

    不仅如此,以前对她好的,那就更好了。

    不好的,也变成好的了。

    呵呵,裙带关系就是这么棒。

    关键晚上还要拉她去聚会。

    唐宝能不去么?

    以后公司也是她的天下,她不得和同事搞好关系,以后好打江山?

    以前的皇帝夺江山就是要靠一代臣啊!

    城堡,房间。

    手机在震动。

    帝昊天走过去接听,里面传来唐宝的声音:“帝昊天,公司聚会,我得去。”

    “不聚会公司会倒闭?”帝昊天眼神厉了厉。

    “那倒不会。但是你想啊,以后我可是要继承我爸的公司,我不得搞好关系?”特别是所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后。

    “不需要。”

    “为什么?”

    “有帝氏撑腰。”

    “……”唐宝手指头扣扣光洁的额头,一时的头疼,“我早点回来好不好?”

    “不好。”

    “帝昊天,我跟你讲……”唐宝怒吼。

    “讲什么?”帝昊天阴冷的声音平地而起。

    穿透了手机听筒,刺痛了唐宝的脆弱的耳膜。

    连脑瓜子里的神经都颤了颤。

    唐宝立刻话锋低转:“我跟你讲,你的要求我会好好考虑的。”

    “考虑多久?”唐宝说的很含糊,但帝昊天是什么人?眼神立刻变得幽暗,声音低哑,“我想现在就扒光你的衣服。”

    “你……你现在伤还没有好。”

    帝昊天就算是看不到唐宝,也知道她现在是怎样的面红耳赤和别扭。

    这种诱惑力是不分距离的。

    “放心,三天三夜都没有问题。”

    唐宝的神经紧绷了绷。

    你没问题,我很有问题。

    谁跟你三天三夜?

    要我命呢?

    “不行,等你伤完全康复。”唐宝红着脸就挂了电话。

    挂了之后唐宝那个纠结。

    她这算是答应帝昊天了么?

    天啊,她应该直接拒绝的啊。

    要是帝昊天伤真的好了,她该怎么办?

    对了,她可以逃。

    哈哈哈!

    唐宝跟着同事就去吃饭了。

    但是同事的热情永远是无法估量的。

    硬生生地将唐宝灌了个满脸通红。

    唐宝觉得应该将万米莱拉来的,那家伙居然弃她于不顾地回家了。

    唉,明天是双休日,不用上班也不用上班,也不用玩命地劝酒吧?

    唐宝感觉人晕得厉害。

    直接尿遁了。

    否则得给她喝趴桌子底下去。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帝均白。

    这人可是她的初恋啊。

    “均白哥。”

    帝均白看到醉醺醺的唐宝愣了下。

    唐宝为了稳住自己,一手撑着墙。

    但是她忽略了自己的力气。

    整个人滑下来。

    帝均白上前一把抱住她:“你没事吧?”

    唐宝仰着酡红的小脸,醉眼迷离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润帅气的脸庞:“均白哥,我不能住你那里了,我回家了……”

    “没关系。”

    “均白哥,你怎么这么温柔呢?”唐宝笑得醉人。

    帝均白眸光染着笑:“怎么喝这么醉?”

    “醉了么?才没有,我还很清醒……均白哥,你为什么这么晃?”唐宝伸出细细的指头,落在帝均白的脸上。

    沿着凸显的五官轻轻地画着。

    仿佛是在给他画肖像。

    帝均白无奈地笑,任她去画。

    “过两天我父亲生日,你会跟我哥去么?”

    “生日?那是不是有生日蛋糕吃?我去。”唐宝傻傻地笑。

    “我送你回去。”

    “我来送。”另一道冷地仿佛是从地狱来的声音蓦然降临。

    随即帝均白怀里的人一把给扯过去。

    撞在胸口。

    “唔!痛……”唐宝摸着自己可怜的额头。

    不明白什么东西这么硬。

    她又撞墙了?

    咦,为什么是又?

    帝均白恢复自然的神态,敛着神情,说:“你来了正好,她喝了不少。”

    “你在这里做什么?”帝昊天问。

    “和朋友吃饭。”

    帝昊天脸色让人感到发冷,一言不发,横抱着唐宝转身就离开。

    唐宝在车上睡着,似乎特别安静。

    然而,到了城堡下车后,被夜风一吹,倒是有些清醒了。

    脱离帝昊天,一个人就往里走。

    唐宝用手拍着:“开门,我回来了,开门!”

    帝昊天站在几步远,冷冷地看着手拍着墙壁的唐宝。

    聚餐聚成这个样子,还和帝均白搂搂抱抱。

    他是不是应该直接将她就地正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