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一百零一章:真正的拥有你

时间:2017-10-1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一百零一章:真正的拥有你

    唐宝听着愣了下,才想起是谁,那是帝昊天的二叔。

    唐宝从卫生间出来后,卧室里已经不见帝昊天了。

    她的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

    出去见他二叔了?

    唐宝走出房间,站在护栏上往下看。

    便看到大厅内帝昊天和帝龄岳各坐一边,正说着话。

    帝昊天身上穿着西裤衬衫,深沉的风格,大长腿翘着,气势不减,这样子看起来确实不像受伤的样子。

    反而像平常那样的自然。

    见二叔而已,有必要特意穿成这样么?

    自家人不会介意的吧。

    “二叔特意过来看我的?”

    “自从你结婚,我就没有来过。你爸爸过世了,你是我唯一的侄子,来看你不是很正常的么?”帝龄岳脸上挂着笑。

    但是藏着的眼睛里却是精明。

    “那真是谢谢二叔了。”帝昊天脸上却没有笑,冷冷淡淡的叵测。

    “我怎么觉得一段时间没见你,瘦了些?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可要注意休息啊!”帝龄岳关心地问,眉头都皱着了。

    “我刚结婚,瘦了不是很正常的?”帝昊天意有所指。

    帝龄岳尴尬地笑着点头,然后看向别处:“唐宝不在么?”

    “在睡觉。”

    “既然你没事,我就回去了。”

    “何绝,送。”

    帝龄岳走出去后,帝昊天的脸色冷得像冰窖。

    何绝一会儿回来了。

    “帝龄岳过来是做什么的?”

    “看我死没死。”帝昊天的黑眸带着刀刃的光泽。“老奸巨猾。”

    “帝少真的觉得是帝龄岳做的?”何绝问。

    “之前不肯定,现在肯定了。我受伤的事没有人知道。他这个时候过来,不就是想看看我的伤势么?可惜了,我命大,让他失望了。”

    在豪门之家,看似富贵权威,实则暗藏危机。

    亲情更是淡薄的不如手上的权势实在。

    帝昊天从小就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却也早就不当回事。

    唐宝见帝龄岳走了才下去。

    “你怎么下楼了?不能让二叔去房间么?”

    “那是我们的房间。”帝昊天眸光深谙地一瞥。

    唐宝顿时明白他的意思。

    只是,她想着,何绝不也进去?虽然是在卧室外面,但二叔也可以在卧室外面啊。

    就不需要帝昊天下楼了。

    心里这样想,可没有说出来。

    反正帝昊天的心思谁能看得透。

    “你受伤,二叔来看你的么?”

    “他不知道我受伤。”

    “哦,你没告诉他。”

    “我受伤的事不要和任何人说。”

    唐宝虽不解,但答应了。

    或许不想别人知道吧。

    周向婷在唐宝那里受了气怎么能忍受?

    想她什么年纪什么辈分。

    居然在一个小孩子那里受气。

    她都如此低声下气了。

    唐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而且看唐宝的样子是不准备和好了。

    是不可能接受她的。

    那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等着唐启山跟她离婚么?

    不行,她怎么能离婚呢?

    如果离了婚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男人真的是靠不住。

    周向婷发现,如果一个女人光想着靠男人就会变得非常悲哀。

    周向婷找到了她以前的一个药品公司的朋友。

    “你要那种药干什么?那可是禁药,不能随便吃的。”那男人叫张怀,是药品公司的研发人员。

    “你到底帮不帮这个忙?你给了我又没有人知道。”

    周向婷拿到禁药之后就离开了。

    晚上的时候,给唐启山倒了茶,亲自送到他手里。

    “谢谢。”

    “你我夫妻,说什么谢。”

    唐启山脸色变了变,没说话。

    这样冷淡的态度让周向婷内心的狠意更深。

    见唐启山将水喝进肚子里,心里的恨才舒坦一些。

    这种药是禁药,是慢性毒药。

    吃下去之后不会发现任何症状。

    而等发现的时候,就会五脏衰竭。

    神仙也救不了了。

    帝昊天在洗澡的时候,唐宝在房间客厅里给万米莱打电话。

    “我说你,学校不来,公司不来。你爸爸昨天还问我你在干什么。我只好撒谎说学校里有活动要你负责。我擦,学校里的活动你什么时候参加过啊?这慌撒得我都脸红。”

    “这果然不得了。”

    “是吧?”

    “嗯,你的脸皮那么厚也能红,想象不到啊!下次你红一个给我看看。”

    “……”

    “对了,我爸是不是很生气,气得恨不得将我塞我妈肚子里回炉重造?”

    “还行吧,我看不出来,不过脸色不好那是肯定的。”

    “嘁,他脸色什么时候好过啊?这也就是对着你,要是对着我,呵呵。”唐宝都不用说的,就很明白了。

    她太了解她爹了。

    “你就不能不惹他生气?你家里有什么事啊?还是你懒不想出门啊?我跟你讲,这样子颓废可不好。”

    “没什么事,行了,我明天就去公司。”唐宝正在聊着,听到浴室里面的动静。立刻说,“挂了。”

    扔了手机过去。

    站在浴室门外,耳朵贴着门,问:“帝昊天,你是不是叫我了?”

    “进来。”

    “啊?那个……我进去好么?”

    “你再不进来,伤口要裂了。”

    唐宝心里一紧,将门推开。

    里面的帝昊天就腰间围了浴巾。

    腹部贴着纱布,看不到枪伤。

    唐宝走进去:“要我帮忙么?”

    帝昊天将一卷纱布给她:“缠上去。会么?”

    “会。”唐宝时不时地看着那块四四方方的纱布。

    脑袋热热的。

    一颗子弹就是从这里面穿过去的。

    还好没有在要害的地方。

    只是这样,就够唐宝心惊肉跳的。

    紧着小心脏用纱布缠在帝昊天的腰上。

    “害怕么?”帝昊天低沉的声音压下来。

    “又看不到,当然不害怕。”唐宝想了想,问,“你自己上的药么?要不,下次我帮你?”

    帝昊天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住唐宝的下颚,微提。

    唐宝对上锋利的黑眸阎眼里的水光抖了抖,脸色染着薄薄的红,小嘴张了张:“干……干什么?”

    “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拥有你?”

    “什么意思?”

    “就是你的身体属于我的意思。”

    唐宝神色一震,脸上的红更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