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八十六章:非要我动粗

时间:2017-10-1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八十六章:非要我动粗

    “被王虎绑架。”

    何绝奇怪,不是让顾临深处置了么?为什么还有活口?

    如果落到王虎那种人手里,那会是怎样的危险?

    何绝注意到帝昊天捏着手机的手,青筋暴起,可见在用着压制不住的力。

    帝昊天拨打手机,带着命令的语气:“给我查一下交通监控。”

    他直接打到交通局去了。

    唐宝下午没课,要去唐启山的公司,在学校里绑架的可能性为零。

    那就是在路上。

    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

    只有些许的光线从天窗里照射下来。

    聊胜于无。

    唐宝靠在墙壁上,身体被捆绑得很不舒服,但是她已经无力地挣扎了。

    谁被困那么久,都不可能还有斗志的。

    反正她又不是帝昊天的妻子,不用担心有人对她怎么样。

    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呢!

    “你不用难过。我一开始就提醒你,是你自己执迷不悟。”肖蕊现在已经没有了开始的慌张。

    可不就是嘛!帝昊天都亲自说要来救她。

    用十亿,比她的戒指贵多了。

    现在还来安慰她?唐宝想抓花肖蕊的脸。

    “昊天对我是一见钟情。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对我很好。我要什么就有什么,还让我住在城堡里。可是你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岂有不闹矛盾的?我现在回来了,自然还是要在一起的,我们又没有说分手。”

    唐宝想,患难见真情下,两个人应该就会和好如初了吧?

    挺好,她也不用算计着如何离开帝昊天了。

    灯光亮起。

    唐宝的眼睛不适了下,看着走进来的绑匪头子。

    问:“我又不是帝昊天的老婆,你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干什么放你走?你就算不是帝昊天的老婆,那也是和帝家有点关系的。到时候我就不相信,多一个筹码会吃亏。”

    唐宝要不是两只手绑着,绝对要他好看。

    “帝昊天可不会像你说的这样。他只会救他老婆一个人,怎么可能多花钱去就别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帝昊天这个人特别的狠?”唐宝说。

    王虎的神情被恐惧闪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不过想到他可以拿着十亿逃跑,不会像之前那样没有退路,心里还是有一丝机会的。

    再说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只有往前拼死一搏了。

    “放心,帝昊天有的是钱,你的价钱我会开便宜些。”

    “你还是放我走吧!帝昊天一毛钱都不会出的。”

    “别痴心妄想了,我是不会放你走的。”王虎阴险地笑了下。

    这时,他的帮手冲了进来。

    “王哥,不好了,帝昊天来了。”

    王虎一骇,这么快?

    心慌的情绪在看到肖蕊这个筹码的那刻稳了稳。

    上前一把抓起肖蕊,冷哼着说:“帝昊天迫不及待地来救你了,我们去见见他吧!”

    肖蕊脸上的喜悦还没有来得及扬起,一把冰冷的刀子便搁在了她的大动脉上。

    将肖蕊推出去之前,对其中的一个帮手说:“你在这里看着她,如果有人闯进来,就像我一样,用刀子架着她。至于赎金,最低一千万。”

    说完,就挟持着肖蕊走出去了。

    “喂,你别走啊,为什么这么便宜?为什么她十亿,我就一千万?喂喂喂!”唐宝扯着脖子叫。

    可没有人搭理她。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里面唐宝和那个帮手大眼瞪小眼。

    唐宝想着,帝昊天果然是来救肖蕊了。

    不知道在救肖蕊之时,会不会顺便救下自己?

    唐宝不想带有这样的期待。

    她还是靠自己吧!

    否则自作多情的下场总是很凄凉的。

    再说了,真要有人闯进来,这个人手一抖一刀把她杀了怎么办?

    不行。她得自救。

    “那个……我的手臂很痛,能不能松绑一下?反正我又不可能从你的眼皮子底下逃跑。”唐宝说着,表情还扭曲了下。

    表示她真的很难受。

    那人冷笑:“耍诈呢?”

    “没有没有,是真的很不舒服。应该是手臂血液不流通,再说了,我脚还绑着呢,松下手而已,想逃也逃不掉啊!你说呢?”唐宝问。

    只是,对方还是无动于衷。

    唐宝挣扎了几下,慢慢地将脑袋垂下去。

    接着,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那个男人愣了下:“喂,你别装死啊!再怎么装我也不会给你松绑。”

    地上的唐宝依旧人事不省。

    男人心想,不会真的晕过去了吧?

    他上前摇了摇唐宝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

    探了探呼吸,人还活着。

    可如果时间久了人死了,到时候他如果拿着她换钱保命?

    不能让她死了。

    反正只是解开她的手,腿还绑着呢!料她也跑不掉。

    男人很有自信地想。

    于是,在斟酌后,就将唐宝的手解开了。

    “喂,醒醒,醒醒!”男人推着唐宝。

    唐宝在好几秒后,缓缓苏醒,睁开无力的眼睛,问:“我晕倒了么?”

    “绳子已经解开了,告诉你,你给我老实点。”

    唐宝坐了起来,手确实活动自如了。

    可以拍人了。

    朝着男人阴笑。

    这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抹微笑时,脑袋上一阵钝痛,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唐宝扔了手中的板砖,拍了拍手上的灰,冷笑:“好说好话不听,非要我动粗。”

    唐宝留意了下外面的动静,静悄悄的。

    想必不在这里交易。

    两个人质放一起成功率就下降了一半。

    看来这种事是干多了才会如此狡猾。

    可跟她有什么关系?

    所以,唐宝解开腿上的绳子,跑路。

    出去后,不能往前面跑,只能往后跑。

    地下是草地,身旁是灌木丛树枝,还可以时不时拿来做掩护。

    王虎押着肖蕊去见帝昊天。

    谁知道,没有看见帝昊天,而是手下何绝。

    王虎有着不好的预感:“帝少呢?人毫发无损。”

    “帝少会见你这种人么?不过是为了钱,钱到手就可以了吧!”何绝冷冷的,“放人,给钱。”

    “先把钱转到我账户,我才能放。”王虎也不傻,说。

    “可以。”

    此刻的帝昊天带着阴冷的气息只身进了厂内,没有看到唐宝,只有倒在地上的男人,和散着的绳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