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六百九十八章:是自带的

时间:2018-04-26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那抹颀长的身型落入眼底深处时,唐宝全身的血液就像是冻住了般的停止流动,脸色微微的发白,双唇颤抖,整个身体僵在那里。

    隔着距离和人头,那张刀削的久违的脸廓冷肆而高贵地出现在眼前,不怒而威,不可侵犯的深沉气势,笼罩下来,入侵着空气,压迫着心脏。

    他……怎么在这里……

    “唐哥,你怎么了?”成珏发现唐宝的不对劲,问。“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唐宝收回视线,微垂着视线,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淡定。

    就像帝昊天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那样坦然自若。

    不受任何人的影响。

    似乎对于帝昊天的出现,不仅唐宝的心境受了影响,连在场的人都骚动起来。

    可不是嘛。

    来这里试镜的可都是女人,像帝昊天这样身价气质的,所有男星模特加起来都还要输上一节的男人,恨不得是趋之若鹜的。

    “这是哪个明星?好帅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帅的男人,还好高啊。”

    “刚才还觉得封羽挺帅的,可是这个男人一出现,他就失色了。气质和气势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看司马赫都要瞻前马后,不会是什么顶级投资商吧?”

    “很有可能啊。”

    帝昊天朝试镜区扫了眼,司马赫立马:“正在试镜,已经到了最后一波。上面的角色是皇帝,下面是女主贵妃,和侍卫。”

    帝昊天走了过去,朝站在‘皇帝’座位旁边的封羽瞥了眼。

    声音淡淡的,却掷地有声:“不如这个皇帝由我来演。”

    耳边此起彼伏的声音,唐宝也是太过惊讶地朝帝昊天看去。

    却正对上帝昊天那双深如黑潭的眸子,锐利而幽静。

    唐宝的心跳快乐一拍,装作若无其事地转开脸。

    帝昊天这是什么意思?

    他要演皇帝?

    他什么时候有这个爱好了?

    不会是……他认出她了吧?

    不会的,她男装三年,没有一个人发现她是女儿身。

    话声音自然压低,所以她的男装装扮是很成功的。

    帝昊天不可能会认得出她的。

    他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投资了这部电视剧。

    帝昊天要演,那肯定是没有人敢反对的。

    司马赫对帝昊天也是够不着那层关系的。

    不过是从内部消息知道这部剧被帝氏全权买下,并投资,唯一的投资商。

    如此,他就算是再有艺术家的脾气和清高,也是要低头的。

    因为传这个人,狠戾的可怕。

    在和他对上眼神时,他一个编剧都无法用文字来诠释那种慑人的危险气息。

    他也没有在现实中见过这样可怕眼神的人。

    而那只不过是淡淡的一瞥。

    帝昊天踱步过去,在座位上坐下,长腿交叠,身体慵懒地靠着,睥睨下方,声音淡漠:“开始。”

    成珏有一瞬间真的以为上面做的是皇帝,虽然皇帝不会跷二郎腿,但是气势绝对是不怒而威的。

    这根本就演不出来的气势,而是与生俱来的。

    “不要受影响。”唐宝在旁边声地提醒。

    成珏回神,脸上闪过歉意,开始酝酿情绪,想着大屏幕上的对话,和脑海里编织的场景。

    一时表情悲怆,却不如姚瑶那么的用力,却反而给人一种悲到极致,又爱到极致的疼痛。眼泪含在眼底,不坠,深情又惶然地看着上位的‘皇帝’——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我并没有和侍卫私通,是有人要陷害我,我的心里只有皇上啊!你可还记得那一年,你对我的话么?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现如今,我还是你的一心人么?”姚瑶念这段台词的时候,更像是一种技巧,声带有些歇斯底里,而眼下的成珏,最后一句话落下时,眼泪恰到好处地低下来。

    将自己对爱情的委屈演绎地很到位。

    司马赫不由看得专注。

    这时轮到旁边的‘侍卫’唐宝了。

    ‘侍卫’立刻单膝跪在了‘皇帝’面前,低头:“请皇上明察,别冤枉了贵妃娘娘。”

    完这句话后,不是等来‘皇帝’的台词。

    而是等来了‘皇帝’离座,朝下面走来,优雅而沉稳的步伐带着威严慑人的气势朝她们逼近。

    甚至气势已经扩散在了周围,波及到每一个人现场的人。

    都屏气敛息地看着这场震慑人心的试镜。

    唐宝心里在想,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念台词啊!这里又不是他的主场,这是要做什么?

    希望成珏能有这个应变能力。

    而唐宝只能低着头。

    当低着的视线里侵入一双黑色高档皮鞋时,唐宝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蓦然拉扯绷紧。

    脸上带着慌乱。

    他怎么走到她面前来了?他要做什么?

    他不会是……认出自己来了吧?

    还是这只是无意的走动?

    就在唐宝心神不宁的时候,便听到仿佛从脑袋上砸下来的话——

    “拉出去砍了!”

    前面的台词直接省了,就这么一句不重却威严十足的话。

    司马赫不喜欢别人改他的台词,改了是要发飙的,可是帝昊天改了,无人该在他面前发飙。

    “皇上,我可以去死,但是请你给我一个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还好,成珏并没有自乱阵脚,情绪依然在。

    “什么机会?”

    成珏转过脸看向旁边,那是她脑海里的墙,眼神里仿佛那里真的有着一面结实的墙,会让她失去性命的墙,惶恐,凄凉,痛苦,不甘,然后站起身,冲过去,奋力一撞。

    倒地。

    结束后,所有人才轻松地喘了口气。

    刚才这场戏演得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司马赫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个演的比姚瑶的好噯。”

    “就是,尤其是皇上,气场好强,我感觉他演得最好。”

    “你确定他是演的么?那可怕的气场从他进门的时候就有,是自带的。”

    “好想认识他……”花痴中。

    不远处听到对话的程悦心和姚瑶脸色都气白了。

    不过,看程悦心的眼神,怕是不到最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虽然成珏演技不错,但风头全部被那个男人盖住了。

    ter

    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