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六百八十六章:不要给我提孩子

时间:2018-04-22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是的,已经恢复了。”

    虞桑环都觉得自己的脑子乱哄哄的,失去了思考。

    她下意识地朝楼上方向看了去。

    这……这是好事,是好事,至少是完全康复了。

    可虞桑环明显感觉自己的手脚发凉。

    转身离开的动作有些僵硬。

    这是不是代表,帝昊天想起了她害了他第一个孩子的事?还有后来在他失忆的时候对唐宝做的事?

    可是她也是为了他好吧,哪有母亲不是为了自己儿子着想的?

    就像是那次,如果不是她逼着唐宝去做亲子鉴定,他就会被欺骗了。

    所有人都会被蒙在鼓里。

    这才是最可怕的呢。

    可事情明明有理有据,为什么她还是会感到慌乱呢?

    现在她都怀疑帝昊天是不是真的在睡觉,还是,他只是不想见她?

    虞桑环带着一颗不安的心离开了城堡。

    虞桑环走后,张莉不解地问李恩:“为什么跟老夫人这个?主管,你是不是在故意吓老夫人的?老夫人脸色都变了。”

    李恩不至于这么无聊吧?他一向都是很严肃的。

    李恩看了一眼她,没回答她的好奇心,只:“帝少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

    “什么?三天?那你不是帝少在睡觉,不让老夫人打扰的么?”张莉不解这哪一句是真的了。

    “从帝少回来后,我每天去给帝少整理房间,那床都是整整齐齐的。今天早上去房间,帝少就坐在沙发上,连衣服都没有脱下。”

    “三、三天都没睡,这是怎么做到的?他不困么?”

    “我想,应该跟恢复记忆有关。”

    “那是不是要看医生啊?”张莉问。

    “这是心理问题,我怕是要看心理医生。”

    “我不太明白。”

    “你忘了帝少在失去记忆的时候对少夫人做了什么事?”

    张莉一想到这个,立马变得愤愤然:“我当然记得,帝少做了很过分的事,对少夫人那是一个欺负啊!我明白了,帝少这是对少夫人的愧疚才会变成这样的,现在少夫人又失踪了,他肯定是睡不着觉了……”

    张莉还没有完,李恩首先察觉到不对劲,拉了下张莉,随即退到一边,两个人都微微地低下了脑袋。

    张莉内心简直就是一阵翻腾的惶恐。

    帝少什么时候下楼的啊?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她刚才的话帝少是不是都听到了?她……她是不是死定了?

    在城堡大厅里就帝少那么多坏话,不死定了才怪。

    就在她这么以为的时候,帝昊天从身边走了过去。

    那刮过的风能让他们瑟瑟发抖。

    帝昊天出了城堡,张莉站在大厅外面亲眼看到那座驾离开了。

    回头瞪了眼李恩:“都怪你,要不是你,我刚才会那些话么?”

    “……”

    张莉想起什么,又问:“你有没有发现帝少的眼下都是乌青啊?这是不是真的代表帝少三天没睡觉啊?这样的话身体能吃得消么?不过我看帝少除了眼下乌青,其他跟平时没什么差别,应该问题不大吧?吃不消的时候肯定会睡得着的。”

    对于睡眠质量一躺下就能打呼的张莉来,几天不睡觉那是不太可能的。

    帝昊天去了唐家。

    里面除了一个佣人,什么都没有。

    他站在唐启山的遗像前,给他烧了香,站在那里许久。

    “我一定会找到她。你也不希望她有事吧?我也不允许。”

    在帝昊天进去没多久,帝均白的车子也停在了唐家的门口,看到帝昊天的车子,身旁似乎只有何绝在。其他保镖手下怕是全部出去找唐宝了。

    帝均白走进去,就看到站在唐启山遗像前的颀长身影,一动不动。

    他走过去,:“我在帮你找孩子,你杀了我爸。为什么?”

    “你在我前面装什么?”帝昊天的声音平静地听不出任何起伏。

    “我不知道你在什么。”

    帝昊天转身,朝着帝均白的那张脸就挥过去。

    ‘砰’地一声将帝均白打倒在地。

    嘴角顿时溢出血来。

    “知道了么?”帝昊天阴冷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哥……你便杀了我吧,反正我爸被你杀了,还在乎多我一个么?就算知道你做了什么,我也对你下不了手,我只恨……为什么我跟你是兄弟?”帝均白冷静地看着他。

    “兄弟?在我坐上帝氏的位置之后,什么兄弟叔叔都是次要的。留着你们的一条贱命,真当我为人仁慈,让你们一个个地算计到我头上来!既然想死,我会成全你们。”帝昊天凶残地。

    “我没有算计你。我一直在帮你。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失忆,唐宝过的是什么生活?怀了你的孩子都要被你们怀疑,她不跑怎么办?让你们逼着她打胎么?如果我不帮她,她就会落到你手里。别她不信任你,我也不相信你。因为你伤害她的地方已经够多了。”帝均白无惧地。

    帝昊天在听到唐宝的两个字,神情就沉了下来,黑眸微漾,却带着极致的痛苦。

    身型往后退了步。

    “你也不要怪她不信任你,从头到尾是你不信任她,她才会跑的。她不知道你看过那份亲子鉴定之后会怎么做。你给她的就是那种连婉柔都能留在城堡的不安全感。哥,从头到尾,错的人是你!”帝均白指责他。“孩子我已经找了好几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唐宝以前将我当成朋友,我总要为她做些什么。现在,既然你已经回来了,孩子……”

    “不要给我提孩子!”帝昊天暴戾地一吼,打断帝均白的话。阴鸷的黑眸看向帝均白,“别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将你挫骨扬灰!”

    帝均白脸色变了变,没有再话,转身离开了。

    帝昊天表情痛苦,粗喘着,眼睑乌青,眼睛里却是血丝。

    心口痛得似乎要摔倒在地上去。

    何绝忙跑进来:“帝少!”

    “止痛药。”

    “帝少,我送你去医院。”

    到了医院后,医生都不敢去给坐在那里的帝昊天检查身体状态。

    ter

    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