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六百八十五章:我想跟你说

时间:2018-04-22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我不是在电话里了么?是帝昊天杀的,我亲眼看见的!警察同志,我真的是亲眼看到的,我可以作证,你们快去将他抓起来,让他抵命!”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

    从对方的眼神里都能看到一丝讯息。

    帝昊天,不是帝城之王么?

    抓他去坐牢?这个……脸上明显有着迟疑。

    内心更是胆怯。

    别是他们了,就算是顶头上司来了,也不敢对帝昊天怎么样。

    “放心,这件事我们绝对会去公平公正地去办的。”其中一个警察。

    然后盘问到此结束。

    从始至终就那么问了一句,后面什么都没有再问了。

    这明显就是忌惮帝昊天的身份,且不会将这件事给定罪而表现出了敷衍的态度。

    帝均白沉默不语,将情绪放在了眼睛里。

    刚才两位办案人员的表情和态度,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也是他所料到的。

    一点都不意外。

    在帝龄岳的尸体要被带走,拿到鉴定科去鉴定时,帝均白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还没有想到什么,思绪就被李玉怀给打断了:“均白,你爸死的好惨啊!就这么被……你不知道当时我看到那个画面时,是多么的害怕,帝昊天,太可怕了,像个魔鬼。不,他就是个魔鬼!”

    “妈,你的腿还是不要乱动,等医生来。”帝均白。

    李玉怀对着帝均白如此冷静的神情,很是怪异:“均白,你爸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难过?”

    蓝婉柔也不由地看向帝均白。

    帝均白不仅不难过,而且也不愤怒。

    帝均白被问的愣了下,:“我难过在心里。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只有节哀。”

    虽然话的没错,可这份不该有的冷静还是让李玉怀心里感到怪异。

    不过,或许帝均白的也对吧,人死不能复生。

    医生来了后,就给李玉怀取子弹。

    处理枪伤。

    处理好后,蓝婉柔问医生:“怎么样?不会有什么吧?是不是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了?”

    “这个可怕很难。”医生也是他们花钱叫来的,想必也不会假话。

    “什么意思?”李玉怀一惊,“你别告诉我,我这条腿从此以后就废了?”

    “也不知道是碰巧,还是这个人的枪法太过精准,夫人腿还是能走的,就是以后走路会影响到美观了。”

    李玉怀被震了下,随即崩溃到骂人:“你这个庸医,胡八道什么?给我滚!什么影响到美观?你干脆我是个瘸子得了!滚滚滚,让这个庸医给我滚蛋!”

    “阿姨你冷静点,冷静点……”蓝婉柔在旁边劝着。

    帝均白去医院鉴定科后,问医生鉴定的情况。

    进了鉴定室。

    解剖台上躺着的正是帝龄岳。

    除了帝龄岳的脸还能识别外,其他地方都被割的割,切的切,内脏,皮肉都被割下来了,已经是体无完肤的状态。

    见帝均白愣在那里,医生立刻解释:“在有命案的时候,我们需要查出死者身体里各个可疑的地方。送到这里来的尸体都是这样的,你没有见过,可能不知道。”

    帝均白还需要听什么解释么?

    当他好哄骗?

    那天晚上,帝龄岳尸体要被带走的时候,他就有股不好的预感。

    原来是这个。

    看来他敏感的没错。

    帝龄岳这比被五马分尸还要惨。

    “那你现在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么?”帝均白脸上没有变化地问。

    好像解剖台上,被解剖的乱七八糟的人不是他的父亲。

    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而,哪怕是一个陌生人,一般人进到这种地方,看到这副渗人的画面也该皱下眉头吧?

    可帝均白没有。

    “最终解剖下来,除了胸口被刺了三十九刀外,没有其他伤处了,致命的也就是心脏被刺穿。”医生。

    “那尸体我可以带走了么?”

    “当然可以。”

    早晨,李恩见帝昊天的房间没有动静。

    他便上去叫帝昊天用早餐。

    然而进了房间后,就发现帝昊天就坐在沙发里,深深地陷进去,手上捏着唐宝怀孕期间看的那本孙子兵法。

    而茶几上,是两张被撕碎又粘好的纸。

    李恩再去看床,床上整整齐齐,根本就没有睡过。

    帝昊天身上的衣服也是昨天的。

    难道又一夜没睡?

    “帝少,用早餐了。”

    “出去。”帝昊天头也没抬,并没有过重的声音。

    却很慑人。

    李恩没再什么,转身下去了。

    张莉看着李恩下楼,忙上前:“帝少不吃么?”

    “让厨房将早餐热着吧。”

    “帝少这是怎么了?没有找到少夫人也不要如此吧?还有,还让那些玫瑰花全部栽种起来,以前帝少不是不管这些的么?”张莉不明白地问。

    “那是失忆期间。”

    “什么意思?”

    “帝少现在,恢复记忆了。”

    “什么?真的?你怎么知道?难道帝少还跟你了?”张莉很是怀疑。

    “你要是能知道,就该坐在我这个位置上。”

    “……”张莉。

    就在两个人着话时,有人进来了,是虞桑环。

    李恩上前:“老夫人来了。”

    虞桑环往餐厅方向看了眼:“昊天在用早餐么?”

    “没有。帝少在房间。”

    “还没有起床?”

    李恩没话,在旁人看来,沉默就是就是如此了。

    “昨晚帝少很晚才睡,我想,他是不希望有人打扰他的。”

    “既然他在睡觉,让他好好睡吧。我下次再来。”虞桑环着,就准备离开了。

    她本不知道帝昊天已经回来了。

    是李玉怀一大早打电话过来,在电话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什么帝昊天杀了帝龄岳。

    这是让她震惊的。

    为什么要杀了帝龄岳?帝龄岳做了什么?她想到何绝在洋房里的指认,心里便一阵阵的发寒。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是不是又做错了事?

    李恩想到什么,叫住虞桑环:“老夫人,有件事我想跟你。”

    “什么事?”虞桑环转身。

    “帝少已经恢复记忆了。”

    “你什么?”虞桑环的脸色顿时变得惊慌。

    ter

    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