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六百七十七章:我留下来帮你

时间:2018-04-19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再他身上还就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

    其他都是裸露着的。

    罗萝莉心想,以前看顾临深的身体还不觉得有什么。

    怎么现在这么慌张?

    肯定是因为顾临深那眼神太过危险的缘故。

    恨不得要把她吃光光的可怕。

    所以,她只是吓得。

    “你想偷看我洗澡?”顾临深幽幽地问。

    他倒是很想将自己腰间的浴巾给扯下来。

    然后直接将这丫头扑倒在身下。

    “我当然不是要看你洗澡,你洗澡有什么好看的!”罗萝莉自从脸上的那层黑黄给去掉后,只要有点红,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此刻就是如此的。罗萝莉想到自己找顾临深是什么事,忙急道,“我找你是有要紧事。舅舅,你赶紧跟我去救人吧!”

    “救什么人?”

    “何绝,万米莱打电话给我,何绝被帝龄岳抓去了,舅舅,性命攸关啊!”

    顾临深黑眉微蹙,何绝能被帝龄岳抓去?

    “舅舅,你别磨蹭了,快去吧!”罗萝莉急着上前抓住顾临深的手臂,手臂硬实而炽热,可是罗萝莉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是晚了一步,何绝真出了什么事,万米莱不要伤心死么?“舅舅,你不会不想去救何绝吧?那可是帝少的得力手下,可不能不救啊,舅舅……”

    顾临深幽冷的黑眸落在罗萝莉喋喋不休的嘴上,随即拉过她,拽向自己——

    “啊!”

    罗萝莉直接贴上了顾临深**的身体,硬实的胸肌让她吓得一跳,想往后退,然而被顾临深的一只手臂固定着,她就动弹不了了。

    红着脸,防范地看着幽深带有邪念的眼神,心脏跳得都要从嗓子里蹦出来。

    “想要我救他?”顾临深声音低哑地问。

    “嗯……”罗萝莉轻轻地嗯了声。

    “给我亲。”

    罗萝莉还未有所表示,顾临深的脸带着阴影就压了过来。

    嘴被掠夺了去。

    便是一阵‘狼吞虎咽’。

    罗萝莉呼吸急促,紧张地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这是什么情况啊?

    何绝的关系不是和顾临深更近么?怎么现在反倒是她在求顾临深的样子?

    在用刑的那个屋子里,何绝身上印着血,衣服是深色的,却依然看得出上面的潮湿。

    和扑鼻而来的血腥味。

    没有人会觉得那是水。

    帝龄岳手里拿着之前在手下手里的那条皮鞭。

    看着被他抽打得鲜血淋漓的何绝,心情一阵舒爽:“这皮鞭真是好,四面都有细而锋利的刀片,抽打在身上的时候,就像是被刀子一片片地割过。感觉不错吧?”

    何绝没话,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我不那么快弄死你,那是想看你被我慢慢地折磨你。没有了帝昊天,你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只能,你选错了主人。你要是以前跟了我,以后你就是飞黄腾达了。”

    “我想,以后你的死法肯定会比我凄惨千倍。”何绝面无表情地。

    “死到临头还嘴硬,不愧是跟着帝昊天的,连一句软话都不,那你就要吃苦头了。”帝龄岳吩咐手下,“给我打断他的腿,从左腿开始,我看他能撑到何时。”

    手上手里握着棒球杆,还是铁的。

    这敲下去,骨头肯定是要断的。

    手下紧握棒球杆,手臂上还是囤力,站在何绝左腿的位置,预备一下子给他打断。

    让他尝试一下断掉骨头连着筋的痛。

    何绝闭上眼,如果他的腿断了。

    就算是活着,以后也无法留在帝昊天身边了。

    因为已经没有了那个资格。

    那手下握紧棒球杆,举了起来,用力地朝何绝的膝盖处敲过去——

    门,毫无预计地打开。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顾临深高大的身影深黑地出现在屋子里。

    让整个屋子都引起阵阵的骇人,阴森森的,属于顾临深身上的气势。

    同时,那敲过去的棒球杆一下子给甩飞了出去。

    是那手下自己吓得,手一松,方向一偏。

    帝龄岳吓了一跳,不敢相信地看着出现在这里的顾临深:“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顾临深当然不会回答他这种问题。

    身后的万米莱立刻跑上前去查看何绝。

    看到何绝的衣服都是潮湿的,她用手摸了下,便是一手的血。

    手不由地颤抖,看向看着她的何绝。

    “都是皮外伤,不用担心。”何绝。

    万米莱看着他意识清晰,话有力,想必是没什么要害的伤。

    顾临深的保镖将何绝松开,何绝的身体晃了下,毕竟身上都是被刀子隔开的口子,一时间还不适应。

    万米莱连忙上前扶住何绝,眼里带着泪,看着他:“撑得住么?”

    “还不带他去医院。”顾临深幽冷地出声。

    就算没有要害,不止血,那人也是要死的。

    万米莱看了眼顾临深和罗萝莉,知道这里已经不需要她了,便在顾临深保镖的护送下,离开了屋子。

    “米莱,这里就交给我们,我们绝对会给何绝报仇的!”罗萝莉朝着远处走出的万米莱,回过头,就发现顾临深正一脸冷幽幽地看着她,不解,“舅舅,你怎么了?我留下来帮你!”

    “……”顾临深。

    “好吧,我去外面等你。”罗萝莉赶紧溜了。

    惹了顾临深,回去是不会给她好果子吃的。

    罗萝莉出去后,屋子的门就被关上了。

    罗萝莉看着和她一样在外面的保镖,再去看被关上的门。

    心想,舅舅一个人在里面,不要紧么?

    对于顾临深不可一世的行为。

    帝龄岳还不敢惹。

    变得心而谨慎。

    帝昊天是帝城之王,那么顾临深也是不好惹的,顾家唯一的儿子可是个手段阴狠的人。

    “你和帝昊天的关系并不好,为什么要救何绝?”帝龄岳当然还记得当初顾临深劫走唐宝,帝昊天动用武装军械劫车的事。

    当时,别人一度认为帝昊天和顾临深的关系是一触即发的。

    顾临深阴森的眼神看着他:“我和他关系好不好,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置喙了?”

    ter

    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