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六百七十一章:肯定是和谁斗过

时间:2018-04-18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前面的驾驶员都要吓晕了,但是手还不得不控制着飞机。

    下一秒,帝昊天就将身下的座椅给废了。

    座椅废了的瞬间,一阵爆炸声传来。

    海港的水直冲上空。

    震得附近的地面和大楼都颤了颤。

    帝昊天怔怔地看向爆炸的地方,还有往上冲的水的冲击,脸色没了血色,失了魂地看着。

    这下驾驶员的手抖没有稳住,机尾直接擦过某栋大楼,机身失控地直往下坠去——

    其中一栋大厦里正在跟公司里的高层在着建造度假村的事,就被海港那一声爆炸给愣了下。

    然后就看到一辆直升飞机失控地往下坠,机尾拖着长长的黑烟。

    没多久,就听到直升飞机掉下来的巨响,倒是没有听到爆炸声。

    顾临深扭头,会议室的玻璃门外,一抹亮丽清灵的身影直朝电梯奔去。

    顾临深黑眉微蹙,大步过去,打开门:“去哪儿?”

    “天上有飞机掉下来了。”罗萝莉手指往天上一指。

    “不许去。”顾临深声音威严地一沉。

    罗萝莉想了想:“我要去,我就瞄一下!”然后,转身就飞快地跑了。

    天上掉飞机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她得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受伤了。

    “……”顾临深脸色黑着跟过去。

    也不怕伤着自己就跑去,凑什么热闹。

    不懂事的丫头!

    给她惯的!

    从天上掉飞机是多么让人震惊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好在飞机是掉在海港区的沙滩上,并没有伤到人,不过在沙滩玩耍的男男女女却是吓得不轻。

    这要是砸身上,不得成人饼了。

    此刻飞机掉下来,便有不少人在远处围观。

    罗萝莉也是人群中的一个,远处看看不见,她干脆就跑到飞机跟前去看。

    现在警察还没有来,不知道里面的人要不要紧?

    罗萝莉弯着腰,脑袋往里面看。

    飞机玻璃都碎了,看清里面倒着的人影。

    在看到倒在一边身材颀长健硕,却一张刀削脸廓时,愣住了。

    就算脑袋上的血流淌在脸上,她也认得。

    只是怎么会是帝昊天?跟做梦一样。

    他的飞机从天上掉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顾临深看到站在飞机前的罗萝莉,脸色阴森地上前,一把拽过她:“不知道很危险!”也不怕飞机爆炸!

    罗萝莉手指往里面指:“舅舅,是、是帝少。”

    顾临深转过脸,看过去,里面昏迷不醒的帝昊天让他眉头紧蹙。

    什么情况?

    帝昊天被秘密送往医院。

    没有任何的声张,和报导。

    被顾临深封锁地死死的。

    虽然不去管帝昊天的事,但也知道帝昊天最近都在做什么。

    找唐宝都把整个帝城给翻出来了。

    想不知道都难。

    不过,怎么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帝昊天还在手术室的时候,罗萝莉缠着顾临深问:“舅舅,帝少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

    “应该是跟唐宝失踪的事有关。”

    罗萝莉也是知道唐宝失踪的事,她也打电话问过万米莱了,万米莱也是事情发生了很久后才知道的。

    罗萝莉也问万米莱是因为什么事唐宝才会离家出走的,万米莱只跟帝昊天有关,其他也没多。

    “跟唐宝失踪有关,怎么就坠机了?”罗萝莉不是很理解地问。“那帝少会有事么?”

    顾临深没话,幽冷的眼神看向手术室方向。

    一个多时后,医生出来,恭恭敬敬地走到顾临深面前:“顾少,人没有生命危险。就是以前动过手术的脑袋有些重创,但是没有大碍,还有就是手臂有些开裂,这个只要几天,自己就会愈合的。”

    “摔的?”

    “应该不是摔的,因为肌肉也有拉伤的痕迹,倒像是被什么勒的。”医生。

    顾临深想,谁勒了他?不太可能吧。

    谁敢勒他?除非是他自己勒自己。

    事实上,帝昊天手臂裂开,是在唐宝从飞机上跳下后,剧烈挣扎铁链时造成的。

    可是没有人知道当时是一种怎样崩溃和绝望的情形。

    帝昊天挪到高级病房内后,顾临深站在床边看着虽不致命却伤痕累累的帝昊天。

    罗萝莉躲在顾临深的身后,就伸出一颗脑袋来看。

    她还是第一次看这样的帝昊天呢。

    每次看都很可怕的男人,现在虽然还是可怕,可毕竟是昏迷的。

    “舅舅,要不要通知他家人啊?”罗萝莉问。

    “不用。”顾临深抬手招了下外面的保镖,“从现在开始,帝少的安全就落在你们身上,如有半点差错,我就拿你们全家老陪葬。”

    “……”面对有可能全家老陪葬的保镖们。

    顾临深继续吩咐:“还有,将消息放出去,帝少失踪了。”

    “是。”

    保镖转身离开病房。

    罗萝莉不解地问:“舅舅,为什么要帝少失踪了?”

    “他这个样子,肯定是和谁斗过,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是生是死。他既然事情还没有做完,肯定要等他醒过来再。让他失踪会儿,不是坏事。”顾临深眼神幽幽地看着昏迷的某人。

    在顾临深逼着罗萝莉上车,送她走后,再次回到病房内。

    顾临深一进去后,就变得异常敏锐。

    “出来!”眼神一厉。

    有人出来了,是何绝。

    “顾少。”

    “什么情况?吧。”顾临深扯了张椅子,靠在桌边坐着,不咸不淡地问。

    “少夫人被帝龄岳绑架,带上了飞机,帝少上了飞机。在飞机上发生了什么,我没有上去,并不知道。但是我有看到飞机上有人用降落伞跳了下来。那个人看身型是个男人,如果不是帝少,那就是帝龄岳。可如果是这样,飞机坠机后,不见少夫人的踪迹?”何绝判断着。

    顾临深沉默的眼神突然看向何绝。

    何绝被那眼神看得震了下,却让他不由心慌起来。

    “在飞机坠机前,海港里有爆炸声,还不。你可有听到?你没有听到,我看到了。”顾临深。

    何绝都不敢想:“你是那是少夫人?不可能。帝少在飞机上,不可能会让少夫人去跳机……”

    ter

    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