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六百二十一章:你冷静点

时间:2018-04-02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仿佛眨的太重,频率太高,就会惊扰了空气中的不平衡因子一样。

    帝昊天感觉身体又开始发热,腹一阵阵的发紧。

    这个夜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他想掀被子去隔壁睡,不过最后还是没去。

    万一唐宝晚上踢被子着凉了,对孩子不是不好?

    帝昊天觉得自己只是在意孩子,并不是别的。

    唐宝早晨起来后发现帝昊天的脸色依然是不太好,难道睡得不好?

    可是她睡得很好啊!

    在帝昊天去餐厅的时候,唐宝鬼鬼祟祟地走出大厅。

    轻轻地叫着:“何绝?何绝?”

    “少夫人有事?”何绝忽然出现在身后。

    “哎哟我的妈,吓死我了,你怎么每次出场都是这么神秘莫测的?”唐宝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习惯,习惯就好。”何绝一本正经地。

    “……”这个习惯跟练胆有关系吧!“对了,我问你个事,昨晚蓝婉柔是不是惹帝昊天了?”

    “蓝婉柔?没有。”何绝想了下,没有。

    唐宝心想,帝昊天果然去了蓝婉柔那里啊!

    既然这么放不下蓝婉柔,为什么又要霸着她呢?对了,她肚子里有帝昊天的孩子。

    他霸着的是他自己的血脉罢了。

    跟她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不是蓝婉柔惹他,难道是我么?昨天帝昊天从帝龄岳那里出来就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脸色么?”

    “没有。因为昨天帝少没有去帝二爷家。”

    “啊?可是你刚才……”唐宝顿住。

    也是,刚才何绝蓝婉柔没有惹帝昊天,可以这么,好像没问题。

    但确确实实地误导了她。

    “怎么了?”

    “他……没去找蓝婉柔?那是去哪里了?”唐宝问。

    “去洋房,看老夫人。”

    “这样啊……”唐宝有些不好意思了。

    昨晚她可是理直气壮地跟帝昊天吼了。

    难怪帝昊天的脸色那么难看。

    真是的,帝昊天为什么不直接他没去找蓝婉柔呢?

    了她不就不会冤枉他了?

    “不吃饭?”身后帝昊天阴沉沉的声音响起。

    唐宝的背脊僵了下,心虚地都不敢去看帝昊天的眼睛:“我现在就去吃。”

    然后,溜之乎也。

    用早餐的时候,唐宝时不时地瞅向帝昊天。

    她真是摸不透这个人的性格。

    恶魔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么?难以揣则。

    刚才她跟何绝的话帝昊天应该是没有听到吧?

    所以,她要不要装作不知道自己冤枉了帝昊天的样子?

    对,要装!

    要不然自己绝对是要吃亏的。

    “好看么?”专心用餐的帝昊天转过脸来,看向猝不及防的唐宝。

    唐宝被抓住偷瞄,有些尴尬地笑笑,然后立刻点头:“好看!特别好看!我活了二十个年头,还没有见过比你帅气有型的男人了。”

    帝昊天黑眸滑过暗流,冷漠的脸色微微的有了缓和的趋势,表情线条也没那么锋利了。

    “颜值高,身材高,还有钱有权,谁比得上你?”唐宝继续哄人。

    帝昊天看了她一眼,开口:“吃你的。”

    “好!”唐宝就乖乖地吃早餐了。

    帝昊天面上不动声色,但那脸色明显就好多了,餐厅里的氛围更是没有那么严重的压迫了。

    李恩和张莉都默不作声地见证了这样的转变。

    帝少啊!这样人尽皆知的优势,您听了应该是面不改色啊?怎么少夫人这样一,态度就转变了?

    帝龄岳一个晚上都没有睡。

    最后还是忍着痛将自己的股份让出去,被帝昊天收了回去,那份协议,清清楚楚地写着他的股份不再有继承权。

    也就是,他什么都没有了。

    帝昊天到做到,收了他的股份,放了王海。

    可是,帝龄岳却恨之入骨。

    他不仅没有斗得过帝昊天,反而失败的一塌糊涂。

    帝龄岳自认不是平庸之人,他还是不死心,不相信自己就这么失败了。

    他不会放过帝昊天,更不会放过他一家,包括唐宝肚子里的孩子。

    还未走到客厅,就听到里面李玉怀哭哭啼啼的声音。

    “怎么办?什么都没有了,连钱都没有了,你怎么办?”

    蓝婉柔安慰:“没事的阿姨,好在哥还在帝氏。”

    “你帝昊天怎么就这么无情冷血呢?龄岳可是他唯一的叔叔啊!”

    “阿姨,晚点姨夫回来了,你千万不要在他面前这样。我想姨夫只会比你更难受。”蓝婉柔提醒她。

    李玉怀看了蓝婉柔一眼,哽咽着点头。

    她还是要靠自己的丈夫的。

    蓝婉柔嘴上劝着李玉怀,可心里也是没想过帝昊天会做到如此地步。

    不过她觉得,这不能怪帝昊天。

    一定是帝龄岳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她在帝家住了那么多年,豪门之间的暗黑争斗她不是看不出来。

    帝龄岳一直都是那种不甘屈居人下的性子,偏偏帝昊天是个厉害角色,这样的下场是在所难免的吧!

    蓝婉柔的心里对帝龄岳多少都有些鄙夷。

    以卵击石的就是这种人。

    帝龄岳一脸狠辣地走进客厅,怒对李玉怀和蓝婉柔:“我告诉你们,我失去的我会全部拿回来!帝昊天,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李玉怀和蓝婉柔面面相觑,看来她们的话被帝龄岳听到了。

    蓝婉柔安慰:“姨夫,你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还有,不是帝昊天现在对你的态度不一样么?哪里不一样?他要是真的在乎你能这么对我?”帝龄岳话开始口无遮拦了,“我也养了你那么多年了,你倒是有点用处!”

    蓝婉柔低下头,掩饰着眼里滑过的冷光,和痛色。

    低声着:“对不起姨夫,是我没用。”

    李玉怀见蓝婉柔受委屈也是火大了,站起身就:“你有用你怎么就斗不过帝昊天?她一个女孩子,你让她怎么做?自己做不好,你就赖在旁人头上?有你这样的么?你应该去和帝昊天横,跟我们凶什么啊?”

    “少两句!”就在帝龄岳还想什么的时候,帝均白出现了。帝均白看向帝龄岳,难得的正色,“你这是做什么?”

    ter

    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