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六百一十章:这不算什么

时间:2018-03-28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帝龄岳心里咯噔了下。

    最亲近的人?是谁?

    他以为已经消灭了廖青山和一干证据。

    毕竟他也是块老姜,面上自然要装得有模有样,一副不解的样子:“抓到人不就地处决么?开口是什么意思?”

    “幕后主使者。”

    “还有幕后主使者?那肯定要查,还要查个彻底。敢袭击帝氏的掌权人,怕是不要命了。”帝龄岳一脸怒容。

    帝昊天深沉鹰锐的黑眸朝帝龄岳淡淡的瞥了眼,问:“二叔,你,如果找到这个幕后主使者,我应该怎么处置他?”

    不知道为什么,帝龄岳立刻想到了一句成语,请君入瓮。

    帝昊天便是那个行刑的人。

    心下立刻有所防范。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自然是不能放过的,至于怎么处置他,全看昊天你的意思了。”帝龄岳的意思就是他不能做帝昊天的主。

    “二叔如此安守本分,甚好。”帝昊天平整的袖口算是整理好了,手放下,黑眸目中无人地看着远处,“二叔应该多将精力放在家庭上。”

    “你的是。”

    帝昊天这才离开。

    离开后,帝龄岳的微弯的腰才直起来,面色一片阴沉。

    所以,他才想要夺走帝氏的掌握权,成为一个强者,才不会在人面前如此低声下气。

    被自己的侄子压着,看他的脸色,这真的是比死还难受。

    帝昊天回城堡还未用餐。

    进入大厅,李恩立刻走上前:“帝少,用餐了么?厨房一直备着。”

    帝昊天的黑眸微凝,朝楼梯方向看去。

    李恩擅察言观色,忙:“少夫人已经睡了。”不仅睡了,而且……

    心里的话李恩没有出来。

    帝昊天上了楼,站在门前。

    门上正贴着一张纸,上面的内容是:如果此刻的时间超过九点,麻烦你去别的房间睡,免得打扰到我。为了夫妻之间避免硝烟的和睦氛围,委屈你了。晚安。

    帝昊天的脸色有些黑,扯了门上的纸,冷着脸推门而入。

    唐宝要是有本事锁这个门,绝对要锁着不让帝昊天进门的。

    帝昊天进了卧室的一瞬间,躺在床上假寐的唐宝立刻就感觉到空气被入侵的危险。

    她一动不动,闭着眼睛,被帝昊天的气场震慑得意识异常清晰。

    他怎么就进来了?

    难道没有看到她留下来的纸条么?也太‘目中无纸’了吧!

    帝昊天高大的身影带着强大的气场伫立在床前,看着往里侧的睡姿,白皙的脸在灯光下迷离的如透明,嘴粉嫩水润,长长的睫毛静静地搭在眼睑,投下一排排的灰影。在帝昊天锐利的长时间的盯视下,就能注意到睫毛的轻颤,很细微,却依然逃不过帝昊天的锐眸。

    反正,帝昊天在,唐宝就一直闭着眼睛,哪怕已经有了破绽。

    帝昊天不仅进了房间卧室,还上了床,手直接伸进了被子里。

    唐宝顿时感到腰间肌肤上一阵凉意,整个人颤了下,睁开眼睛,缩在床边,防备又愤怒地看着帝昊天。

    “干什么?没看见我睡觉么?我都已经给你在门上留纸条了,你不仅进来了,还对我动手动脚,我不要睡觉的?”一串质问。

    “我不想委屈自己。”帝昊天薄唇开启。

    唐宝愣了两秒才明白帝昊天的是什么意思。

    想到帝昊天为什么这么晚回来,还如此理直气壮,心里顿时怒火中烧。

    “你不是去找蓝婉柔了么?你怎么不干脆睡在那里?”

    “你什么?”帝昊天脸色阴冷下来,浑身的气场都变得凌冽慑人。

    唐宝见着内心有些惶恐,但还是强撑着自己的慌乱,:“难道我冤枉了你么?”

    “谁告诉你的?”帝昊天冷声。

    唐宝知道帝昊天多疑,尤其是他失忆之后。

    失忆她不想害了无辜之人,更不想放过做恶之人。

    于是,她拿过手机,点开里面的通话记录,给她看:“这串号码熟悉的吧?不是我打出去的,是打进来的,再看看这个时间,现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么?你晚上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我一清二楚。”

    “这是谁?”

    唐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问:“你不知道这是谁的号码?”

    “不知道。”

    唐宝仔细看帝昊天没有情绪只有冷淡沉静的脸,难道因为他太过深不可测,所以看不出来他的伪装?

    “这是蓝婉柔的号码。”唐宝盯着帝昊天的脸,。“所以,你在蓝婉柔的身边,你们两个了什么话,我都听到了。”

    帝昊天脸上未有过多的表情变化,可黑眸滑过深沉凌厉的光。空气蓦然静下来,膨胀地让胸口都要压迫地炸裂。

    唐宝知道,帝昊天这是承认了的意思。

    否则不会是现在这样的表情,和不可侵犯。

    “所以呢?”帝昊天的声线沉而冷冽。

    所以呢?唐宝对帝昊天的反问很是不悦,清丽的眉头都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和你比起来,这不算什么。”

    唐宝顿时明白帝昊天指的是什么,不由解释:“我和帝均白是清白的,是你不相信我。”

    “在我看来,只有将你一直关在城堡,你才会真正明白自己犯下的错误。”帝昊天冷鸷威胁地完,站起身,转身进了浴室。

    唐宝看着浴室看上的门,怔在那里。

    明明是帝昊天去找蓝婉柔了,到最后发过来变成帝昊天来追究她了。

    她和帝均白的关系是没法做到陌生人的,而帝昊天在失忆后也是眼里只有蓝婉柔。

    所以,只有帝昊天恢复记忆才能将矛盾去除么?

    唐宝倒在床上,两只水漾的眸子无力地睁着。

    她不应该去质问帝昊天么?没有资格么?

    就算帝昊天偏向蓝婉柔,可在看到那样的通话记录,他也会明白蓝婉柔到底做了什么吧?

    帝昊天这个人她太清楚了。

    仿佛全身上下都长满了逆鳞,一不心就能触碰到,引发不可收拾的后果。

    所以,虽然帝昊天什么都没,唐宝可以断定,蓝婉柔触到了帝昊天的逆鳞。

    ter

    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