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六百零四章:为什么只挂一半

时间:2018-03-25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窗台上绿色植物茂盛,花朵鲜艳,娇嫩。

    轻微的风拂过,带着香气卷了进来。

    扑在蓝婉柔的脸上,让她神情清醒。

    让她刚才悲伤的情绪立刻安抚下来。

    她怎么能如此就乱了阵脚?

    唐宝怀了孩子又怎么样?

    怀了孩子她就要放弃吗?

    她绝对不会放弃,她爱了帝昊天那么多年。

    只要她还活着,就会继续爱下去。

    所以唐宝不能留,孩子更不能有。

    这时候敲门声响。

    李玉怀走了进来。

    百丽看了蓝婉柔一眼,便出去了。

    虽然现在蓝婉柔平静了,可是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李玉怀一看就看出来了。

    “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蓝婉柔点点头:“阿姨和姨夫对我一定很失望。”

    “这也不能怪你,在唐宝心机太重。帝昊天都被她骗了,何况你呢?”李玉怀安慰她。

    “阿姨,你现在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不应该心软。”

    李玉怀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是现在唐宝怀孕了,就算心硬起来也来不及。”

    房门没有关,经过的帝均白经过的时候看到里面氛围不对劲。

    站在门口问:“这是怎么了?”

    “唐宝怀孕的事你知道了吗?”李玉怀问。

    “听爸了。”帝均白眼神微闪,点了点头。

    “婉柔正难过,我在安慰她呢。”李玉怀。

    帝均白抬步走进房间,温和的气质,总让人感到心安。

    在蓝婉柔几步远站定,看着她。

    “这确实很让人意外,不过你现在还坚持吗?”所有人都在安慰,只有帝均白这句话一下问到点上。

    蓝婉柔自然聪明,茫然的思绪自然一下子归聚在一起,让她有了更清晰的坚定。

    坚持,就不要放弃。

    哭泣,还不如放弃。

    “我当然坚持,我爱昊天哥爱了那么多年,唐宝算什么?世界上没有什么后来居上,也没有那么多的好运气给她,运气用完了,剩下来的就是厄运留着给她了。”

    帝君的抬起手,像个兄长一样的在她肩膀上轻轻地拍了几下。

    “那就不要难过了。我上次看到唐宝的时候,她也并不开心。不过我只能安慰你。”

    完转身就出了房间。

    李玉怀看蓝婉柔明显渐好的脸色,立刻笑着:“看吧,所有人都在支持你,你也不要放弃,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我知道。”

    当所有人离开房间后,蓝婉柔坐在沙发上。

    看着房门口的方向,想着刚才安慰她的帝均白。

    她怎么就忘了帝均白呢?他的存在可比她重要多了。

    唐宝怀了孩子怎么样?没有人对她下得了又怎么样?

    她怀了帝家的孩子,功劳确实不少,但前提是,这得是帝家的孩子。

    帝均白经常跟唐宝见面,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在一起过?就算在一起,别人也不知道啊!

    蓝婉柔阴险的眼神里,带着志在必得的笑。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给唐宝翻身的机会。

    唐宝躺在床上挂吊水,眼睛基本上一直盯着上面的吊瓶。

    那大眼睛一咋不眨的盯着,清澈而闪动。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害怕吊瓶砸下来了。

    事实上,她只是怕里面的吊水没了,将空气给它灌到身体里去了。

    她这次怀孕和第一次可不一样,现在肚子里是两条生命,要更珍惜更心。

    到现在都无法从双胎的惊喜中恢复平静。

    她的肚子里居然有两个孩子。

    实在是太意外了。

    帝昊天又是怎么想的呢?

    是不是因为单纯的觉得这是他的血脉,还是别的原因?

    在他的记忆里这一切是不是感到熟悉呢?

    她曾经为他流掉了一个孩子,而一点触动都没有吗?

    唐宝转过脸去,却撞入帝昊天深黑的眸子里,幽沉深邃,带着如寒潭似的冷冽。

    让她的心跳慢了一拍。

    病房里很安静,静到仿佛能听到吊水的点滴声。

    帝昊天就那么淡然冷肆的看着她。

    唐宝的眼神和她的心脏一样在紧缩。

    仿佛是无法承受帝昊天带着强大压迫的眼眸。

    “药水没了。”低沉如磁的声音。

    “啊!什么?快点叫医生……”唐宝猛地回头,然而再抬头看到上面瓶子还有药水时,话戛然而止。转过脸去瞪帝昊天。“哪里没有?干嘛骗我?不过也应该换药水了,你帮我叫一声呗。”

    帝昊天瞥了一眼还有1/3的药水。

    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唐宝抿了抿唇,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但是两只大眼睛依然水灵水灵的看着药水瓶。

    每天唐宝的药水都是一身亲自来挂的。

    隔天早晨,依然是她的医生进来给她挂吊水。

    医生的针扎进肉里的时候,唐宝紧紧的咬着唇。

    其实这个医生扎针一点痛都没有,但心里还是紧张吧。

    帝昊天深邃的视线落在唐宝的脸上,嘴被咬着,松开的时候越发的殷红。

    清澈的眼眸上,仿佛被笼罩着一层水雾,是那么水灵,却紧张委屈的样子。

    “每瓶水挂一半。”帝昊天开口。

    医生愣了下:“如果这样的话,量不够,换三瓶?”

    “嗯。”

    医生便出去弄第三瓶去了。

    唐宝很意外地看向帝昊天。

    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好像和他自己无关,也和她无关的样子。

    但是,为什么两瓶换三瓶,每瓶挂一半呢?

    “帝昊天,为什么只挂一半?”唐宝问。

    “配我的身份。”

    “……”配你有钱没处使的身份吧!她还真没见过这种操作的。

    唐宝沉默了会儿,再次看向一言不发专心致志地盯着面前电脑的帝昊天,想到她怀第一个孩子时候的模样。

    她那时孩子很健康,不需要住院。住院的时候是她孩子没有了。帝昊天也是如此陪着她的。

    当然了,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么疏离淡漠。

    不过,帝昊天能每天在这里陪着,给唐宝的心理压力上减轻了许多。而不是不管不问。

    就算只是为了孩子,她也是满足的了……

    唐宝在被子下,手摸着自己的腹,这样摸确实感觉到比以前肉多了些。

    ter

    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