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五百九十九章:这是你的职责

时间:2018-03-22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出门被何绝打开来之后,帝昊天就下去了,但是唐宝坐在那里却没有动。

    帝昊天回身,冷漠的看着她:“要我请你下来?”

    唐宝对上那双锋利的深眸,浑身颤抖了一下。

    慢慢的从车上下来。

    然后跟着帝昊天走进门,一直进入大厅。

    进入大厅之后,唐宝又不走了。

    帝昊天已经完全没有了耐心。

    一言不发,上前拽起唐宝就往楼梯上走。

    手上用着强劲和不可违抗的气力。

    “啊!帝昊天,你干什么?放开我!”唐宝不想去楼上,此时此刻,楼上对她来是非常恐怖的,就像是地狱。

    对于唐宝的挣扎,帝昊天头都没有回,一直将她往楼上拉。

    唐宝的力气哪里敌得过他1/10?

    一只手死死地抱着楼梯的护栏。

    就像是抱住了她的浮木,她不想上楼的决心是那么强。

    帝昊天猛的转过脸来,阴鸷的视线射向她,几乎要将唐宝整个人撕裂。

    “帝昊天,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让我回到城堡来,就是这样伤害我的吗?只是为了伤害我的吗?”唐宝清澈的眼睛里含着害怕的泪水。

    “你觉得这种事情是伤害?我倒是想知道这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我不想。”她不想出自己有孩子的事情。

    她害怕她的孩子和之前一样,会保不住。

    所以她现在宁愿自己受委屈。

    “等会儿你就想了。”帝昊天上前将她抱着护栏的手掰开。

    “唔!不要!”唐宝拼尽全力的反抗,可是她的力气怎么敌得过帝昊天。

    手被掰开,脱离了护栏。

    因为用力,手指和指尖都泛着痛。

    仿佛要被折断了一样。

    身体一轻。

    直接被帝昊天强势抱起,往楼上走。

    进了帝昊天的房间,唐宝一落地,两只手抱着帝昊天的手臂,不断的哀求:“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这样对我,我不想求求你了!”

    帝昊天伸出手,直接掐住她的脸。

    整张脸都在他的掌中变形。

    “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顺从我,反抗,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嗯?”帝昊天的表情里带着凶狠。

    唐宝的呼吸急促,吓得脸色发白。

    只要顺从就会有好处吗?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唐宝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了反抗的机会。

    帝昊天势必会要她。

    “那……那我顺从一点,你会不会轻一点?”唐宝眼里的泪水往下滴落,咬了咬唇,问。

    上一次在酒店里的时候,她被帝昊天折腾了那么久。

    那时候已经有了孩子了,孩子最后是安然无恙的。

    那她现在是不是可以依然侥幸帝昊天伤害不到肚子里的孩子?

    帝昊天刀刻的冷漠脸庞朝她逼近。

    气势凌厉,仿佛能割伤人的皮肤,让唐宝嫩白的脸受到伤害。

    “轻了你会舒服吗?嗯?”

    唐宝豁出去似的,将脸脱离他的掌心。

    往后退了好几步,远离他。

    嫩白的脸上,因为被帝昊天的手掐过,所以留下两片红色的痕迹。

    “你答应我轻一点,我就做。如果你不答应,我绝对不会让你碰我的。”

    帝昊天阴沉着脸靠近:“你觉得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唐宝见状,转身就跑,就朝房门跑去。

    然门一拉,拉不开。

    急得她用手不停的拍门。

    “开门!外面有没有人啊?门打不开了,放我出去。”唐宝急得都哭了出来。

    拉门的动作不放弃,然而下一秒帝昊天浓厚的阴影笼罩下来。

    “啊!你放开我,放开我!”唐宝不停的挣扎着。手还不忘急切的敲门,包括用脚踹。“有没有人听到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听到没有!”

    帝昊天啃着她的脸,气息粗重:“就算你叫破喉咙都没有用!没有我的吩咐,谁敢打开这个门,嗯?”

    “帝昊天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让我回城堡,就是这么帮助你找回记忆的吗?我要离开,我要离开你,我也要离开城堡,我不要再待在这里,放我走!”

    “为什么这么抗拒我?我不能碰你?还是你在为谁守身?如果换作帝均白,是不是就不会拒绝了?”帝昊天的声音凶狠,随着手臂的发力,就听到撕拉的一声,衣服被撕破了——

    “啊!不要!”唐宝赶紧去遮自己暴露出来的身体。“我不是在为谁守身,我是不能做!”

    “能不能,做了就知道!”

    在门外不远处的张莉,急急忙忙的就要去开门,被李恩拦住。

    “你干什么要拦着我,我要去开门,你没听到是夫人在敲门吗?”张莉都快急死了。

    “你这样去开门,想死吗?”

    “这个时候我哪还管得到自己死不死啊?你没听到里面的声音多么吓人吗?少夫人的声音那么凄惨,肯定是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如果不开门的话,不定少夫人就死在里面了!”

    李恩绷着一张脸:“帝少不会让少夫人死。”

    “你怎么知道不会?你没看到帝少回来的时候脸色很可怕吗?难道少夫人又得罪了他?少夫人不是去孤儿院了吗?我知道了,肯定是没人告诉帝少,帝少还以为少夫人去做什么呢,所以才会这么生气的,那我现在更应该告诉帝少啊,不然就误会少夫人了!”

    “让你别去就别去,这是你的职责。”

    “你……”张莉很着急,又生气,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

    李恩必须阻拦她,要不然张莉就会做错事,到时候她也逃不了责罚。

    张莉这样子完全是冲动。

    她上前去阻止,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得不到任何缓解。

    身体上的感官变得敏感,疼痛,一丝不漏的传过来。

    就像是烧红的铁物在局限的环境下,不断的肆意,毫不留情。

    又难受,又疼痛。

    唐宝趴在门板上,双手无助的贴在门上。

    指甲抠着门板,已经感觉不到指尖的疼。

    因为用力,两只手都变得苍白。

    “帝、帝昊天,求求你轻一点……”唐宝上气不接下气,脸潮红中掺着灰白,粉嫩的唇发颤。

    ter

    t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