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五百六十五章:也不太喜欢

时间:2018-03-0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然后坐在黑色的座椅上。

    “长生的收购后续问题是谁在处理?”

    “帝均白。”

    “传我的吩咐,长生还是长生,帝氏看不上,这件事你去处理。”

    “……”周之森立刻明白了。“是。”

    离开办公室后,周之森都还在意外之中。

    因为看不上才长生而弃之,这个理由别他不信,帝均白也不会信。

    难道跟……唐宝有关?

    还没有走到电梯口,身上的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即刻接听:“帝少。”

    “警告长生,再接近柯辰,没有下次。”

    “是。”

    周之森耳边手机拿下时,倒是不意外了。

    真的如他所想,收购是因为唐宝,不收购也是因为她。

    那么,最近帝昊天的情绪是因为这个而出现波动?

    看来,就算忘记了唐宝,狼性却是根深蒂固的。

    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帝昊天才回到城堡。

    里面蓝婉柔坐在沙发上打着瞌睡。

    看样子就是在等他。

    帝昊天看着蓝婉柔。

    心里却没有一丝丝的波动,平稳的就像是一面镜子。

    他只会想着蓝婉柔对他做的温柔举动应不应该,而不会有心不心疼的感觉。

    在他失忆后,他仿佛只在唐宝的身上才会有波动的情绪,哪怕是愤怒的。

    也只有她能引起他的愤怒。

    在他想听唐宝解释的时候,唐宝却不想再解释。

    告诉他水晶狼狗的时候,他便明白,心痛,绝对不是偶然。

    唐宝觉得,万米莱她现在变得心软那是真的。

    她自己都是这么觉得的。

    以前走在路上的时候她不太会特意去给乞丐钱的,都是经过的时候有乞丐才会给。

    可现在,唐宝远远的看见,她便会走过去,在乞丐的碗里放点钱。

    “唐宝?”

    唐宝扔钱的动作一顿,就看到乞丐旁边坐着的人,正是罗萝莉。

    “萝莉?”唐宝很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红七。红七,这也是我的朋友,唐宝。”

    红七伸出手和唐宝握手,看着唐宝:“一看就是心善的人啊。”

    “……”唐宝哈哈笑了两下。

    她难得心善就碰到了罗萝莉的朋友了。

    去了甜品店里。

    唐宝和罗萝莉一人叫了一碗芋圆吃,里面各种各样的芋圆,甜甜的,很好吃。

    “以前我还没有想到办法接近我舅舅的时候,我就是和红七乞讨的。”罗萝莉。

    唐宝点点头,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当初看到罗萝莉的时候会错觉她是刚乞讨回来的样子。

    “你别看红七乞讨,她可是博士呢!”

    “确实挺意外的。”唐宝笑。

    每个人的理想都是不一样的,或者在身上经历过什么事,都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思想作为。

    所以,她不加置喙。

    罗萝莉看向吃着甜品的唐宝,:“唐宝,对不起啊……”

    吃东西的唐宝被她一愣:“什么对不起?”

    “上次的事啊,我为我舅舅对不起,为我自己做的事对不起。”

    “你在电话里不是已经了?我又没有放在心上,你也不用如此。”唐宝就忘记这个事了。

    就算是当时她也只是去恨顾临深罢了。

    因为罗萝莉不是有意的,而顾临深是恶意的。

    “我到现在还生我舅舅的气呢,他就不应该那么坏,那样的话让你和帝少误会彼此。而我那样的话……是有苦衷的,电话

    里我都没有跟你,但是我现在想跟你……”

    “没关系,不也没事。”唐宝。

    “要的,你都不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罗萝莉绝望着一张脸。

    唐宝看着这样的罗萝莉,实在是想不出来发生了什么。

    不过,顾临深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难道发生了可怕的难以想象的事情?

    “顾临深虐待你了?”唐宝惊了下,问。

    “嗯!”罗萝莉用力点头。“他逼着我跟他领了结婚证。”

    “……”唐宝嘴太过震惊而张在那里,好半天没有合上。

    “你是不是也不敢相信?我到现在都不能接受我跟顾临深在法律上是夫妻的事。”罗萝莉几乎要抓狂,两手抱着脑袋,特别头疼

    。

    “所以……你那天跑去的那番话,其实就是想让顾临深选择我,然后他好跟你解决夫妻关系?”

    罗萝莉憋着委屈的嘴点点头。

    唐宝深深地叹了口气。

    甜品也不想吃了,勺子扔在碗里。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唐宝更震惊顾临深的作风,想到顾临深和罗萝莉的关系,不由问:“顾临深应该不是你的亲舅舅吧?”

    罗萝莉摇头。

    “我想也是,至少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地步才对。”唐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松口气。

    或许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边也是相当可怕的。

    “但是,你不觉得现在就很丧心病狂么?”罗萝莉不赞同地问。“就算不是亲的,那也不能这么对我吧?我可以把他当亲舅舅的!

    ”

    “我记得……你爬上过他的床吧?”唐宝指的是那次陷害顾临深的事。

    “我……我就是做做样子,又没有来真的。”罗萝莉有些理亏地。

    “那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让他想跟你领证的想法呢?”唐宝提示她。

    “不会吧?”罗萝莉想了一圈,也没有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事会让顾临深有这个想法的,然后她指着自己的脸,问万米莱,“你觉

    得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喜欢我这样的脸么?”

    “按正常常理来讲,正常女人也不太喜欢。”

    “你不喜欢我?”罗萝莉立刻委屈地问。

    “你觉得我正常么?”唐宝叹了口气问。

    “……”罗萝莉想了想,微微地摇头。

    唐宝又叹了口气:“是啊,万米莱都是这么我的,我很无奈,不是我非要这么贬低自己。”

    嘴里的甜味没了,又开始吃碗里的甜品。

    “那唐宝,你跟顾临深认识那么久了,你觉得他可能是哪里出了问题?”罗萝莉问。

    “以我对顾临深的认知,还有他跟帝昊天物以类聚这个现象,我觉得应该是的心理上是有些扭曲和变态的。一般的事物根本就吸

    引不了他的目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