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五百五十九章:我心里难受

时间:2018-03-06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你还要那个狼狗饰品不是你送给我的?”帝昊天沉声。

    唐宝的手顿在那里。

    低着脑袋,看不出她的表情,但是前后两滴泪坠落了下来,滴在了她的手背上。

    烫得她的手背都颤了下。

    她摇了摇头,声音是哭过后的沙哑:“不是我送给你的。”抬起头来,眼里是朦胧的泪水,迷茫而无措地看着帝昊天。

    帝昊天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刺痛了下,胸口的肌肉本能地紧绷着,以缓解那不适。

    “是我们在逛街的时候,你买了送我的。你出了车祸,昏迷不醒,我又见不到你,我只能冒险爬窗进入你的病房。进去后,我就

    把水晶狼狗放在了你的枕头下……我希望你在醒来后看到狼狗的时候会想起我,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可是……”你失忆了

    ,而我一直没有等到你的电话。唐宝抹了把脸上的泪,“你知不知道,以前我咬你的时候,你总是我是狼狗,才会有了这个

    狼狗饰品的。”

    唐宝完,站起身就离开了包厢。

    帝昊天坐在座椅上,一动不动着。

    他送她的?

    他跟唐宝逛街?

    他无法想象得出那样的画面。

    他从来没有跟唐宝,跟任何人过他是在枕头下看到那个狼狗饰品的。

    所以,真的是她放的,也是他送给她的……

    甚至,在唐宝完后,他的心脏很是难受,连呼吸都不正常,神情似乎是痛苦。

    手背上的青筋因隐忍而暴凸扭曲着。

    他和唐宝到底哪里出了错……

    为什么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为什么只记得蓝婉柔……

    唐宝坐上了司机的车,往唐家去。

    坐在后面的座位,脑袋无力地靠着,靠着车窗外急速倒退的景致,却什么都入不了她的眼。

    脑袋里只有刚才在餐厅里发生的事情。

    她因为帝昊天的一个‘狼狗’的称呼,就受不了的掉眼泪。

    好像,以前的那个帝昊天又回来了。

    只是在帝昊天咄咄逼人地是她将狼狗送给他时,便知道,她的悸动是多余的。

    帝昊天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或者‘狼狗’三个字不过是他心理上某种无意识的认知,仅此而已。

    蓝婉柔在城堡里等帝昊天,等到半夜三更都没有睡觉。

    听到门外一有动静就跑出房间。

    发现根本就不是帝昊天后又一阵的失落。

    为了不错过帝昊天,她干脆就在楼下大厅里等着。

    她已经好些天没有和帝昊天好好地待在一起了。

    帝昊天每天都是早出晚归,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城堡里睡过,佣人没有一个跟她实话的。

    张莉什么都帮着唐宝。

    至于李恩,还以为他是分得清的,没想到回答她也是含糊不清的。

    而现在帝昊天到现在还没有回城堡,到底是为了什么?

    待在偌大的城堡里,她固然很开心,可是,她更希望帝昊天能陪着她。

    还是,他去找唐宝了?

    不太可能吧?

    唐宝是自己离开的,不就是想决裂的意思么?

    帝昊天怎么可能去找她?

    要真在乎她,又怎会让她离开?

    而且都那么久了,也没见要她回来的意思啊?

    在暗地里悄悄观察蓝婉柔的张莉,对那等待的表情嗤之以鼻。

    转身就去找李恩了。

    “主管,你瞧见了么?最近帝少在城堡的时间越来越短。”张莉。

    “应该是有事要忙。”

    “我从来没有见帝少忙到半夜还不回来啊?帝氏在帝少手中完全是游刃有余的。我看帝少就是不想看到蓝婉柔才不回来的,或者

    是去找少夫人了。你呢?”张莉带着期盼问。

    李恩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应该是。”

    这一回答,张莉相当的吃惊。

    “主管,你这次居然没有反对我的话?让我好意外啊!”

    李恩没话,一脸的高深莫测,转身走了。

    张莉站在那里有些懵,话还没有完,怎么就走了?

    帝昊天颀伟的身型走进大厅。

    蓝婉柔眼前一亮,立刻走上前:“昊天哥,你回来了?”

    “嗯。怎么还没睡?”

    “我一直在等你,好像挺晚回来的。”蓝婉柔脸上带着担心,。见帝昊天似乎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反应,忙问,“肚子饿不饿?我

    让厨房给你做吃的。”

    “不用。你去休息,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帝昊天着,就去了书房。

    蓝婉柔心里极度失落地看着往书房去的帝昊天的身影。

    这不是她想要的。

    她要的是帝昊天爱她,和她结婚,视她如宝。

    难道这是她太贪心么?

    可这一切的发展不就是应该如她想的那样么?

    为什么唐宝不在城堡,她依然得不到他的在乎呢?

    还是,帝昊天没有失忆的时候,对唐宝也是这样的?

    不,唐宝是唐宝,她是她。

    她绝对不能把握在水里的机会给放开的。

    隔天一大早,蓝婉柔就给帝均白打电话。

    “哥。”

    “怎么了一大早打电话?”帝均白还在吃早餐,当着家里人的面接听的电话。

    “我……我心里难受。”

    “跟我,发生什么事了?”帝均白问。

    那边帝龄岳和李玉怀竖起耳朵听着。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可能是我太敏感了。现在唐宝不在城堡里,我反而不踏实了。哥,我想问你件事。”

    “你。”

    “最近昊天哥很忙么?一大早就看不到他的人,晚上又很晚回来。他是不是真的很忙?还是去找唐宝了?”蓝婉柔问。

    “帝氏最近收购了一家公司,所以比较忙。”帝均白。

    “一家?不是两家么?”蓝婉柔意外地问。

    “唐宝的公司没有继续收购了,只收购了长生。”帝均白。

    “昊天哥怎么可以这样?了收购两家,为什么又变成一家了?”

    “那是唐宝的公司,在最后关头心软,也是情有可原的,再,唐宝现在还是他的妻子。”帝均白。

    “我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昊天哥总是在外面了,他肯定是被唐宝勾引了的。要不然为什么会放过唐宝呢?一定是这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