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五十二章:是朋友也不行

时间:2017-10-03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五十二章:是朋友也不行

    “医生,她不会毁容吧?”周向婷比较在意这个。

    一个女孩子如果没有了漂亮的脸蛋那可有什么未来?

    “应该是不会。”

    医生走后,房间里就周向婷和唐如意。

    脸上涂了药膏的唐如意已经不哭了,情绪平静下来了,但心情很低落。

    “你告诉妈妈,到底是这么回事?”周向婷忍着耐性再次问。“不管发生什么事,妈妈一定会给你做主。”

    “如果……如果我说是帝昊天打的,你还能给我做主么?”唐如意问。

    “你……你说什么?”

    帝家二叔的别墅里。

    蓝婉柔正在房间里拨弄着她的花花草草。

    房间,阳台都有各种花草。

    贴身伺候的佣人百丽将汤药端过来:“小姐,吃药了。”

    远远的,就能闻到那股药味。

    蓝婉柔瞥了眼,说:“医生还说在房间里多放些花花草草,会对我的身体有益处,还不是会生病,要每天喝药。”

    百丽立刻安慰:“小姐想哪里去了?身体再好的人都架不住偶尔的生病啊,小姐的体质不过是比别人差一些。听医生的话喝药身体会越来越好的。”

    蓝婉柔知道自己的身体,那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很难断更。

    但她也知道,只有帝昊天才能让她感到幸福,其他就没了。

    可如果没有个健康的身体,她如果等到幸福的一天?

    蓝婉柔端过药,将药喝尽。

    碗被百丽接过去的时候,问:“帝昊天和那个女人离婚了么?”

    “还没有……”

    蓝婉柔注意到百丽的欲言又止,问:“什么事?”

    “那个女人住院了。”

    “住院?”

    “我今天去医院拿药的时候知道的。似乎是那个女人的姐姐推了她,差点出车祸。”

    “差点,那就是没事了?有必要住院吗?”蓝婉柔说。

    “那个姐姐在走廊里被帝少的人抽巴掌。我就以为很严重,私下打听,才知道只是轻微的脑震荡。”

    “被打了?”

    “对!可狠了!打得脸上血肉模糊,不知道有没有毁容呢!”百丽想想都有点心有余悸。

    而蓝婉柔听了,那脸色比喝药前还差。

    气得直接将手上的剪刀扔出去,一下子削断了花枝。

    百丽吓得一抖。

    “小姐,你别生气,身体要紧啊!”

    “你说,帝昊天那样子是不是代表在乎那个女人?他是不是喜欢她?”蓝婉柔心里很慌张。

    “怎么可能?如果真的喜欢,为什么不告诉所有人她的身份?而且那个女人到现在还在那种平民学校里念书。说不定帝少有他的目的,他是不可能会喜欢上别人的。就像以前那个女人……”对上蓝婉柔警告的眼神,百丽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我不管帝昊天以前有过什么样的女人,又有多少个女人,最后的那个女人必须是我。”蓝婉柔眼神里有着难以解开的执着。

    在医院里的日子真是无聊。

    唐宝根本就感觉不到自己是个病人。

    住了两夜后,脑袋上的纱布都拿下来了。

    白皙光洁的额头上留着结痂的伤疤。

    过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可没有帝昊天的允许,她就必须继续住在这里。

    这男人霸道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好不容易等帝昊天不在病房,唐宝将主意放在不远处的她的包包上。

    于是下床拿出里面的手机,再回到床上玩。

    要不然她就两眼瞪着,多无聊。

    然而,手机页面还没有完全打开,病房门被推开。

    唐宝猛地一激灵,反应神速地将手机塞进被子里,规规矩矩的躺着。

    再将眼珠子转过去之后,看到那挺直的黑色身影时,愣了下。

    怎么是顾临深?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奇怪。

    确切地说,是那股不动声色的气质。

    阴森森的,眼神幽冷,脸上没表情。

    仿佛对谁都不会有温度。

    顾临深缓缓地踱步进来,压力太大,幽幽地看着唐宝。

    刚才唐宝鬼鬼祟祟的小动作怎能逃过他的厉眼。

    唐宝心里瘆得慌,干笑:“你是来找帝昊天的么?他出去了。来了就是客,要不我给你倒茶?”

    “我喝不惯柠檬味的茶。”顾临深幽幽地说。

    唐宝脸色微僵。

    心虚归心虚,但她还是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啊!

    “我这里没有柠檬,你想喝也没有。”

    “你一天到晚在我面前做小动作,不会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吧?”

    唉?

    唐宝懵懂无知了。

    她什么时候在他面前做小动作?还引起他的注意?

    “有事?”低沉冷硬的声音震慑力强大。

    让唐宝回神,看向走进来的高大凛然的身影。

    帝昊天的存在绝对是带着压迫和冲击力的。

    特别是进来后,精锐的眼神在顾临深和唐宝身上刮过。

    像刀片,透着寒光。

    唐宝表示很无辜的样子,眼睛眨啊眨。

    “找你。”顾临深面上无波澜。

    两个男人出去后,唐宝继续乖乖地躺床上。

    以为两个人要说话很久呢,没想到一会儿帝昊天就进来了。

    在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的大长腿气势强大。

    脸上表情叵测幽深。

    “他走了?”

    “你很关心?”帝昊天面无表情。

    “当然不是。”

    “那你问什么?”帝昊天脸色不好。

    “那不是你朋友嘛,所以才问的。”

    “是朋友也不行。”

    唐宝有些阴郁。

    这人要不要这个样子?

    “你们在说什么?”帝昊天问。

    似乎想知道个透彻。

    “没说什么啊,我就告诉他你不在,需要等会儿。我问他要不要泡茶,他说不需要。然后你就来了。就这样。”帝昊天霸道成这个样子,唐宝更是不能就其他细节说出来了。

    唐宝觉得帝昊天太阴晴不定了。

    绝对不好惹。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声音从被窝里传出。

    唐宝见帝昊天有些阴的表情,将被子里的手机摁掉,并默默地转开眼睛。

    唐宝在医院里住了三天两夜便回去了。

    但不代表她就能立刻回学校,还得在家休息两天,以免出现什么后遗症。

    帝昊天的命令如山,唐宝只好可怜巴巴地待在城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