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四十三章:不可以

时间:2017-10-03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四十三章:不可以

    烦得很。

    心里有事,笔都给她转飞了。

    一下子滚到沙发低下去了。

    唐宝想抓狂。

    不得不跪趴在地上,小手伸进沙发底下摸来摸去。

    这卫生弄得真干净,手拿出来一点灰都没有。

    唐宝上身端的是齐腰的短衫,下面是短裙。

    她那么一趴,屁股一撅,里面的内裤都露出来了,细白的两条腿往上便是被内裤包裹着的屁屁。

    正对着门,一晃一晃的。

    帝昊天进来的时候便是看到唐宝那种诱人至极的姿势,仿佛故意摆出来等着他侵害的。

    内裤因姿势勒出形状来,特别是中间的那一条缝隙,内裤都卡在里面了。

    帝昊天锐利的黑眸危险地一眯,被刺激地极具地收缩,眸色都黯沉了好几级。

    将注意力放在找笔上的唐宝根本就没有发现野兽般的危险一步步的靠近。

    直到那大手罩在她的屁股上,往下一扯。

    顿时空气的凉意粘在了屁股上,全暴露了出来。吓得她大叫着往前爬,一手慌张地将自己的内裤往上拉。

    回头就看到站起身的帝昊天,怒了:“你干什么啊!”

    “粉的,很好看。”

    唐宝的脸在楞了一下后,顿时红地要烧起来。

    这人是不是变态啊!!

    帝昊天一双邪肆又霸道的视线落在唐宝红彤彤的小脸上,定定地看着她。

    “你……你看什么看?”唐宝耳朵都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屁股撅着勾引我,自找的。”

    “我哪有勾引你?我是在找笔啊!”唐宝特无辜。

    什么撅着屁股勾引他?

    这种话怎么说得出来的?

    帝昊天走到沙发前,一只手扣住沙发边缘,直接将沙发抬了起来。

    唐宝错愕地看着。

    帝昊天居然单手就将沙发举起来了,稳稳的,如此轻而易举,一点受力的表情都没有。

    仿佛他举起来的不是沙发,而是一朵棉花。

    在黑色衬衫包裹之下的手臂,那肌肉迸发着无尽的力量,很是骇人。

    沙发底下正静静地躺着唐宝的那支笔。

    她赶忙过去拿出来。

    帝昊天才将沙发放下去。

    唐宝站起身,什么话都不说,坐到了桌子前,摆弄着她的作业。

    手里捏着那支笔都在微抖。

    帝昊天到她房间来干什么?

    怎么还不走?

    她真是倒霉透顶,遇上帝昊天这个混世魔王。

    她还说不和帝昊天发生更亲近的事。

    对,是没有发生,但是,该看的都看到了!就差上手了!

    “不会做?要不要我帮你做?”帝昊天就站在唐宝的身边。

    就好像是初中时候老师站在一旁教导,却无法忽略那身上的压迫感一样。

    泰山压顶一般,让她气息都不稳了。

    唐宝微微抬眼,对上帝昊天那张气势逼人的脸,持怀疑的态度:“你会?”

    刚问完,帝昊天就扯了旁边的凳子坐上去,将唐宝的作业拿到自己面前,并抽去唐宝手中的那支笔。

    开始帮她做作业了。

    唐宝一开始还半信半疑的,后来发现帝昊天真的将疑难杂症的题目做出来了。

    这人都快三十岁了吧,离学校都好几年了。

    居然还能做得出来。

    这什么脑子?

    唐宝偷偷地瞅着帝昊天专心做题的脸,不管是哪个角度都犹如雕刻的冷硬分明。

    又仿佛他只是用一种冷漠的表情面对那些题。

    唐宝想起自己在高中的时候,也有个男生帮她做作业。

    唐宝是那么开心,可是开心没多久,那个男生转学了。

    后来再也没有人给她做过作业。

    没想到这第二个人是帝昊天。

    传说帝昊天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管是听说还是前段时间的相处,都让唐宝觉得实至名归。

    而现在觉得帝昊天,或许还是有优点的……

    唐宝看得有些出神,在帝昊天忽然间地掀起眼皮,敛目着凝视她时,唐宝才愣愣地回神,还朝他干笑了下。

    被抓住偷窥的唐宝感到心跳都加快了,脸也烧了起来。

    帝昊天深邃无垠的黑眸仿佛将她整个人湮没,裸露而狂肆,这种感觉陌生又悸动。

    唐宝轻轻吐出几口气,想到明天的事,觉得此刻的氛围还不错,便提了:“帝昊天,我明天能回家么?”

    “想回去?”帝昊天低沉如哑的嗓音仿佛是不经意的。

    “嗯。我每个星期都不回去,我爸爸肯定是要怀疑的。”

    “上个星期不是回去了?”帝昊天理所当然地口气。

    “上个星期就住了一夜啊,还早晨偷偷摸摸地就跑了。前几天我爸爸都去学校找我了,我想,他肯定是怀疑什么的。”怀疑我和你有一腿。

    帝昊天不说话,笔在纸张上写着。

    那苍劲有力的字体霸气深沉。

    “让我回去吧?反正一个星期才回去一次,你看我还天天住在城堡里呢。”唐宝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然而——

    “不能。”帝昊天以没有商量的余地,不可违抗的气势甩出两个字。

    唐宝气得真想一板砖砸在他的脑门上。

    唐宝颓废地趴在桌面上,声音就像是懒懒的小猫,哀求着:“那就这个星期回去,可以么?”

    “不可以。”

    帝昊天真的是过分至极。

    独裁又强势。

    唐宝就算是咬牙切齿都没有用。

    帝昊天的笔放下,鹰锐的视线落在趴在桌子上唐宝脸上的时候黯沉下来,像幽深的潭,出现了涟漪。

    唐宝本来是看着帝昊天给她做作业的,然后她很好意思地就那么睡着了。

    小嘴儿微张着,轻轻地呼吸,就像是微风拂过,还带着香味。

    唇粉色的,让帝昊天想到那里的粉,颜色似乎一模一样。

    还一样的润泽。

    帝昊天的黑眸更黑了,与生俱来的锐气仿佛更锐了,呼吸加重。

    伸出骨节分明粗粝的中指卡进那微张的小嘴里,唇的软度顿时包裹了他粗糙的手指,渗透进血液里。

    接着卡在白净的牙齿间,能摸到牙齿的光滑和可爱。

    穿透牙齿,直抵里面羞涩的小小舌头,那一瞬间,天鹅绒的触感让帝昊天的呼吸蓦然更重,仿佛是在承受着极大的诱惑力。

    帝昊天的中指在柔软的舌头上撩着,与其纠缠住。
小说推荐